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六十章 陸玄音
    玄裙女子手握青鋒長劍,慢步走入山澗,所過處,諸多弟子都是紛紛避讓,眼神中充滿著敬畏,他們能夠感覺到那名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劍氣是何等的凌厲。
    而且,女子纖細腰間的金帶,也是表明了她的身份。
    內山金帶弟子。
    要知道,那些來到外山教授源術的內山弟子,大多都不過只是黑帶弟子而已,論起身份地位,遠不及眼前的玄裙女子。
    不過對于周圍眾多弟子的目光,那名玄裙女子卻是絲毫未曾理會,她的眸子噙著冷傲,這些外山弟子,顯然根本入不得她的眼。
    她穿過山澗,最后來到了周元與顧紅衣所在的地方。
    周元眼神略帶戒備的盯著她,這個女人是陸風的族姐,這個時候突然從內山來到這里,多半是來者不善。
    不過,在周元心中戒備時,那名為陸玄音的女子,那對含著冷傲的眸子,卻只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然后便是看向了顧紅衣。
    她冷傲的俏臉上方才有著笑容浮現出來,走上前來,拉住了顧紅衣的小手,笑吟吟的道:“紅衣,之前聽陸風說你也來了蒼玄宗,早就想來找你了,這下可好,以后等你進了內山,我們見面的時間就多了。的”
    顧紅衣對于陸玄音的熱情,也是微微有點不自然,她與對方的確算是相識,畢竟兩家交好,小時候也是有些交情。
    只不過這些年隨著陸玄音都在蒼玄宗修煉,那點感情便是淡了。
    所以對于陸玄音突如其來的熱情,她也是有些不適應。
    顧紅衣不著痕跡的將手抽了回來,道:“陸師姐怎么突然從內山出來了?”
    陸玄音微微一笑,道:“這不是聽說你來了么,就想見見你,我剛才叫了陸風,咱們一起聚聚吧,記得小時候,你和陸風關系還是很不錯的呢。”
    顧紅衣柳眉微蹙了一下,聰慧的她這才知曉,這陸玄音竟然是沖著她來的,而不是周元。
    的確,還真是如她所料,這陸玄音所為的就是前來幫陸風找些由頭接近顧紅衣,因為從陸風那里得來的消息,顧紅衣最近似乎和他越發的冷淡,反而跟一個來自其他大陸的鄉巴佬小子混得挺有來有往的。
    這讓得陸玄音有些難以接受,顧家的老祖乃是蒼玄宗洪崖峰的峰主,地位顯赫,如果陸風能夠與顧紅衣成就好事,那對于他們陸家而言,顯然就是天大的好事。
    而且,甚至連他們劍來峰的那位峰主,都親自過問了此事。
    在陸玄音看來,陸風條件出眾,天賦也是極好,與顧紅衣可謂是門當戶對,結果眼下突然殺出來一個鄉巴佬,毀了好事,實在是讓人有些惡心。
    所以當她聽說后,這才放下修煉跑來外山,顯然是想要找機會將兩人撮合一下。
    顧紅衣搖搖頭,有些為難的道:“陸師姐,眼下選山大典在即,我只想凝心修煉。”
    陸玄音連忙笑道:“修煉也要松弛有度,適當的休息并不妨礙修煉。”
    顧紅衣大感頭疼,這種女人,實在是難纏,再度婉拒道:“我跟隨周元修行化虛術,他每天時間也有限,所以真是沒有空閑了。”
    陸玄音微怔一下,然后那噙著一絲冷冽的眸子,便是轉向了周元,微笑道:“這位想必就是周元師弟了吧?最近你在外山的事,就連內山,都有所耳聞呢。”
    周元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陸玄音漫不經心的道:“這樣吧,周元師弟,今天紅衣的修煉你就放一個假,回頭你再找一個時間補上就可以了,怎么樣?”
    她面帶微笑,雖然是疑問句,但語氣中似乎就這樣將這件事給決定了下來。
    周元神色倒是淡淡,眼目微垂,道:“每天的修煉時間都是固定的,若是錯過的話,就等下次吧,我這里修行源術的弟子太多了,所以沒有補課一說。”
    陸玄音俏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凝,她原本以為憑借自身的身份,周元一個區區外山弟子定會識趣的順著她心意,畢竟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但她沒想到周元竟是半點眼力勁都沒有。
    “周元師弟可還真是有個性。”陸玄音笑容收斂,道。
    她淡淡的看著周元,目光審視,陸風跟她說的時候,自然也提及了與周元之間的矛盾,不過不論是陸風還是她,都并沒有將此放在心中。
    至于周元要奪陸風的選山大典第一,在陸玄音看來,更只是嗤笑一聲,絕對這個鄉巴佬實在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在她的眼中,一個太初境一重天的周元,根本連挑戰陸風的資格都沒有。
    所以她此次前來,純粹是因為顧紅衣,至于周元,她連半點所謂的敲打想法都沒有,因為在她看來,待得選山大典時,這個鄉巴佬自然會被陸風踩得頭破血流,顏面盡失。
    只是,她倒是沒想到,這個她眼中的鄉巴佬,竟然連她的顏面都敢不給。
    周元搖搖頭,道:“我只是按照規矩行事而已,不管是誰來,規矩都是如此,還望陸師姐莫怪。”
    他聲音平和,不帶波瀾,似乎是相當的誠懇。
    然而陸玄音并不怎么領情,那盯著周元的眸子,有著冷冽,周身源氣微微震動,隱隱的竟是有著極為鋒銳的劍嘯聲發出。
    一股凌厲的壓迫,籠罩向周元。
    “陸師姐!”
    一旁的顧紅衣率先察覺,當即上前一步,站在了周元身前,柳眉微豎,有些怒氣的道:“你這是做什么?”
    陸玄音嘴唇抿了一下,她察覺到顧紅衣有些發怒,頓時散去了周身劍氣,有些遺憾的道:“紅衣你就真不趁這個機會和我聚聚嗎?”
    顧紅衣沉聲道:“最近修煉緊迫,真是分不出心。”
    不過她也知曉這個陸玄音的難纏,只能道:“若實在不行,就等我選山大典結束后,找個時間聚聚吧。”
    陸玄音聽出這是顧紅衣最后的讓步,頓時笑著點點頭,道:好吧,那就等你選山大典結束,放心吧,到時候我也會來瞧瞧這番盛況。”
    她說完,也是干脆利落的轉身而去。
    走前,她那冷冽的眸子,隱晦的掠過了周元。
    在那眾多的目光注視下,陸玄音出了山澗,最后在那山澗口處,見到了一身白衣的陸風。
    陸風瞧得陸玄音獨自出來,眉頭也是微皺,道:“紅衣沒來嗎?”
    此時陸玄音的俏臉方才徹底的陰沉下來,她的眼中掠過一抹寒色,淡淡的道:“那個小泥腿子,的確是讓人厭惡。”
    顯然,她將這一切,都歸咎到了周元的身上。
    “陸風,選山大典上,若是有機會,直接廢了他。”
    “我要讓他知道,泥腿子就應該好好的待在泥潭里,不要成天癡心妄想著癩蛤蟆吃天鵝肉!”
    她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寒意。
    陸風聞言,也是輕輕點頭,眼神森冷的掠過后方山澗內。
    “放心吧,選山大典上,我會讓他明白,他究竟惹了多么惹不起的人。”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