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二十一章 龍步,龍碑手
    “兩套源術?!”
    周元心頭一震,而后眼神火熱的看向夭夭,蒼淵師父傳授給他的這篇“龍吸術”玄奧精深,顯然不是凡品,而其中所蘊含的兩套源術,想來應該也不會太簡單。
    “這兩套源術,一為龍步,二為龍碑手。”夭夭玉手輕撫著懷中的吞吞,緩緩的說道。
    “龍步?龍碑手?”周元若有所思。
    他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九十八式鍛龍戲中,的確是隱藏著一些奧妙,但他卻無法清晰的將其分辯出來,畢竟蒼淵師父只是將“龍吸術”丟給了他,很多東西,光靠弟子自己摸索,無疑進展會有些緩慢。
    于是,他只能將求教的目光投向夭夭。
    夭夭淺淺一笑,沖著他眨了眨俏目。
    周元心領神會,手掌一揮,立即有著侍女將玉瓶佳釀送上,夭夭這才滿意的輕點螓首,然后玉指拎起懷中的吞吞,對著石亭外一丟。
    瞧得她這舉動,周元就是眼皮子一跳,有種不妙的感覺:“難不成吞吞這也會?”
    夭夭紅唇微彎,露出一抹戲謔之色,道:“當初黑爺爺沒事做的時候,就教過吞吞,所以如果真要嚴格的說起來,吞吞都能夠算做是你的師兄。”
    周元嘴角抽搐著,內心都是忍不住的要咆哮起來,這吞吞是披著獸皮的人吧?竟然連源術都能修行?!這究竟是什么品種?
    不過不管內心再怎么咆哮,但該學的還是得學,所以他只能看向吞吞,輕輕摸了摸它的腦袋,露出極為溫柔的笑容:“好吞吞,把那龍步,龍碑手練來看看吧。”
    然而此時吞吞剛被夭夭丟出來,也是滿肚子的不爽,所以只是懶懶的掃了周元一眼,便趴在那里一動也不動。
    周元伸出手指,捅了捅吞吞那肥肥的肚子,頓時肉浪滾滾,然而后者卻是猶如死了一般,任由他怎么戳都沒反應。
    瞧得這小畜生裝死,周元眉頭一挑,招了招手,頓時有著侍女端了一盤源獸肉干過來。
    聞著香味,吞吞眼珠子一動,瞬間就爬了起來,嗷的一聲,對著盤子撲了過去。
    周元手掌一抽,盤子抽走,吞吞撲了一個空,頓時對著周元齜牙咧嘴,嗷嗷的咆哮著。
    “先打一套就給你吃。”周元笑瞇瞇的道。
    吞吞看看周元,又看看那一盤誘人的源獸肉,最終還是在美食前妥協了下來,然后直接是雙腿直立起來,腳爪斜踏,踩出了一道道奇異的步伐。
    它的步伐,大開大合,卻是散發著一種飄渺之感,所以很快,它的身影也是變得有些模糊,隱隱間,竟似真龍騰云駕霧,難見真容。
    一頭小獸,站起來施展著玄妙的身法,這本是相當滑稽的一幕,但牧塵的面色卻是異常的凝重,目光緊緊的盯著,眨也不眨。
    “此為龍步,龍隱于云,飄渺不可見,而龍步也有縹緲虛無之意,令人無可琢磨。”夭夭清淡的聲音,自那石亭中傳出。
    “你可攻擊一下吞吞試試。”
    周元聞言,手掌一握,天元筆落入手中:“武形態!”
