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五十九章 隱秘
    選山大典,在不斷的臨近。
    外山間,到處彌漫著苦修的氣氛,所有人都是在爭分奪秒的加強著修煉,試圖令得趕在選山大典來臨前,能夠讓得自身更強一分。
    畢竟所有人都知道選山大典代表著什么。
    那代表著他們未來的前途。
    他們萬里迢迢跨越諸多大陸,方才得到了進入蒼玄宗的機遇,如果未能把握住進入內山的機會,那么他們必然會再度蹉跎歲月,就算以后能夠再次進入,那也是失去了最好的時機,那時候,一些同輩者,恐怕早已是將他們超越。
    所以,面對著那無比重要的選山大典,外山中,沒有一個人能夠輕松下來。
    即便是周元。
    山澗中,周元閉目盤坐,在其周身,有著雄渾的金色源氣呼嘯震動,隱隱間,有著三道源氣洪流在盤旋,那三道源氣內部,隱隱的似乎能夠見到三道若隱若現的獸影,一股兇悍霸道的氣勢散發出來,還帶著細微的龍吟聲。
    轟!
    三道源氣洪流忽的一震,周元盤坐的青石竟然陡然有著裂紋浮現出來,空氣都是發出了低沉的爆炸聲。
    周元緊閉的雙目,緩緩的睜開,眼中有著光芒綻放,接著漸漸收斂。
    他吐出一團白氣,眼中有著一抹淡淡的欣喜,經過這大半個月的苦修,他所修煉的九龍典,總算是煉化了三道龍屬源獸精血,修成了三道九龍典源氣。
    接下來只要能夠好好將其磨合,這三道九龍典源氣,必然能夠具備強悍的威能。
    “看來你的九龍典,已是有所小成了嘛。”在周元欣喜間,一道紅衣倩影掠來,帶著一陣幽香,顧紅衣長腿立于周元身前,笑吟吟的道。
    周元看了她一眼,笑道:“最近你們這些圣州弟子,可跟我們這些弟子不對付,你還天天跑來。”
    她這段時間,依舊我行我素的前來接受周元指點化虛術,半點沒有受到兩方弟子間的沖突加劇所造成的影響。
    顧紅衣小嘴一撇,道:“無聊的爭斗,與我何干?”
    她知道那些來自圣州本土的弟子,無非是優越感太強,所以自覺高人一等,而非圣州本土的弟子,其實也是來自各個大陸的驕子,自然心高氣傲,碰撞之間,自然就會產生矛盾。
    對于這種沖突,她無力阻攔,但也不想摻和其間。
    周元道:“若都能你這么想,自然就沒了這些麻煩。”
    顧紅衣雖然性格也是驕傲,但卻很少仗著自身的身份背景去欺凌別人,這也是周元欣賞她的一點。
    顧紅衣在周元身前盤坐下來,饒有興致的道:“過了選山大典,你想進入哪一峰?”
    周元一怔,沒有回答,反問道:“你呢?”
