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五十六章 鎮壓
    秦鎮驚雷般的聲音,響徹而起,讓得無數弟子心頭一跳,看這模樣,今日這些圣州弟子真是打算對付周元了。
    顯然,他們都知曉,宋婉溪他們有了一些底氣,應該就是源自周元,只要他們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將周元壓服下來,那么其他弟子自然就會明白,他們圣州本土弟子的威嚴,不可挑釁。
    那一道道目光,都是匯聚向了周元。
    “哼,周元,今日你若是能夠跟我們這些圣州本土的弟子道個歉,你之前的話,我們可以當做沒聽見。”秦鎮凌厲的看向周元,道。
    “不然的話,我等圣州弟子,定不會與你善罷甘休!”
    趙鯤瞧得這秦鎮咄咄逼人,也是炸了,怒笑道:“你想玩,我來陪你玩!”
    宋婉溪與喬修也是周身源氣涌動,眼神泛著凌厲。
    在他們身后,那些非圣州大陸的弟子,也是有著出手的跡象,畢竟眼前的秦鎮等人太過的肆無忌憚了,若是任由他們對周元怎樣,那他們以后真是要徹底被圣州本土的弟子壓得翻不了身。
    “誰引出的麻煩,就該誰來解決,趙鯤,你們莫要自誤。”
    不過,就在趙鯤等人要出手時,忽然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那聲音仿佛是攜帶著一股威壓,竟是瞬間令得趙鯤等人周身涌動的源氣一滯。
    趙鯤等人面色一變,抬起頭來,只見得不遠處的修煉臺上,陸風神色淡漠的望著他們。
    面對著陸風那等目光,趙鯤等人頓時感覺到了一股莫大的壓力,仿佛只要他們再動手的話,便是會迎來陸風真正的壓制。
    身為外山弟子第一人,陸風的威壓,顯然還是讓人極為忌憚的。
    “膽小如鼠的東西,就會躲在后面搞一些魍魎鬼魅之計,你將這些貨色派出來,真以為能夠有所成效嗎?”而就在趙鯤他們面色變幻的時候,一道平靜的聲音,出聲打破了僵持。
    無數道目光投射而去,只見得那原本閉目的周元,也是在此時睜開了雙目,而他直接看向了陸風,竟是直指后者。
    陸風眼神微寒,道:“只會逞口舌,懶得親自對付你,只是因為不覺得你有這種資格罷了。”
    “什么叫做這些貨色?一個太初境一重天,你哪來的資格在我們面前擺譜?!”秦鎮眼神陰沉,兇悍的盯著周元,顯然是被他那輕蔑的言語引起了怒氣。
    “而且就憑你,也配讓陸師兄出手?!”
    周元眼神微冷的看向了那秦鎮,他搖了搖頭,低聲道:“不知死活的東西。”
    “你說什么?!”
    秦鎮怒極,眼前周元那種視他于無物的姿態,簡直讓得他怒火沖天,他實在不明白,周元哪來的膽子如此對待他。
    周元沒有再與其廢話,輕輕搖頭,下一瞬間,他的身形陡然虛化,猶如一片云霧一般,瞬間對著那秦鎮暴射而出。
    “閃開,看我今天一拳打死他!”
    秦鎮低吼一聲,兇悍的源氣爆發開來,他的手掌在此時膨脹數圈,隱隱有著光紋浮現,散發著無邊的剛猛,凌厲。
    他眼瞳中光芒閃現,便是察覺到了一道模糊影子斜射而來。
    “給我死!”
    他一聲厲喝,手掌陡然劈斬而下,掌指直接是形成了十數丈的罡氣,撕裂下來時,連地面都是被生生的撕開一道光滑的深深痕跡。
    然而,他這凌厲一掌,卻是落了一個空,那模糊如云霧般的身影仿佛在其周身旋轉了一圈,待得眾人看清楚時,周元的身影,再度出現在了他剛才盤坐的修煉臺上。
    “你來回跳了一下,真當自己是兔子嗎?”秦鎮眼露譏諷之意,周元的速度的確很快,但莫非他以為光靠這份速度,就能夠震懾住他秦鎮不成?
    話音剛落,他忽然察覺到不對,周圍的眾人,都是以一種驚恐的目光望著他的頭頂。
    “怎么了?”秦鎮一驚,也是猛的抬頭,然后便是見到,在他頭頂上方,只見得有著一道道光紋浮現,隱隱間,仿佛是形成了一道復雜晦澀的源紋!
    一股驚人的波動,自那源紋中散發出來。
    那赫然是一道,四品源紋!
