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三十六章 轟動
    發生在山澗中的事,最終還是以飛一般的速度傳了出去,于是,整個外山都是為之轟動,沸騰。
    首先所有人都在驚異周元展現出來的實力,一個人竟然直接將祝峰這些一等弟子盡數的撂倒,那戰斗力究竟有多強悍?
    要知道,周元現在還只是太初境一重天而已啊。
    之前那所謂的十大外山弟子,根本就沒有評估周元,畢竟在很多人看來,雖說周元之前強勢擊敗韓山,但這只是代表他有資格立足于一等弟子。
    但十大外山弟子,乃是所有一等弟子中的翹楚,而周元,顯然還并沒有這個資格進入。
    然而誰都沒想到,這個所謂沒有資格的人,卻是如此的兇悍。
    一人打一群,還包括了三位一等弟子,自身贏得從容不迫,這一點,就算是換作十大外山弟子中,恐怕都沒幾人能夠做到。
    所以,周元展現出來的實力,再度讓得所有外山弟子驚嘆。
    不過,這種驚嘆只是持續了一會,便是被另外的消息徹底震驚...
    那無疑就是周元要廣招弟子,教授化虛術的事了。
    此事一出,立即引起掀然大波,所有弟子都是目瞪口呆,只是因為此事簡直聞所未聞,一個外山弟子,哪來的資格教授其他的外山弟子?
    “簡直笑話,他不過跟我們一樣是外山弟子,竟然敢說能夠教授化虛術?太可笑了。”
    “不過聽說周元化虛術已經修到第一重了,所以那祝峰等人方才連碰都碰不到就被打敗了。”
    “不可能吧?他才修煉了化虛術多久?我前些時候親眼看見他領取的化虛術。”
    “而且顧紅衣也跟著他在修行呢,聽說短短幾年,就打通了二十多道竅穴...”
    “難道他真有這本事?”
    “嘁,顧紅衣本就是天賦驚人,能有這修行速度,也不算太奇怪,那周元多半是為了給自己臉上貼金,故意說成是他的功勞。”
    “我覺得此事還得再看看,說不定那周元是為了得到源玉,故意坑人...”
    “......”
    類似的聲音,不斷的在外山每一個角落響起著,顯然都是在爭議著周元究竟有何資格教授其他的弟子化虛術...
    不過顯然,絕大部分的人都抱著質疑,畢竟他們怎么都不愿意相信,一個和他們同為外山弟子的人,竟然能夠超越他們做到這一步。
    那會讓得他們感到有些自慚形穢。
    ...
    藏經樓,后山。
    祝岳所在的講堂,此時的這里,氣氛有些沉悶,眾多弟子暗中竊竊私語,顯然都是受到了那道消息的影響,畢竟周元放出來的話,相當的有震撼性。
    講堂的門被推開,祝岳面色漠然的走了進來,諸多竊竊私語聲也是戛然而止。
    “我知道你們聽說了消息,若是有愿意去那邊修煉的人,可以自行退走。”祝岳淡淡的道。
    瞧得他這模樣,在場的弟子都沒有作聲,這祝岳畢竟是內山弟子,不好得罪。
    祝岳見狀,神色這才微緩一下,漠然的道:“那周元大話很會說,不過也不怕把自己給撐死了,就算他自身能夠一個月修成化虛術,那也不可能讓人人也都做到這一步。”
    “可,紅衣師妹據說都已經打通二十多道竅穴了。”有人低聲道。
    祝岳嘴角掀起譏諷之意,道:“顧紅衣天賦驚人,而且她家老祖乃是洪崖峰峰主,自會賜下一些異寶,幫助修煉化虛術。”
    “我倒是覺得,那周元能夠如此快速的修成化虛術,說不定也是借了顧紅衣的光。”
    “此人異常狡詐,接近了顧紅衣,討其歡心,心機深沉,只不過卻是太狂傲了,如今竟敢放出這種話來,我倒是要看他如何收場。”
    祝岳的語氣,愈發的輕蔑。
    講堂內,其他的弟子聞言,也是暗暗點頭,倒是覺得并非沒有這個原因,畢竟他們寧愿相信周元是借助了顧紅衣的光,也不太敢相信周元是憑借著自身的能耐,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中,就把化虛術第一重修成。
    聽了祝岳的解釋,在場的弟子神色也是緩和了下來,彼此談笑間,開始取笑著周元。
    見到這一幕,祝岳淡笑一聲,再度道:“這周元愚蠢狂妄,如今放出話來,如果他真能如言做到也就罷了,可若是做不到,那我就只有將此事上報給執法堂,到時候這周遠,恐怕就只有被驅逐出外山了。”
    聽到此處,眾人心頭都是一凜,旋即為周元暗暗感嘆,這下子,他可真是把自己給活活玩死了。
    而且聽祝岳的語氣,顯然也是真的記恨上了周元,不會善罷甘休。
    ...
