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到手
    嘩啦!
    源池之中,海水破開。
    一道人影腳踏金光源氣破水疾掠而過,而在其后方,一頭千丈龐大的水獸也是帶著陰影呼嘯而來,貪婪的獸瞳死死的鎖定著周元的身影。
    而在那千丈水獸后方,還跟著諸多其他體積不一的水獸。
    吞吞在周元的肩膀上沖著后方的諸多水獸發出低吼聲,似是覺得這樣被追殺有損它的顏面,大有直接掉頭與它們大干一場的意思
    “別沖動!”
    周元連忙制止住吞吞,如果不先設計將千丈水獸困住,到時候即便將其擊敗,它都能夠借水而逃,難以追捕。
    被周元制止,吞吞雖然有些不滿,但最終還是安靜了下來。
    周元這才微松一口氣,看了一眼后方不斷追擊的水獸,腳下金光源氣速度陡然加快。
    …
    “源池中可還是沒動靜。”山巔石亭中,李卿嬋美眸望著平靜無波的海面,然后狐疑的看向夭夭,先前后者就讓她準備,可到了現在,還是沒什么異動。
    不過對于她的質疑,夭夭則是沒有多少的理會,只是手持碧玉源紋筆,凌空勾勒,最終形成了一道道源紋,飄飛而出,融入海水間。
    “倒要看你們裝神弄鬼的做什么。”李卿嬋玉臂抱在胸前,沒好氣的道。
    轟!
    不過,就在她聲音剛落的瞬間,忽然這片源池中有著一道道狂暴的波動爆發出來,原本平靜的海面瞬間沸騰起來。
    這般變故,頓時讓得李卿嬋一驚,這才察覺到源池深處的動靜,源氣運轉美目,然后她便是見到周元自海底呼嘯而過,在其后方,黑壓壓的無數水獸緊追而至。
    “這么多水獸?!”李卿嬋俏臉微變,眼中有些難以置信,特別是當她在見到那諸多源獸最前方的一頭千丈水獸時,那平日里籠罩著冰霜的俏臉也是動容起來。
    “這家伙,竟然真的找到了千丈水獸?!”
    這種時候,就算是李卿嬋都是有些不淡定了,因為她很清楚千丈水獸有多難找,這大半年下來,他們也就只察覺了一頭千丈水獸的蹤跡。
    但如今,周元不過下水幾天的時間,就找到了千丈水獸,這般速度,李卿嬋如何能不震驚。
    “這家伙,究竟做了什么,怎么這些水獸恨不得吃了他似的…”李卿嬋有些傻眼,她也是察覺到那些水獸瘋狂的模樣。
    噗通!
    在她驚愕的時候,海面被破開,周元沖天而起。
    “夭夭姐,動手!”他暴喝道。
    此時在其后方,海面被撕裂,千丈水獸以及諸多水獸都是暴射而出,巨嘴對著周元噬咬而去,攜帶著狂暴的源氣波動。
    石亭中,夭夭手中源紋筆凌空一點,筆下猶如是有著漣漪蕩漾開來。
    而在那海水中,也是在此時有著無數道古老光紋亮了起來,下一瞬間,光芒陡然綻放出來,然后鋪天蓋地的蔓延。
    短短不過十數息,一個巨大無比的光球便是出現在了海面上,大半都是沒入海中。
    而光球內部,正是那頭千丈水獸。
    光球上,彌漫著光紋,不斷的吸收著天地間的源氣,看似薄薄的光罩,卻是擁有著極為強大的防御力,而且光球不斷的滾動著,令得那千丈水獸始終無法靠近光壁,將其震碎…
    顯然,這是夭夭所布置下來的源紋結界。
    從精妙程度而言,顯然遠勝于之前葉歌所布置的水牢結界。
    結界對于周元并沒有阻攔,而是任由他穿了過去,他腳踏源氣的立于半空,看了一眼海水中那些正在瘋狂攻擊著水罩的其他水獸。
    “現在可以去了,那些交給你了。”他抖了抖肩膀上的吞吞,指著那無數水獸道。
    吞吞早就忍耐不住,一聽此話,當即一聲咆哮,便是化為威風凜凜的戰斗形態,殺入了海中,直接沖進了無數水獸群中,廝殺起來。
    周元也不管它,身形一動,落上山巔。
    此時的夭夭與李卿嬋也是來到崖壁,后者美目緊緊的望著周元,猶如是看見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你怎么做到的?”李卿嬋忍不住的問道。
    千丈水獸太過的罕見,想要找尋極其困難,不然的話這些年也不會就楚青一個人成功的獵殺,達到八龍洗禮。
    但這種難題,似乎在周元面前,并不算什么。
    周元微笑著聳聳肩,自然不會細說,因為這種事傳出去,恐怕其他那些圣子都會盯上他來。
    李卿嬋見狀,也知曉有些唐突,這應該算是周元的秘密,當即就不再多問,只是看向周元的眸子中,難免有著驚奇浮現。
    這個周元,明明只是一個普通的金帶弟子而已,卻屢屢出人意料,仿佛在那年輕的面容下,隱藏著諸多深藏不露的手段一般。
    不知為何,她有著一種預感,眼前這個周元,莫看如今只是金帶弟子,恐怕日后,也會成為了蒼玄宗中的風云人物,說不得要不了太久,這十大圣子,也有其一席之地…
    在李卿嬋內心念頭轉動的時候,周元卻是指向了那被困在巨大光罩中的千丈水獸,笑道:“接下來就該李師姐你履行約定了。”
    之前兩人約定,周元負責搜尋千丈水獸,而斬殺的任務,就得交給李卿嬋去做了。
    “答應的事,我自會做到。”李卿嬋淡聲道。
    雖然知曉對付千丈水獸是一件苦事,但她也沒有流露半點不滿,玉足一點,只見得有著蓮座自其腳下浮現,然后便是載著她疾掠而出,沖入了那光罩內。
    轟轟!
