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四十章 九龍滅黑魔
    吼!
    千丈龐大的源獸源氣,宛如巨龍一般的盤踞在周元上空,緩緩的流轉間,釋放著可怕的源氣威壓。
    望著那頭體型龐大的源獸源氣,山崖四周的弟子,都是忍不住的變色。
    即便是一些五重天的弟子,都是在那等源氣威壓下瑟瑟發抖,他們知曉,換作他們的話,恐怕連面對那道可怕源氣的勇氣都沒有。
    九龍典,第九龍。
    誰都沒想到,周元竟然將這道小天源術修煉到了大成的地步,這需要在這道小天源術上浸淫多久的心血?
    而周元從今日蒼玄宗到現在,恐怕也就半年不到的時間吧?
    蒼玄宗內,也不乏修煉九龍典的弟子,可他們在此浸淫數年,也唯有極少數的人,方才能夠達到大成。
    而在眾人中,最為震撼的莫過于陸玄音,因為她可是清楚的知曉,在一個月前的選山大典上,周元的九龍典,才不過四龍層次。
    可這才短短一月,周元竟然已經能夠施展出九龍。
    面對著那龐大的第九龍,就算是她,都是感到由衷的心悸。
    在那一道道驚嘆的目光中,衛幽玄那本要沖出的步伐也是停了下來,他面色微變的望著那龐大的源獸源氣,這一次,他終于是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雖說周元的九龍典只是上品小天源術,但他所修煉的“大黑魔”也不算完整的天源術,因為他唯有此次取勝后,陸宏方才會賜予他完整的“大黑魔”。
    不過這種時候,已是箭在弦上,無法后退,只能一鼓作氣,徹底打爆周元的攻勢,將他徹徹底底的擊潰。
    衛幽玄的眼瞳中,有著兇煞之氣升騰起來。
    黑色的源氣,纏繞在其壯碩猙獰的身軀上,肌肉鼓動間,都是有著爆炸般的力量流淌出來,震動著空氣。
    “九龍又如何,終歸只是小天源術,即便我這“大黑魔”并未修成,但要收拾你,已是足夠!”
    衛幽玄雙掌猛然緊握,下一瞬間,那自其血肉中鉆出來的黑氣愈發的旺盛,狂暴兇悍的源氣波動,自他的體內爆炸開來。
    轟!
    下一瞬間,他一腳跺下。
    腳下的石臺,開始崩裂,有著塌陷的跡象。
    咻!
    而其身影,則是仿佛一道黑光,暴射而出,看似壯碩如小巨人般的身軀,卻是直接造成了音爆之聲,速度之快,可想而知。
    此時的衛幽玄,猶如是攜帶著毀滅而來的破壞神,所過之處,大地崩塌,將驚人的破壞力彰顯得淋漓盡致。
    面對著衛幽玄這等沖擊,莫說是五重天,就算是六重天的弟子,恐怕都是只能避其鋒芒,不敢硬憾。
    然而周元的雙眸,卻是盯著疾掠而來的黑光,眼中并沒有任何的退縮之意,然而同樣是有著灼灼戰意涌起。
    他深吸一口氣,眼神陡然變得凌厲。
    “第九龍,去!”
    當他暴喝聲落下時,其頭頂上空盤踞的千丈源獸源氣猛的嘶嘯出聲,下一瞬間,便是在那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宛如巨龍一般的俯沖而下。
    氣勢駭人。
    千丈源獸源氣,終是與那衛幽玄重重的撞擊在一起。
    所有的目光都是死死的凝固上去。
    他們都知曉,今日這場洞試,就在此時,便要分出勝負。
    不過,他們同樣也很好奇,如此對碰,究竟是大成的九龍典厲害,還是那尚未完全修成的大黑魔,更勝一籌?!
    轟隆!
    撞擊的瞬間,整個山崖仿佛都是寂靜了一瞬,不過緊接著,肉眼可見的巨大源氣沖擊波,便是肆虐開來…
    轟轟!
    周圍的山壁,直接是被生生的撕裂,巨大的石臺都是在此時一層層的崩塌,整個山崖間,盡數的被沖擊波所撕裂,破壞。
    那些靠得近的弟子,更是被震得倒射出去,胸口發悶,眼神驚惶。
    這種動靜,實在是有點驚人。
    最后還是三脈門下的紫帶弟子站出來,源氣呼嘯,將那擴散的沖擊波盡數的抵御下來,這才免得石亭被波及。
    余波消散,一道道目光,都是看向那崩塌的山崖間。
    “該死的小子,我就不信你這次還不倒!” 