    依舊是山澗。
    只不過如今幽靜的山澗,卻是成為了外山中極為火熱的地方,在那山澗兩側,黑壓壓的人群站立,目光都是帶著饒有興致的望著下方溪畔。
    在那里,周元立于青石上,神色平靜。
    “小元哥,消息放了出去,不過相信的人很少,特別是那些圣州本土的弟子,更是冷嘲熱諷。”在周元身旁,沈萬金道。
    周元點點頭,對此并不意外,畢竟那些圣州本土弟子本就高傲,看不上來自其他大陸的弟子,自然不愿意相信他一個來自蒼茫大陸的弟子,竟然能夠做到他們遠遠做不到的事情。
    萬事開頭難,周元早有心里準備。
    他抬頭看了一眼山澗兩側,這些人都是前來看好戲的,并非是來學化虛術的。
    “小元哥,我聽說那祝岳放了話出來,說若是你完不成你所說的話,那他就會上報執法堂,將你定罪。”沈萬金有些焦慮的道。
    “隨他吧。”
    周元點點頭,并不在意。
    “哈哈,周元師弟,我們來給你捧場了。”此時有著笑聲傳來,只見得喬修帶了十數道身影來到溪畔,在其身后,還有著蕭天玄等一波來自蒼茫大陸的弟子。
    顯然,他們都知曉周元這里剛開始的尷尬,所以便是來湊湊人數。
    不過,除了喬修外,他們大部分人顯然也是有些懷疑的心態,不過沒有太明顯的表露出來罷了。
    他們跟來,大多還是看著喬修的面子。
    山澗兩側,隱隱有著哄笑聲傳出,顯然是覺得周元這里竟然還要找人湊數,實在是尷尬...
    “喬修師兄,究竟行不行啊?感覺我們像小丑。”在喬修身旁,有著一名碧藍長裙的嬌俏女孩,她名為周玉,也是一位一等弟子,性格略顯驕傲。
    此時的她,感受著周圍山澗上那些戲謔的目光,也是有些不自在,當即抱怨道。
    顯然她也不是很相信,周元能夠指點人修煉化虛術。
    喬修聞言,尷尬的笑了笑,也是有些不太確定的道:“應該可以吧。”
    周玉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喬修師兄你就是心腸太好了。”
    “周玉師姐,小元哥既然會這么說,那應該也是有些把握的。”在那一旁,名為水夕的少女低聲道,她也是來自蒼茫大陸,自然幫著周元說話。
    “希望吧,不然的話,他恐怕收不了場。”周玉雙臂抱胸,不置可否的道。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周元目光也是看了過來,他知曉眾人的心中恐怕都有著懷疑,不過他也沒多說的意思,一切,都得用事實來說話。
    正好這么多人看著,那就用事實來反擊吧。
    “開始吧。”
    當周元的聲音傳出時,整個山澗的目光都是匯聚而來。
    只不過其中更多的,依舊還是戲謔以及質疑。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