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下來
    “這衛幽玄,不愧是陸宏長老門下最強的金帶弟子,沒想到不聲不響間,已是踏入了六重天...”
    “這般實力,已經夠資格參與紫帶選拔,若是成功,便可脫下金帶,一躍成為真正的紫帶弟子。”
    “厲害啊,難怪敢這么狂,原來有這般本事。”
    “這下子,那沈太淵長老一脈算是徹底沒戲了,那童龍與潘嵩,乃是其門下金帶弟子第一,第二席,而眼下連他們兩人都輸了...”
    “呵呵,急什么,他們不是還有一個未來可媲美楚青師兄的天才弟子么?說不定便是能夠靠他力挽狂瀾呢。”
    “嗤...”
    “.....”
    四面八方不斷的有著竊竊私語聲響起,不過更多的都是在表達著對衛幽玄展露出來的這般實力的震動,畢竟太初境界六重天的實力,就算是放在整個蒼玄宗諸多弟子中,都算是真正的精銳了。
    沈太淵所在的石亭周圍,一片安靜,他坐在石亭內,面無表情,但那放在桌面上的干枯手掌卻是忍不住的緊握起來。
    在那一旁,周泰,張衍等一眾紫帶弟子,則是面色陰沉,死死的盯著那場中氣焰強烈的衛幽玄,恨不得直接出手將其收拾一通。
    不過這是洞試,自有規矩,除了出陣者,他們誰都無法插手。
    可今日,如果真的任由衛幽玄一人打穿了他們一脈的三位出陣者,那對于他們一脈的聲望,可謂是打擊不小。
    他們都已是能夠想象,之后他們會遇見多少的嘲笑。
    而與他們這邊的氣氛沉悶相比,那陸宏一脈處,則是歡呼不斷,其門下的弟子,更是不斷的將譏諷的目光投射而來。
    陸宏坐在石亭中,笑容滿面的端著茶杯。
    “衛幽玄師兄不愧是宏叔門下最強的金帶弟子,想來只要通過紫帶選拔,便能成為真正的紫帶弟子了。”在陸宏身后,陸玄音輕笑起來,俏美的臉頰上,滿是舒坦。
    與此同時,她那戲謔與玩味的目光,投向了場中周元的身影,此時童龍與潘嵩已敗,想必此時的后者,已是徹底亂了神智吧?
    雖說周元奪了那選山大典第一,但也就只能在那些外山弟子中逞能而已,可如今進入內山,他那點本事,哪有囂張的資格。
    “待會等到衛幽玄師兄將你收拾,我看你還能有多少的顏面?”陸玄音滿心的暢快,那口憋在心中一個月的悶氣,似乎總算是能夠在此時吐出來了。
    在她看來,童龍與潘嵩都已落敗,接下來周元,恐怕連面對衛幽玄的資格都沒。
    而今日,她來此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這一次,沈老頭又被坑了。”呂松望著眼前,也是嘆了一口氣。
    顯然,這衛幽玄踏入六重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陸宏故意沒有將他的真實實力暴露,那樣的話就能夠令他暫時不去紫帶選拔,而是繼續以金帶弟子的身份參加這種洞試。
    如此一來,以六重天的實力對付一些五重天的金帶弟子,陸宏自然不可能會輸。
    一旁的呂嫣也是蹙了蹙眉,連童龍與潘嵩都輸了,這場洞試的結局也已經很明朗了。
    她瞟了一眼周元的身影,紅唇撇了撇,道:“也都怪這家伙,在源池中搞出那么大的動靜,如今一場洞試也引來這么多其他峰的弟子圍觀,待得今日洞試的結果傳出去,沈長老一脈,當真是臉都丟光了。”
    以往的洞試,也就他們圣源峰的弟子來湊熱鬧,結果如何,也傳不到其他峰去,可今日卻不一樣,來了這么多其他峰的弟子,消息想攔都攔不住。
    呂松暗嘆一口氣,擺了擺手,有些無力的靠著椅背,結果已是注定,看來今日過后,這陸宏在圣源峰行事,怕又得囂張一分了。
    在那無數道眼神各異的目光中,石臺上,衛幽玄也是笑瞇瞇的抬起頭,目光直接看向了周元所在的方向,溫和的道:“周元師弟,到你了呢。”
    “要不你主動挑戰我吧,咱們就不浪費時間了,如何?”
    按照洞試規矩,一人可主動挑戰兩場,即便這兩場全勝,第三場也要由對方來選擇對手,說起來,也算是為了防止這種被對方一人打穿三人的局面發生,徹底讓對方失去了顏面。
    因此當衛幽玄連贏兩場后,這第三場,就得周元主動選對手了。
    當衛幽玄的話落下時,周圍山崖上也是有著哄笑聲響起,特別是那些前來此處看周元熱鬧的弟子,更是聲音洪亮。
    對于四周的哄笑聲,周元的臉龐上并沒有多少的怒意,他看向衛幽玄的那種驚訝也是逐漸的收斂,他抬起頭,望向山崖上,沈太淵那一脈所在的方向。
    此時的那些門下弟子,都是神色頹然,氣氛沉悶,即便是石亭內的沈太淵,都是面無表情,顯然,童龍與潘嵩的失敗,對于這一脈上下的打擊都是不小。
    而且,他們也不覺得這次的洞試他們還有翻盤的機會。
    周元無奈的笑了笑,身形一動,落在了石臺上,望著那笑瞇瞇的衛幽玄,神態認真的道:“衛師兄,你連斗兩場,源氣消耗不小,還是先去休息兩場吧,我不想占你便宜。”
    他這話一出,不僅衛幽玄愕然了下來,周圍山崖的那些諸多弟子,也是忍不住的爆笑出聲。
    “這小子,真是嚇傻了不成,就他,還不想占衛幽玄的便宜?”在陸玄音身旁,那名為徐炎的紅發青年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陸玄音也是冷笑一聲:“嘩眾取寵。”
    沈太淵一脈的弟子,也是面面相覷,有些感到面色難堪,周元這種嘴硬的方式,也的確是有些丟臉啊...