    “源紋?!他什么時候刻畫出來的!”秦鎮瞳孔猛然一縮。
    在那無數道驚恐的目光中,周元面無表情的伸出手指,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清脆的聲音響起。
    “玄山封鎮紋!”
    轟!
    源紋陡然爆發開來,天地間的源氣瘋狂的席卷而來,短短數息,只見得那源紋竟然便是化為了一座百丈左右的源氣大山。
    源氣大山直接是對著秦鎮鎮壓了下去。
    啊!
    秦鎮面露駭色,急忙源氣運轉,雙臂伸出,將那源氣大山扛住。
    噗嗤!
    不過剛剛接觸,他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因為那座源氣巨山,沉重得無法形容,直接是將他的身體壓得嘎吱作響,劇痛自雙臂處蔓延出來,猶如雙臂將要被折斷。
    他的身體,一點點的被壓伏下來,不斷他如何的咆哮,都是無濟于事。
    因為那源氣大山,似乎還擁有著壓制源氣的作用,一旦被其接觸,便是會被不斷的封鎮...
    源山上下,無數道震撼的目光望著那輕輕巧巧就將秦鎮鎮壓得動彈不得的源氣大山,誰都沒想到,周元竟然還有這種手段!
    他的源紋造詣,竟然達到了這種程度!
    “秦鎮!”
    那雷洪濤等人也是大驚失色,顯然沒想到這才一個照面,秦鎮就直接被周元施展手段給鎮壓了下去。
    他們一咬牙,皆是暴射而出,想要幫忙。
    嗤啦!
    不過就在他們靠近秦鎮周身丈許范圍的時候,忽然地面上有著光紋升騰起來,猶如一道熾熱無比的火罩,直接是將秦鎮隔離。
    那顯然又是一道源紋!
    雷洪濤等人瘋狂的攻擊著火罩,火罩劇烈的顫抖,雖說看上去撐不了多久,但那其中的秦鎮,更是狼狽,苦苦堅持...
    “現在可服了?”周元望著那苦苦堅持的秦鎮,淡淡的道。
    秦鎮面龐扭曲,傾盡全力的抵御著源氣大山的鎮壓,渾身在顫抖,汗水淋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在那一側,宋婉溪,趙鯤等人望著這一幕,都是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他們顯然都沒想到,實力強橫的秦鎮,竟然會在周元的手中如此的狼狽...
    雖說這也有著秦鎮措手不及的原因,但周元的源紋造詣,顯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他們看向周元,倒是隱隱的感覺到后者有些深不可測的味道。
    于是,不僅他們,就連其他的那些弟子,看向周元,都是顯得有些敬畏了。
    “周元,給我放開他!”
    而就在秦鎮越來越無法熬下去的時候,陸風終于是忍不住的厲聲喝道,他原本是想要秦鎮等人出面,令得周元難堪,如此一來,周元所組成的那個脆弱聯盟,自然就直接破碎。
    但他沒想到,周元的出手也是如此的果斷。
    眼下不僅沒有打擊到周元的聲望,反而還成就了他。
    若是再讓得秦鎮在他的眼前被周元鎮壓,那丟的不僅是秦鎮的臉,連帶著他陸風的威望,都會受到波及。
    不過,面對著他的厲聲,周元沒有絲毫的反應。
    “周元,你放肆!”
    陸風的眼中,寒意掠過,再不猶豫,袖袍猛然一抖,只見得一道數十丈的源氣洪流直接是席卷而出,對著那座源氣大山轟擊而去。
    他終于是出手了。
    周元眼光一閃,手中的天元筆,猛然一抖。
    天元筆瞬間膨脹,雪白毫毛化為匹練呼嘯而出,金色源氣纏繞其上,與那源氣洪流硬憾在一起。
    轟!
    狂暴的源氣橫掃開來。
    雪白毫毛破散開來,最后盡數的縮回筆尖。
    不過,就在這一瞬,周元伸出手掌,輕輕一壓。
    轟!
    源氣大山震動,猛然鎮壓而下。
    啊!
    秦鎮的慘叫聲傳出,源氣大山重重的落在地面上,而他整個人都是被狠狠的壓進地面,狼狽之極。
    “我服了!服了!”
    他慘叫著,再也忍受不住。
    轟!
    源氣洪流狂暴的轟在了源氣大山上,將其轟得粉碎。
    漫天光點飄舞。
    源山上下一片死寂,無數道視線都是望向了陸風,此時的后者,英俊的面龐一片鐵青,他陰沉沉的目光看向周元,有著一股恐怖的氣勢自他體內升騰而起。
    下一刻,森寒的聲音,從其嘴中緩緩的響起。
    “周元,你找死!”
    (明天要去一趟新加坡,29號回,到時候有可能更新會有所不穩定, 提前預示大家。)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