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八十章 封印的主峰
    周元的目光,自那被迷霧籠罩的神秘主峰中收了回來,眉頭皺著,心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他已經能夠確定,第二道圣紋,應該就在這座主峰上,可現在的難題是他應該怎么進去…
    畢竟他不可能將第二道圣紋的消息暴露,那樣的話,很有可能為他引來災禍,因為他也不清楚蒼玄宗內部究竟有沒有問題。
    而圣紋關系到“蒼玄圣印”,誰能持有此物,就有可能成為這蒼玄天的天主,凌駕于諸多宗派之上,那種誘惑太大了,現在的周元,自身實力微弱,根本不可能將其保住。
    周元想了想,忽然看向那位名為方正的執事,道:“方師叔,那咱們圣源峰這主峰,什么時候才會解開封印啊?”
    方正為人隨和,聞言也是笑笑,道:“其實要解開封印也不難,只需要圣源峰峰主持峰主印,便可將封印解開。”
    “不過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圣源峰沒有峰主,另外…峰主印也被老祖留在了主峰內,這里的封印是老祖親自布下,實力越是強橫的人,一旦進入其中越容易被封印反擊。”
    “所以就算是青陽掌教,都不敢輕易進入。”
    周元聞言頓時頭都大了。 
    “那,我們圣源峰就沒有考慮過先選一個峰主出來嗎?”周元又問道,峰主印暫時拿不到,那峰主總該選一個吧?
    如今的圣源峰,簡直就是群龍無首啊。
    方正無奈的一笑,道:“按照我們蒼玄宗的規矩,峰主印象征著身份,若是沒有此印,那便是名不正言不順,而且七峰峰主印,是當年老祖親自煉制,在象征著身份同時,也是極為厲害的至寶,擁有著無窮之力,堪稱是蒼玄宗鎮宗之寶。”
    “所以我們圣源峰要選出峰主,那峰主就必須持有圣源峰峰主印。”
    這一下,不僅周元一臉的無語,其他的弟子也是面面相覷,苦笑不已。
    選峰主,那就必須要有峰主印,但峰主印在被封印的主峰中,無人能夠拿到,這顯然就變成了一個死循環。
    “難道掌教他們就沒想什么辦法嗎?”周元一副為咱們圣源峰深深考慮的模樣。
    方正也只是當周元在以圣源峰弟子的身份為未來憂慮,當即笑道:“辦法倒是想過,主峰上的封印,似乎是遇強越強,所以就算是青陽掌教他們出手,都不見得能夠成功,于是后來經過嘗試,掌教他們發現,反而是讓弟子出手,成功率還能更高一些。”
    “所以掌教他們便商議,可以由圣源峰的首席弟子肩負這個重任。”
    說到此處,方正苦笑著搖搖頭,道:“不過這些年還是沒成功。”
    “為什么啊?”有著弟子忍不住的問道。
    方正臉龐上浮現一抹尷尬,干咳一聲,道:“我們圣源峰跟其他六峰比起來,肯定是有些差距的,其他六峰的首席弟子,必定能夠被評為咱們蒼玄宗十大圣子之列,但我們圣源峰這些年的首席弟子,都未曾進入這個序列。”
    諸多弟子面色頓時就有些不好看了,搞了半天,原來是因為他們圣源峰這些年出的首席弟子實力不濟,根本扛不起進入主峰拿回峰主印的重任啊。
    一想到此,諸多弟子就心頭涼涼,圣源峰果然很凄慘啊,完全不是個好去處。
    方正瞧得那沉默的氣氛,也是趕緊道:“不過你們不必擔憂,這個問題應該很快就能解決了。”
    眾弟子疑惑的看來。
    方正道:“圣源峰這些年首席弟子失手的事,青陽掌教他們也是知曉,所以這次經過商議后,靈均峰主提議讓他們劍來峰派出了陸宏長老以及其門下一脈弟子,轉投到咱們圣源峰,而陸宏長老門下,驕子云集,其大弟子袁洪,更是天資出眾,就算是在人才濟濟的劍來峰,都足以排入前三。”
    “雖說袁洪并沒有名列十大圣子,但也是很有資格沖擊圣子序列的人。”
    “所以如果袁洪能夠在一年后的峰試上取得圣源峰首席弟子的身份,那么他就可以進入主峰,嘗試能否將峰主印取回。”
    “一旦成功的話,咱們圣源峰,就能夠選拔峰主了。”
    眾多弟子聽完,都是面面相覷,皆是嘴角抽搐一下,心頭更涼,這原本是圣源峰自己的事情,結果搞到最后,竟然還要別的峰將弟子派過來拿走圣源峰的首席弟子身份…
    這似乎是有點丟人啊。
    不過他們也知道,誰讓圣源峰自身諸多弟子不濟,擔不起重任呢。
    眾多弟子心思轉動,看來那位陸宏長老倒是有些能耐,若是能夠投入其門下,或許會好一些…
    而在眾多弟子心中轉動著念頭時,周元與夭夭對視一眼,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那個陸宏,就是陸風,陸玄音他們那個陸家長輩了吧?
    周元目光閃爍,如果真由那陸宏門下的弟子取回了峰主印,那是不是陸宏就有可能借此功勞成為圣源峰的峰主?
    雖然暫時還沒和那陸宏打過交道,但周元卻是感覺,如果讓陸宏成為了圣源峰峰主,恐怕他的日子不會太好過。
    而且最重要的是,周元不知道如果圣源峰有了峰主后,會不會察覺到那第二道圣紋的存在。
    在未曾搞清楚蒼玄宗內是不是有隱患之前,周元覺得,那第二道圣紋,不能讓任何人察覺,不然的話,到時候不僅他第二道圣紋拿不到,甚至有可能還會被感應到他懷有一道圣紋,那對于他而言,真是不知是福是禍。
    “麻煩。”
    周元心中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
    但眼下他也沒有太好的法子,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畢竟,還有一年左右的時間,那圣源峰首席之爭才會來到。
    方正也是在此時拍了拍手,道:“既然主峰參拜完畢,我們就繼續走吧,接下來我會帶你們拜見三位長老,而到時候,你們則可選擇拜入三位長老門下,正式成為我們圣源峰的弟子。”
    說著,他袖袍一揮,源氣云層自眾人腳下涌起,再度馱負著眾人升空而去。
    而隨著源氣云層升空而起,那位身穿麻衣,手持掃帚的垂暮老人,那掃帚方才微微一頓,他緩緩的抬起蒼老的面龐,望著那些離去的諸多弟子,渾濁的雙目中,似是掠過一絲細微的疑惑之色。
    “為何,會感覺到一絲熟悉的味道…”
    他聲音沙啞的喃喃自語。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