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三十章 說服
    嗤啦!
    赤紅的長鞭猶如火蟒一般,帶著熾熱的源氣波動,直接就對著周元劈頭蓋臉的劈了下來。
    周元急忙身形一避,長鞭搽身而過,狠狠的摔在地面上,連那地面都被撕裂開一道長長的裂縫。
    周元吸了口冷氣,道:“你這也太狠了。”
    這若是打在臉上,一條血印子怕是少不了。
    顧紅衣玉手一抖,長鞭卷回,纏繞在其皓腕上,她美目冷冷的看了周元一眼,道:“周元,你真當我收拾不了你不成?”
    瞧得真是有些發怒的顧紅衣,周元連忙搖頭,苦笑道:“你別這么火爆...我沒消遣你,跟著我,我真能讓你十天內化虛術小成。”
    顧紅衣柳眉倒豎,冷笑道:“狂妄,你學了化虛術才多久?如今找到竅穴沒有?那祝岳雖說人品不怎樣,但你可知道他化虛術打通了多少竅穴?”
    “四十一道!”
    “你如何與人相比?”
    周元搖搖頭,道:“修煉了這么久,才打通四十一道,這祝岳的天賦的確一般,難怪始終都只是黑帶弟子。”
    “大言不慚!”顧紅衣惱極了周元這種態度,明明自身遠不及別人,偏偏還死活不承認別人比他強。
    她原本還對周元展現的天賦頗感興趣,可如今卻是極為的失望。
    天賦再好,若是無法審視自身缺陷的話,那也不可能在修煉一道上走太遠。
    于是,她懶得再多停留,就欲直接轉身離去。
    周元見狀,直接道:“我如果跟你說我現在已經打通了三十一道竅穴,你恐怕也不會相信...這樣吧,你攻我一拳試試?”
    “三十一道竅穴?”顧紅衣銀牙緊咬:“這才五天時間,你就打通了三十一道竅穴?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嗎?!”
    周元撇撇嘴,如果不是為了源玉,他真是懶得再廢話,當即伸出手掌彎了彎:“婆婆媽媽的,動手不就知道了。”
    顧紅衣被氣笑了,想來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樣評價她。
    “好,今日我便讓你知曉消遣我的代價!”顧紅衣玉手一握,雄渾的源氣便是陡然間自其體內爆發開來,源氣火紅熾熱,猶如火浪一般。
    周元的雙目微瞇,這顧紅衣的實力,還真是厲害,恐怕現在的她,就算是在太初境三重天中,都算是頂尖了。
    真要斗起來,就算是他,也會感到有些棘手。
    唰!
    顧紅衣足尖一點,其身影暴射而至,滾滾源氣在其玉掌之上匯聚,便是毫無花俏的一拳轟出。
    砰!
    拳下的空氣爆裂,猶如是引起了音爆聲,這顧紅衣看上去是個如花似玉般的女孩,但攻勢卻是極為的簡單粗暴。
    看似小小的拳頭,若是換做一名太初境二重天的弟子,恐怕當場就得跪下。
    不過周元卻是紋絲不動,他望著那呼嘯而來的拳風,忽的踏出一步,伸出手掌,源氣涌動間,便是直接與顧紅衣的一拳,硬碰在了一起。
    嘭!
    低沉的碰撞聲響起,有著狂風席卷,兩人周圍的碎石皆是被震碎開來。
    不過,在拳掌碰撞的瞬間,顧紅衣的俏臉卻是忽的一變,因為她察覺到,當她那兇悍的力量順著拳頭沖擊向周元時,卻是有著大部分的力量,竟然是憑空的被化解。
    那種感覺,就猶如是她那一拳,大部分的力量都落在了空氣之中一般。
    顧紅衣美目凝向周元的手掌,然后心頭便是一震,她見到,周元那一只手掌,仿佛是在此時變得虛化了一些,有著淡淡的透明感。
    “怎么可能?!”
    顧紅衣忍不住的失聲,因為她對此太清楚了,那分明是化虛術即將小成的跡象,唯有如此,方才能夠讓得自身某個部位出現虛化,而任何的攻擊,落在這個部位,力量都將會被化解許多。
    這就是化虛術的精妙,只要將其修成,任何攻擊落在身上,都會因為落在虛化中,被化解數成。
    而周元能夠將手掌虛化,這就說明他在化虛術上的造詣,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她,現在的顧紅衣,憑借著她那十道竅穴,還無法做到這一步。
    周元緩緩的收回手掌,掌心迅速的恢復正常,他也是滿意的輕笑一聲,這化虛術果然玄妙,修成了此術,安全保障大漲。
    據說這化虛術,修成第一重,能夠讓得人體某個部位短暫的虛化,以此來化解突如其來的攻擊,這無疑是保命之術。
    而到了第二重,則是能夠整體虛化,猶如云霧,那時若是奔掠的話,仿佛云霧飄動,風馳電掣,速度極快。
    至于那第三重,更是厲害,人身徹底虛化,已是能夠涌入天地間,從某種程度而言,可以說是直接隱形了,而且還能夠屏蔽諸多感知...