    尺許的天元筆陡然膨脹,周元雙手握攏筆身,身形疾射而出,鋒銳的筆尖已是帶起破風聲,刁鉆的刺向吞吞。
    這些天周元大幅度的練習基礎槍法,所以此時施展天元筆,倒也是有了點小氣勢。
    筆尖暴射而出,然而就在要刺中吞吞的那一瞬,吞吞腳爪斜劃,身軀仿佛是模糊了一下,那筆尖就斜飛了出去。
    周元見狀,有些不信邪,雙臂力量運轉,天元筆唰唰暴刺,很是凌厲。
    然而吞吞依舊是不緊不慢的步伐,身形時而模糊,任由周元如何攻擊,都是沾不到其絲毫。
    最后周元終于是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雙目放光,他也察覺到了這龍步的玄妙,如此飄渺的身法,足以將對手戲弄得頭暈眼花,顯然不是普通的身法源術。
    吞吞瞧得周元停下,也是慢了下來,然后小爪子拍了拍肥嘟嘟的肚子,指著周元譏笑起來。
    “這龍步修成,自身源氣會與空氣震動,形成類似障眼法一般的作用,這就是那種模糊的效果,也就是說,別人看上去是對著你的咽喉攻擊,但其實他的攻擊,與你真正本體偏離了三寸,而龍步,就是在這三寸挪移間,盡顯玄妙。”
    “接下來是龍碑手。”夭夭悠悠出聲。
    周元抬頭看向吞吞,此時吞吞猛的撲出,獸爪或拍或抓,大開大合,隱隱間,竟似巨龍探爪,散發著一股剛猛沉重,仿佛巨龍抓碑碎山。
    砰!
    爪影浮現,重重的轟在了一塊巨石上,頓時巨石爆碎,無數碎石濺射出來。
    周元眼瞳微縮,這一手的威力,果真霸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夠感覺到,吞吞并沒有運轉多強的源氣,這也就是說,即便換作是他,若是修成,威力也不會弱。
    這一記“龍碑手”,顯然比那混元掌與碎空通明拳要強。
    嗷嗷。
    吞吞蹦到周元面前,爪子指向那一盤源獸肉干,嗷嗷的叫喚催促著。
    周元將肉干放下,眼中則是有著沉思之色,他這些天修煉鍛龍戲,也算是有所小成,所以一眼就看了出來,不管是先前的龍步與龍碑手,基本都是脫胎于鍛龍戲。
    周元立于原地,沉默了許久,忽的抬起腳步,斜踏而出,他的步伐異常奇妙,猶如龍騰,與此同時,體內第一脈開始吸收著天地間的源氣,然后自體內彌漫開來。
    當周元體內的源氣流動與步伐結合的那一瞬,周元腳步橫移,身軀竟是在此時變得模糊了一下,無跡可尋,頗為的奇異。
    石亭內的夭夭見狀,美眸微閃,旋即俏臉上露出一抹欣賞的笑意。
    顯然,周元摸到了那龍步的端倪。
    周元不斷的在練習,約莫一炷香后,他原本生澀的步伐變得熟練了許多,看似漫不經心的步伐轉移,卻是令得他的身軀時不時的模糊,飄渺難尋。
    周元的步伐停了下來,眼中滿是驚喜與興奮之色,這龍步相當不凡,那看上去的瞬間模糊,其實是因為自身源氣與周圍空氣的某種奇特反應,隱藏了真實所在,虛虛實實,令得人難以琢磨。
    周元在對這龍步有所了解后,再度將心思轉向了那一道“龍碑手。”
    這一道源術,宛如巨龍托碑砸山,剛猛沉重,那瞬間的爆發力,顯然相當的驚人。
    這道源術,并不算太復雜,只是那出手之時,觀想巨龍摔碑的那股山崩地裂之感,體內源氣順經脈而動,悍然出手。
    周元拳掌變幻,略顯緩慢,但卻彌漫著沉重之感,仿佛手托重碑,醞釀氣勢。
    而在其體內,源氣流淌,順著經脈而動,最后也是涌入其手掌之中。
    某一刻,周元眼神陡然一凝,稚嫩的臉龐都是變得凌厲,他手掌陡然動了起來,一牽一引,仿若巨龍呼嘯而下,龍爪之上的石碑對著連綿山脈砸落。
    轟!
    周元的拳頭,重重的摔在了一旁的粗壯樹干之上,狂暴的力量,以其拳頭為中心爆發開來,頓時木屑飛舞,整個樹干,都是被周元一拳打穿。
    汗水自周元的臉龐上流淌下來,但其雙目卻是變得異常的明亮,因為他知道,有了這龍步與摔碑手,他的戰斗力,將會大幅度的提升。
    接下來,只要他能夠打通第二脈,大考之上,他將再無忌憚。
    (拉個票,大家有票就來一張吧,感謝大家~)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