    隨著她一進入光罩,一場驚天大戰頓時爆發出來,即便有著結界阻攔,但那余波,依舊是將附近的巨峰都是震出了一道道裂痕。
    周元瞧了一眼,便是放心的點點頭,然后與夭夭坐回了石亭。
    千丈水獸雖然擁有著媲美太初境九重天的實力,但終歸是手段匱乏,不可能真的與李卿嬋這種圣子相抗,所以周元并不擔心。
    當然了,李卿嬋想要收拾掉那頭千丈水獸,定然也不會太輕松就是了。
    兩人坐于石亭中,品著佳釀,瞧著那海中激斗,倒也感覺頗有一番風味。
    天翻地覆般的戰斗,持續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
    咻!
    一道光影呼嘯而來,落到了石亭外,俏然而立,正是冷若冰霜的李卿嬋。
    在她的面前,懸浮著一顆半丈左右的龍源髓晶,不過此時的李卿嬋俏臉微微蒼白,周身源氣也是有些萎靡,顯然是經歷了一場苦戰。
    而當她在見到周元與夭夭坐在石亭中悠閑的喝著美酒時,那玉手頓時忍不住的緊握起來,一股悶氣自心頭升起,令得那飽滿的酥胸都是微微起伏了一下。
    她在下面拼命的打生打死,這兩個家伙倒好,直接在這里喝酒看戲!
    “拿滾!”心中怒氣翻涌,李卿嬋袖袍一揮,那顆龍源髓晶便是狠狠的射向周元。
    周元連忙接過,笑道:“李師姐真不愧是圣子,連千丈水獸,都是手到擒來。”
    李卿嬋冷哼道:“從此以后,你我便兩不相欠!”
    周元也知她心頭不爽,當即笑道:“為了慶祝李師姐明日達成八龍洗禮,一起小酌兩杯如何?”
    李卿嬋聞言,立即就要拒絕,她修身養性,對喝酒可沒半點興趣。
    不過她還不待說話,夭夭便是把玩著玉杯,懶洋洋的道:“有我在此,她哪敢和我同桌相飲?”
    “笑話!”
    李卿嬋美目頓時瞪圓,面對著夭夭,她是半步都不肯退讓,哪能吃得下這般諷刺,當即走入石亭,一把就搶過桌上玉杯,然后灌入紅唇,一飲而盡。
    咳!
    酒水入肚,李卿嬋也是連忙咳了一聲。
    一旁的周元目瞪口呆,然后忍不住的道:“那是我的酒杯…”
    不過旋即李卿嬋冷冷的目光便是投來,令得他趕緊將話給吞了回去,只是…李卿嬋的目光,怎么看都是有些惱羞成怒。
    她那白皙如玉的俏臉,也是泛起一抹紅潤。
    噔!
    李卿嬋將玉杯重重的跺在桌上,美目冷冽的盯著夭夭。
    夭夭紅唇微彎,玉手輕拍桌面,道:“好,總算有點圣子風范,不過這點酒量,也敢與我對桌?”
    她玉手一揮,只見得一壇壇美酒便是出現在了身旁。
    瞧得那陣仗,李卿嬋俏臉也是一白,但要讓她在夭夭面前低頭認輸,那是不可能的,當即一咬銀牙,道:“當我李卿嬋怕你不成?!”
    她直接率先取過一壇,拍開泥封,便是直接豪飲起來。
    夭夭見狀,自然也是取過酒壇,優雅白皙的脖頸微微仰起,也是豪邁的飲起來。
    在那一旁,周元望著兩女對吹酒壇,那俏臉皆是通紅誘人,忍不住的目瞪口呆。
    這般一幕,若是落入其他弟子眼中,怕是連眼球都要驚掉下來吧…誰能想到,那平日里冷若冰山般的李卿嬋師姐,竟然也有這般一面…
    他搖搖頭,也不理會兩女,伸手摸了摸乾坤囊,那顆千丈龍源髓晶,已入囊中。
    周元的嘴角有著一抹笑容浮現,眼神也是變得熱切許多。
    明日,便是源池關閉,洗禮來臨的時候了。
    八龍洗禮…
    可真是期待啊。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