    顧紅衣小手托著香腮,道:“我當然是要進入蒼玄峰啦,蒼玄峰是掌教所在之峰,算是最受弟子歡迎的座峰之一。”
    “你家老祖不是洪崖峰峰主嗎?”周元訝異的道。
    顧紅衣撇撇嘴,道:“洪崖峰乃是精通外煉之術,一個個修煉得渾身肌肉,鐵疙瘩一樣,難看死了,我才不要去洪崖峰。”
    周元一怔,源氣修為若是進入登堂入室后,就有著內煉與外煉,所謂內煉,便是純粹的修煉氣府之中的源氣,源氣壯若星河,磅礴無盡。
    而所謂的外煉,則是會以源氣淬煉肉身,兩者相融,肉身舉手投足間,就可崩裂天地,據說修到極致,足以肉身成圣,到那一步,可真是彈指間,可碎星辰。
    不過不管是內煉還是外煉,都需要達到一定的程度,最起碼,現在的周元,還沒資格達到這一步,因為說到底,還是自身源氣不夠雄厚,連氣府都還填不滿,談什么內煉外煉。
    “那其他峰呢?”周元好奇的問道。
    顧紅衣嫣然一笑,道:“比如劍來峰,乃是以自身源氣養劍,化為劍氣,凌厲無匹,可斬星河,論起鋒銳,堪稱蒼玄宗第一。”
    “所以劍來峰也是極受弟子歡迎。”
    周元眼神一動,那陸風之前所說,他便是有著一位長輩在劍來峰身居高位。
    顧紅衣美目四處看了看,然后低聲道:“據我所知,劍來峰的峰主,當年乃是蒼玄宗的創始人,蒼玄老祖座下的童子。”
    “只不過后來他聽老祖講道,更是得到了老祖的貼身佩劍,所以在老祖隕落后,自立了劍來峰。”
    “但老祖從未說過收其為弟子,所以嚴格說來,他算不得上蒼玄一脈。”
    “以后你可要注意,絕對不能在這位峰主面前提起童子二字,這是他的禁忌。”
    周元一怔,沒想到那位劍來峰峰主,竟不是蒼玄老祖的弟子,而是他座下的童子,這等事情,恐怕也算是蒼玄宗的隱秘,若非顧紅衣老祖是洪崖峰峰主,恐怕也是難以知曉。
    “那其他幾位峰主,都是蒼玄老祖的弟子嗎?”周元問道。
    “蒼玄老祖收過四位弟子,如今我們的掌教,是大弟子,我家老祖以及靈紋峰峰主,雪蓮峰峰主,便是另外三位弟子。”
    “那雷獄峰呢?”周元察覺到顧紅衣有所遺漏。
    “雷獄峰峰主么…這位恐怕算是我們現在蒼玄宗輩分最高的人了。”顧紅衣低聲道:“他同樣不是蒼玄老祖的弟子,而是老祖曾經的故友,當年老祖創立蒼玄宗,他這位故友便是前來投靠,老祖給予了他諸多指點,令得他有所成就,后來更是讓他成立了雷獄峰,掌蒼玄宗刑罰之權。”
    周元微微點頭,沒想到蒼玄宗七峰,竟還有著這種故事。
    不過,這種復雜的情況,也讓得周元有些警醒,在那圣跡之地中,蒼玄老祖曾經隱晦的說過,他的隕落,或許有蒼玄宗內部的原因。
    這或許只是蒼玄老祖的某種猜測,所以他也并非很確定。
    但不論如何,周元覺得,他還是得稍微謹慎一點。
    “哦,還有最后一座,那是圣源峰,是蒼玄宗內最獨特的一座峰,因為那是當年蒼玄老祖閉關之地,如今老祖隕落多年,圣源峰主峰被封印,便是有些凋零了,很少弟子會選擇。”顧紅衣補充道。
    周元點點頭,剛欲說話,神色忽的一動,抬起頭看向山澗外,那里忽然傳來了一些騷動。
    周元目光投射而去,只見得那里修煉的諸多弟子,如潮水一般的退散開來,他們的臉龐上,都是帶著一些驚懼之色。
    他的眉頭微皺,站起身來,然后便是見到,隨著眾多弟子的退散開來,一名身穿玄色衣裙的女子,慢步而進。
    那女子,容顏也是美麗,肌膚雪白,只是那一對柳眉,略顯銳氣與冷傲,在其玉手上,還握著一柄青鋒長劍。
    周元的目光,最終在其小蠻腰處停了下來,因為在那里,有著一根金帶環繞,更是勾勒著腰肢的纖細。
    周元的眼神微微一凝。
    內山金帶弟子。
    顧紅衣也是在此時看見了那名女子,當即柳眉就緊蹙了起來,緩緩的道:“她怎么來了?”
    “她是誰?”周元問道。
    顧紅衣無奈的看了他一眼,道:“陸玄音,劍來峰金帶弟子。”
    周元明白了過來。
    這位,應該就是之前陸風曾經說過的那位族姐了吧。
    看來,來者不善啊。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