    總體說來,這化虛術,簡直就是集保命,逃跑,隱匿于一身的奇術。
    這也是為何當初周元在瞧見它后,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它的原因。
    “你...”顧紅衣有些呆呆的望著周元,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么了,因為眼前這一幕,震撼性太大,她實在無法相信,周元竟然在短短五天的時間中,將化虛術修到了即將小成的地步。
    “你真的已經打通三十一道竅穴了?”
    周元笑道:“你總該相信你自己的眼睛吧?”
    “你怎么做到的?!”顧紅衣吶吶的道。
    周元淡笑道:“或許是我感知比較好吧...怎么樣?有沒有興趣?十天之內,應該能包你化虛術修成第一重。”
    至于第二重,他也不敢太保證,因為現在他已經感覺到,這竅穴越到后面,越是難以感應,即便他擁有著破障圣紋,也需要時間。
    顧紅衣美目灼灼的盯著周元,她原本還真是以為周元在胡扯,結果沒想到這個家伙,竟然這么有本事,在沒有人指點的情況下,反而以這種驚人的速度,修成了化虛術。
    “這是五十枚源玉。”
    顧紅衣也是雷厲風行的人,既然親眼見識到了,自然就不墨跡,玉手一甩,一個布袋子便是丟向了周元,其中傳出源玉碰撞的清脆聲響。
    “大氣。”周元豎起拇指,果然是個小富婆,二話不說就直接付了全款,他原本還只打算對方先付一半來著。
    “不過你怎么來的這么多源玉?”周元好奇的問道,他也沒見顧紅衣去做任務,但家底卻是殷實得很。
    “你管那么多干嘛。”顧紅衣給了他一個白眼。
    周元明了的點點頭,果然有背景。
    “周元,我可告訴你,我的錢可沒那么好賺,若是十天后我修不成化虛術第一重...”顧紅衣看了一眼周元,警告道:“我可不會放過你的。”
    “放心,物美價廉,童叟無欺。”周元連忙保證道,這可是他第一個客戶,怎么著都得給她服務滿意。
    “什么時候開始修煉?”
    “咱們時間寶貴,當然現在就開始,跟我走吧。”周元揮了揮手,拋著源玉,便是對著山下而去。
    顧紅衣看看他的背影,又看看后山的那些講堂,猶豫了一下,終是銀牙一咬,邁開長腿快步跟了上去。
    “周元,你敢騙我的話,你就死定了!”
    ...
    后山,講堂。
    祝岳望著陸陸續續到齊的諸多外山弟子,忽的眉頭皺了皺,因為他沒見到顧紅衣的身影。
    此時祝峰忽然慌慌忙忙的跑了進來,面色極為的難看。
    “怎么了?”祝岳皺眉道。
    其他的弟子也是看過來。
    祝峰猶豫了一下,有些難以置信的道:“剛才顧紅衣讓人來說,她就不來了。”
    “不來了?”祝岳一怔,面色有些不愉的道:“她不是學得好好的嗎?難道她不學化虛術了?”
    顧紅衣背景很強,人又長得漂亮,所以祝岳對她也是有些心思,如今正在做著近水樓臺先得月的美夢,想要趁教導其源術時將其追上手呢。
    如今顧紅衣忽然不來了,直接打亂了他的節奏。
    “她...她還是在學,不過...她跑去跟那個周元學化虛術了。”祝峰硬著頭皮道。
    講堂中頓時安靜下來,眾多弟子面面相覷,旋即爆發出轟然之聲。
    “周元?”
    “顧紅衣跟周元學化虛術?!”
    “她在搞什么?”
    祝岳也是目瞪口呆,旋即面色一片鐵青,他實在不明白顧紅衣是怎么回事,難道是腦子壞掉了嗎?竟然跑去跟一個外山弟子學源術?!
    那個周元,究竟給她下了什么藥?!
    而且最關鍵的是,此事傳出去,他祝岳的臉往哪里擱?!
    祝岳咬牙切齒,終于是忍耐不住情緒的爆炸了,猛的一腳將一旁的桌子踢得粉碎,面色扭曲的低聲咆哮道:“周元,你他娘的簡直找死!”
    (大家有票的話,請投給元尊吧。)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