    陸玄音也是忍不住的站起身,玉手緊握的看去,眼下,她只能期望衛幽玄能夠將周元打敗,不然的話,今日這場洞試,反而會成就周元,讓得他在蒼玄宗聲名鵲起,這種結果,顯然只能將她氣得夠嗆。
    另外一邊石亭的呂嫣,也是俏目緊緊的望著山崖中,顯然同樣很想知曉那最后的結果。
    她和周元沒什么沖突,完全是因為不喜別人用他來和楚青師兄攀比,而且在她看來,也的確是沒人能夠跟楚青師兄比,包括這個周元。
    之前的周元,也就只有一個選山大典第一勉強能夠拿得出手,源髓洗禮大多都是運氣成分,所以眼下的這場洞試,則是一個很好的驗金石。
    這周元,究竟有多少能耐,此戰落幕時,自然可知。
    山崖間,余波消退,其中的景象也終于是清晰的浮現出來。
    率先落入眼中的,是站立在僅剩一角的石臺上的周元,他周身的源氣有所衰弱,顯然是因為先前施展第九龍的緣故。
    而在其對面不遠處,是身軀壯碩如黑色鐵塔般的衛幽玄,他保持著一拳轟出的姿態,而那一頭千丈源獸源氣,卻是消散而去。
    “那周元的第九龍源氣被打爆了?!”望著這一幕,山崖周圍,頓時爆發出驚嘩之聲。
    而那陸宏門下的弟子,更是忍不住的歡呼出聲。
    對于那些歡呼聲,周元眼神倒是沒什么波瀾,只是盯著衛幽玄的身影,緩緩的道:“看來要教我的話,衛幽玄師兄還是差了幾分火候。”
    噗嗤!
    當他聲音落下的瞬間,衛幽玄身軀頓時一震,一口黑血自嘴中狂噴而出,他那壯碩的身軀開始迅速的縮小,最后恢復成了正常的形態,緩緩的仰天倒塌而下。
    他的眼神中有些不甘,如果當初陸宏賜給他的是完整的“大黑魔”,今日輸的,定然不會是他!
    轟!
    山崖間的歡呼聲,戛然而止,猶如被死死的捏住了脖子。
    那陸宏門下的弟子,面龐上歡喜瞬間凝固,極為的滑稽。
    陸玄音緊握的拳頭也是在此時緩緩的松開,俏臉蒼白,雙目都是變得無神起來,原本今日她是來看周元解氣的,結果沒想到,氣沒解到,反而又是看到周元一飛沖天。
    心中的憋悶,差點讓得她也是一口血吐出來。
    呂嫣也是吐出一口氣來,飽滿的胸前輕輕的起伏,俏臉雖然還算平靜,但那心中,顯然是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這個結果,顯然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誰都沒想到,那個在剛開始最不被看好的周元,竟然會做出這種事來,幾乎是憑借著一人之力,生生的將崩壞的局面,逆轉而回!
    面對著這一幕,就算是呂嫣因為楚青而看不順眼周元,也不得不在心中為其感到驚嘆。
    與陸宏那邊的死寂相比,沈太淵一脈的弟子,在安靜了數息后,終于是知曉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的確是事實,于是下一刻,便是有著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響徹而起。
    石亭內,沈太淵向來都是古板嚴厲的蒼老面龐,也是在此時有著難以掩飾的歡喜之色浮現出來。
    山崖間,周元聽得那無數的歡呼聲,也是淡笑一聲,向來經過今日一戰后,應該不會再有人對他占據這座紫源洞府有意見了…
    轟!
    不過,就在他為此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忽然間,有著一道磅礴的源氣在這而天地間爆發開來。
    陸宏所在的石亭,瞬間爆裂。
    陸宏面色陰沉,眼神深處蘊含著震怒的鎖定著周元,那恐怖的威壓,猶如擎天山岳一般的鎮壓而來,竟是令得周元渾身源氣一滯,幾乎是要忍不住的跪伏下來。
    顯然,眼見得局面被周元徹底逆轉,這陸宏,也是情緒有些失控了。
    周元面色一變,緊咬著牙,死死的抵御著那股恐怖的壓迫感。
    而就在周元死死抵御時,另外一座石亭內,沈太淵也是面色變得極其難看起來,霍然起身,下一瞬間,可怕的源氣爆發而起,直接是化為了一只巨大無比的源氣巨手,遮天蔽日的對著陸宏所在地狠狠的拍下。
    “陸宏老匹夫,你真當老夫是泥捏的嗎?!”
    在出手的同時,沈太淵那暴怒的聲音,也是如驚雷般的響徹在天地間。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