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零一章 蒼玄老祖
    當周元在一旁因為差別待遇而欲哭無淚時,夭夭則是柳眉微挑的看著眼前這位外貌如少年的神秘存在,道:“你認識我?”
    俊美出塵的少年笑了笑,沒有回答,只是道:“我認識蒼淵。”
    “你認識蒼淵師父?”周元也是一愣,有些驚異的望著眼前這位,道:“前輩是?”
    眼前的少年,看上去似乎跟他們年齡差不多,但從他那一雙滄桑深邃的雙目卻是能夠看得出來,這必然是一個老妖怪般的存在。
    俊美少年想了想,笑道:“我就是那位傳說之中隕落的圣者...你們可以叫我,蒼玄老祖。”
    周元心頭暗道一聲果然,這位少年,便是那傳說中隕落的圣者。
    “現在的我,當然只是一點靈光所化,我的本體,已是隕落。”說到此時,這位蒼玄老祖面帶微笑,神色坦然。
    “為何蒼淵不在你的身旁?”蒼玄老祖看向夭夭,問道。
    夭夭俏臉微現黯然,道:“黑爺爺遭遇了神秘敵人的追擊,所以離開了。”
    蒼玄老祖的眼神微凝。
    “前輩你知道我該去哪里找黑爺爺嗎?”夭夭明眸看向蒼玄老祖,她與蒼淵相依為命的長大,視他如爺爺一般,如今蒼玄不知所蹤,她心中擔憂,但卻不知該如何找尋。
    蒼玄老祖搖了搖頭,道:“你不用擔心他,那老家伙本事不小,等他覺得安全了,自然會來尋你。”
    夭夭聞言,眸子中掠過一抹失望,再度道:“那前輩可知我的身世?”
    她從小與蒼淵生活在那與世隔絕的空間中,從未與外界接觸過,也不知曉她究竟有什么來歷。
    至少,她總也應該有父母的吧?而這些,蒼淵也從未與她說起過,雖然夭夭對此并不是很在意。
    而且,那些連黑爺爺都忌憚不已的神秘敵人,又是從何而來?她感覺那些人,應該都是沖著她而來的。
    蒼玄老祖沉默了一下,方才道:“這些事情,我也不好說,未來若是有機會的話,你自能知曉。”
    他的言語間,顯然也是避開夭夭的問題。
    于是夭夭不再多問。
    “呵呵,你們來到這里,可是找尋老祖我的造化?”蒼玄老祖笑呵呵的道,連忙轉移話題。
    夭夭沒啥表示,所以周元只得道:“我們也是依照那圣碑指引,一路闖關到了這里...”
    蒼玄老祖笑道:“那你們可想知道老祖我的故事?”
    然而還不待兩人回答,他就坐在白玉桌旁,袖袍一揮,云霧化為兩個凳子,熱情的道:“來來,都坐。”
    周元與夭夭對視一眼,也就只能坐了下來。
    蒼玄老祖笑瞇瞇的看了周元一眼,道:“蒼淵的眼光倒是不差,又收了一個不錯的弟子,這些年來,老祖我還第一次瞧得實力這么差勁的人闖到這里。”
    周元臉一黑,這究竟是夸他還是損他啊。
    蒼玄老祖面帶微笑,手掌一招,忽有云霧匯聚而來,籠罩在四周,云霧翻滾間,竟是形成了畫面。
    在那畫面中,一道人影凌空而立,看其模樣,赫然便是蒼玄老祖。
    蒼玄老祖頭頂有著浩瀚無盡的源氣涌動,遮蔽天日,讓人無法想象那種源氣究竟是何等的強大。
    不過畫面中的蒼玄老祖,神色極為的凝重,在他的懷中,似乎還抱著一個什么東西,仔細看去,倒有點像是一個嬰兒。
    畫面中的天地,在此時忽然被撕裂開來,無盡的雷光傾瀉下來,猶如要毀天滅地。
    在那無盡的雷暴中,三道看不見盡頭的光芒從天而降,落在了蒼玄老祖周圍的三個方向,那三道光柱中,隱約可見三道凌空而立的身影。
    他們通體散發著圣光,威嚴不可侵犯,有著一種難以形容的高高在上,猶如神邸一般。
    周元僅僅只是看見那三道若隱若現的身影,便是感覺到一股壓迫籠罩在身上,令得他神魂都是在顫抖。
    畫面中,爆發了驚天動地的戰斗,三道神邸般的身影,圍攻蒼玄老祖,而蒼玄老祖與他們展開了大戰,但最終,顯然還是蒼玄老祖不敵。
    在那最后的關頭,蒼玄老祖撕裂空間,將懷中的嬰兒送了出去,而其自身,則是被三道神邸般的身影擊中…
    蒼玄老祖的身體,碎裂開來,化為了萬千光芒散落。
    畫面直到這里,方才結束。
    白玉桌旁,一片安靜,周元面帶震撼,雖然那畫面并沒有任何的聲響傳出來,但他依舊是感覺到了無法形容的壓力,那種級別的戰斗,真正的是毀天滅地…
    只是,那猶如神邸般的身影,究竟是何人,為何會圍攻蒼玄老祖?
    “你們可知,我保護的那個嬰兒是誰?”蒼玄老祖白皙如少年般的臉龐上帶著笑容,看著兩人。
    還不待兩人回答,他便是笑著將目光停在了夭夭那絕美的臉頰上,道:“你就是那個嬰兒。”
    周元一臉的震驚,耳朵都是有些嗡鳴。
    那被蒼玄老祖誓死保護的人,竟然會是夭夭?
    一旁的夭夭玉手也是陡然間緊握起來,美目中,有著茫然,顯然對此,她并沒有任何的記憶。
    “前輩在說笑吧?如果那個嬰兒是夭夭姐的話,時間對不上啊。”周元有些艱難的道。
    蒼玄老祖隕落了上千年,而夭夭,據蒼淵師父所說,也就跟著他在那片與世隔絕的空間中生活了十數年。
    蒼玄老祖笑了笑,道:“她并不一般,所以不要以常人眼光對待,當然,正常來說,她的年齡的確跟你相差不多。”
    周元說不出話來,夭夭的身世顯然是極為的神秘,而且還牽扯極大,不然的話,不會牽扯出蒼淵師父,蒼玄老祖這些真正的老妖怪。
    在這后面,有著天大的糾葛。
    “這樣說來…你還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夭夭沉默了半晌,輕聲道。
    蒼玄老祖灑然一笑。
    夭夭想了想,忽的取出酒杯,然后掏出了一個玉葫蘆,輕輕的斟滿一杯酒,遞給了蒼玄老祖,道:“這杯酒,算是謝過老先生。”
    雖然不明白根由,但不管如何,眼前的人,是為了救她而隕落,而夭夭也是能夠感覺得出來,他并沒有說謊。
    蒼玄老祖盯著眼前的酒杯,愣了愣,旋即嘿嘿一笑,道:“這杯酒,我喜歡。”
    他端起,一飲而盡,還有些意猶未盡一般。
    夭夭望著蒼玄老祖,再次問道:“那圍攻老先生的三道人影,究竟是誰?他們,應該是沖著我而來的吧?黑爺爺的離開,應該也與他們有關系吧?”
    “他們是…”
    蒼玄老祖眉頭鎖著,這次沉默好半晌后,方才神色有些低沉的緩緩吐出了兩個仿佛蘊含著莫名威壓的字來。
    “圣族…”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