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轟動
    圣源峰的洞試,在第二日的時候,便是直接傳遍了整個蒼玄宗。
    而正常來說,這種級別的洞試,也就只能在各自峰中引起一些動靜,其他峰對此則是并不太感興趣,畢竟誰輸誰贏,對于其他峰而言都沒什么區別。
    更何況,還是七峰中最為沒落的圣源峰的一場金帶弟子間的洞試…
    不過,這一次,顯然與以往并不一樣。
    因為雪蓮峰那位苗長老對周元的評價,直接是引起了許多楚青狂熱支持者的不滿,所以在洞試這一天紛紛趕來,想要看看這周元究竟有何能耐。
    他們本是抱著看好戲的心態而來,然而當他們離去時,心中卻皆是帶著一絲震撼。
    只因這場原本并不被他們放在眼中的洞試,竟然會如此的出人意料…
    那位剛剛進入內山僅僅一個月的周元,居然憑借著太初境三重天的實力,生生的逆轉了局面,直接一穿三,將那陸宏長老門下的三位弟子,挑于馬下。
    如此戰績,不可謂不顯赫。
    即便那些抱著挑刺而來的弟子,都對周元在這場洞試中的表現挑不出絲毫的瑕疵…
    于是,待得洞試第二日后,有關于這場洞試的詳細細節,便是在各峰中傳蕩著,引起諸多弟子的驚異以及轟動。
    “這個周元,倒是有些能耐啊,三重天的實力,竟然連六重天的衛幽玄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家伙,源氣底蘊相當雄厚,非同一般啊。”
    “難怪苗長老對他那么高的評價,這樣看來,未來這家伙說不定還真是有可能成為第二位楚青師兄啊。”
    “嗤,不過一場金帶弟子的洞試而已,哪有這么夸張…如今這十大圣子,哪個底蘊簡單了?在他們當初,同樣都是能夠越級勝敵的,周元這般戰績,對他們而言,勉強只算是標配罷了。”
    “是啊,這些年來,楚青師兄機緣何等雄厚,我曾聽一位長老說,以楚青師兄的天賦,十年來,必能成為我們蒼玄宗的長老。”
    “嘶,這么夸張?咱們蒼玄宗的長老,首要條件可就是必須踏入天陽境…”
    “楚青師兄果然不愧是我蒼玄宗這百年來最為杰出的弟子…那周元與其相比,還是差了許多的火候。”
    “……”
    類似的聲音,在七峰中不斷的響起,不過雖說大部分的弟子還是對苗長老給予周元的那種評價嗤之以鼻,但終歸不再是最開始的那種一面倒,顯然周元在那場洞試上的表現,還是讓得一些人認同了他的天賦以及潛力。
    至少,比起那些同輩的弟子,周元已經遙遙領先了。
    但不管如何,經過此次的洞試,整個蒼玄宗的弟子,都是知曉了圣源峰周元這個名字,說起來,也算是讓得他聞名蒼玄宗了。
    …
    劍來峰。
    一座石亭中,兩名青年對坐,石桌上擺放著棋盤。
    兩人中,一人正是孔圣,而在其對面的青年,身體修長,雙目狹長,透著一種凌厲,他伸出手掌,衣袖滑落時,只見得手臂上滿是一道道的劍痕,讓人心悸。
    此人名為趙燭,劍來峰第二位圣子,十大圣子中排名第十。
    這兩人,可謂是如今劍來峰諸多弟子間的翹楚。
    而在石亭下方,龐大的石臺上諸多劍來峰的弟子在修煉,那些投射而來的目光,望著兩人時,都是充滿著敬畏。
    “沒想到閉關一段時間,咱們蒼玄宗又出了一些人物啊…”趙燭笑瞇瞇的道,雖然他在笑著,但那笑容,都是猶如刀鋒,讓人不太自在。
    “這個周元,就是在源池中成為第三個達到八龍洗禮的弟子?”
    孔圣只是盯著棋盤,對于這個名字,面龐上沒有帶起任何的波瀾,只是隨意的點點頭,道:“有點小手段,若不是他壞我事的話,李卿嬋那八龍洗禮,應該就是我的了。”
    趙燭一笑,道:“連師兄的好事都敢壞?這小子膽子也太肥了。”
    “初生牛犢嘛…如今可是號稱未來的第二位楚青呢。”孔圣道。
    趙燭微怔,旋即也是忍不住的笑出聲來,搖搖頭道:“現在的新弟子,真的是一個比一個狂…第二位楚青?”
    孔圣淡笑道:“如今他在那場洞試上面大出風頭,倒的確是銳氣十足。”
    趙燭撇撇嘴:“一場金帶弟子的洞試而已,陸宏長老門下的弟子,倒是越來越不堪了,去了圣源峰那種沒落地,竟然都沒能將那兩脈徹底打趴,也真是弱我們劍來峰的名頭。”
    “不過這小子敢壞了師兄的好事,看來以后若是有機會,倒是得讓他吃點苦頭才是…”
    孔圣漫不經心的道:“算了,一個金帶弟子而已,何必在意,找他麻煩,更是抬舉他了。”
    “其他那些弟子碎碎嘴也就罷了,你還真當他是楚青第二啊?這些年來,蒼玄宗內的一時驚艷的弟子還少了么,但最終能夠站住這十大圣子位置的人,你看是誰?”
    趙燭聞言,也是曬然一笑,旋即點了點頭。
    也是,一個小小的金帶弟子而已,根本入不了他們的眼,或許,等這段風頭過去,自然也就消落了下去。
    …
    雪蓮峰。
    李卿嬋盤坐于一座云霧繚繞的石臺上,青色衣裙勾勒著修長窈窕的身材,絕美的容顏冷冷冰冰,宛如一座難以融化的千年冰山一般。
    不過此時,那往日里清冷的俏臉,卻是有著一絲驚訝浮現出來。
    “這個周元,還真是讓人意外呢…”她自語著,顯然也是聽見了那個從圣源峰中傳出的洞試結果。
    她對于周元的感官,倒是不好不壞,比起周元,她更感興趣反而是與周元關系似乎不一般的夭夭。
    李卿嬋是一個很驕傲的女孩,所以她的眼光自然是極高,但即便是以她的眼光,在面對著夭夭時,都是覺得后者神秘而冷漠。
    這種女孩,放在任何地方,必然都是萬眾矚目,不知道多少驚才絕艷的驕子,都是難以抵御那種誘惑。
    所以對于周元與夭夭的那種親密關系,李卿嬋略微的感覺有些不可思議,因為在她看來,周元與夭夭,應該是兩個層次的人。
    說直白一點,就是周元并不配與夭夭關系這么近。
    雖說在源池中,她與周元有所合作,但歸根究底,合作的原因是因為周元身邊有著夭夭的存在,不然,以她這十大圣子第二的地位,一個金帶弟子,根本就沒有這種資格。
    不過,這一次周元在洞試上的表現,倒是有點讓她驚訝,看來這家伙,還是有些潛力的。
    “不過,第二位楚青么?”
    李卿嬋微微沉默了一下,玉手輕輕撥弄著面前的云霧。
    “周元,恐怕你還得更努力呢…”
    因為只有到了他們這個層次,才會知曉,那個排名在十大圣子第一的家伙,究竟有多厲害。
    在她看來,或許周元身邊那個神秘得讓人無法看透的夭夭,或許能夠做到,但周元么...恐怕不論是機緣還是火候或者其他,都還差了不少。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