    “切,這家伙表現得也太不堪了,就這樣,用來和楚青師兄比,簡直就是玷污他!”呂嫣也是忍不住的皺眉道,有些不屑。
    石臺上,衛幽玄臉龐上的愕然持續了一會,然后笑了笑,雙目微瞇道:“你是認真的嗎?”
    先前童龍也是說了這樣的話,但結果是躺在那里,現在周元也敢來和他說這種話?這家伙,真的是被嚇傻了嗎?
    周元則是沒有再理會衛幽玄,目光直接看向對面石臺上所立的馮羽,程鷹二人,隨意的指了一人,道:“就你吧。”
    被他指向的人,正是馮羽。
    馮羽見狀,則是笑著聳聳肩,對著衛幽玄道:“衛師兄,真是不好意思,看來沒辦法讓你一個人把風頭出光了。”
    衛幽玄笑了笑,似是有點無奈的道:“算了,交給你吧,這種對手,就算贏了,我也擔心臟了手。”
    顯然,他是當周元被嚇破了膽。
    他揮揮手,便是轉身而去。
    而馮羽則是飄然而下,落在了周元對面。
    “周元師弟,是不是在你看來,我在三人中最容易對付?”馮羽皮笑肉不笑的盯著周元,眼中的寒意,卻是代表著他此次出手,已經抱著要將周元好好教訓一頓的心思了。
    在其對面,周元眼皮一抬,眼神毫無波動的看了馮羽一眼。
    轟!
    下一瞬間,狂暴的金光源氣,猶如金色巨蟒一般,陡然自周元天靈蓋沖天而起,氣府之內,七百多顆源氣星辰,同時綻放出光芒。
    滾滾源氣,充斥在四肢百骸。
    一股恐怖的力量,爆發而出。
    兇悍的源氣威壓橫掃,周元腳下的地面,瞬間龜裂塌陷,而他的身影,則是在那一瞬間虛化,暴射而出,殘影浮現。
    音爆之聲,隨之響徹。
    他的出手,凌厲狠辣,沒有絲毫猶豫。
    短短一瞬,周元虛化般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馮羽的面前,而此時的后者,方才徹底的回過神來,當即一聲暴喝,體內的源氣同樣是爆發而出。
    “不知死活的東西,還敢主動攻擊?!”馮羽面色陰沉,源氣呼嘯間,便是匯聚在拳頭,狠狠的轟出。
    這一拳,雖然沒有任何的源術,但卻匯聚了雄厚源氣,即便是面對著童龍,馮羽也自信這一拳能夠將其擊退。
    呼!
    而周元同樣是一拳轟了出來,空氣在其拳下爆炸。
    兩只蘊含著強橫源氣的拳頭,沒有任何的花俏,直接是這般硬碰硬的狠狠撞擊在一起。
    “轟!”
    撞擊的瞬間,狂暴的沖擊波肆虐開來,周圍地面,不斷的有著裂痕蔓延出來,狂風大作。
    不過,那馮羽陰沉的面色,卻是在接觸的瞬間陡然劇變,因為他感覺到,周元那一拳之下,源氣狂暴雄厚,宛如山洪爆發,足以催裂山岳!
    那種狂暴程度,竟然遠遠的超越了他!
    “不可能!”
    馮羽心中駭然失聲,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他無法相信,一個太初境三重天的周元,所擁有的源氣之雄厚,竟然勝過他這個五重天的佼佼者!
    要知道,他體內的源氣星辰,可是達到了五百之數!
    然而,不論他的心中如何的掀起驚濤駭浪,周元的源氣已是洶涌而至,他自身所有的源氣都是在頃刻間被摧枯拉朽般的摧毀。
    轟!
    當他的源氣蹦碎的時候,周元的拳頭,便是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于是,馮羽的身軀倒飛了出去,直接是重重的撞擊在了山壁上,整個人,都是鑲嵌了進去,滿身鮮血,不知死活...
    兩人的交手,可謂是電光火石。
    而待得馮羽身體鑲嵌在山壁上時,此時先前周圍的哄笑聲,還未徹底的落下...
    那衛幽玄慢悠悠的身影,甚至還沒有走出石臺范圍。
    然而就在這一時刻。
    哄笑聲戛然而止。
    衛幽玄往回走的腳步停滯了下來。
    山崖上,那一張張面龐,也是在此時漸漸的凝固。
    夕陽之下,那些面龐顯得有些滑稽。
    石臺中,周元轟出的拳頭緩緩的收回,他的面龐,依舊沒有任何的波動,他甚至沒有理會那些目光,只是看向那同樣神色凝固的程鷹,沒有波瀾的平靜聲音,在這山崖間響起。
    “到你了,下來。”
    (今天恢復更新。)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