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聯手入陣
    翌日。
    當整裝待發的周元走出洞府內的小樓時,便是見到夭夭俏立于不遠處的光束中,今日的她一身玄衣,身姿纖細,絕美的玉顏在日光下猶如是反射著光,耀眼得讓人有些移不開眼睛。
    雖然她始終都是那副清清淡淡的樣子,但周元卻是能夠感覺到,夭夭的眼神顯然是比以往冷冽了一點,顯然,那靈紋峰的事,還是讓得她有點生氣。
    夭夭見到周元走來,則是輕輕拋出一物,周元連忙接過,竟是一枚戒指,戒指上面隱隱有著源紋浮現。
    “那座源紋結界,需要兩人配合默契,同時的破除兩處的中樞,所以當這枚戒指熾熱起來時,你就必須盡快的破除中樞,不然的話,我那邊也會陷入僵持。”夭夭說道。
    周元聞言,也是點點頭,將戒指戴入手指。
    “走吧。”
    周元咧咧嘴,豪邁的道:“我們雌雄雙煞出馬,今日定要掃蕩他靈紋峰,讓他們以后再不敢阻攔夭夭姐你半步!”
    夭夭紅唇微翹,白了他一眼,那一眼的風情,竟是連周元這看慣了她這絕美容顏的周元心跳都是加快了幾分,當即忍不住的就在心中暗嘆一聲,果真是紅顏禍水啊…怪不得連那葉歌這種蒼玄宗內的風云人物,都會為了夭夭折騰出這些事來。
    一旁的吞吞也是跳進了夭夭懷中,齜牙咧嘴的低吼幾聲,顯然它也是知曉了究竟是誰惹了夭夭不開心,害得它昨天被冷淡處理,實在是憤怒得很,如果不是被攔著,它打算直接將那叫做葉歌的混蛋一口給吞了。
    兩人一獸行出洞府。
    不過就在他們剛出洞府時,卻是見到諸多的身影匯聚于洞府前,在那領頭的,便是周泰以及沈萬金等諸多師兄弟。
    瞧得周元疑惑的看來,周泰撓了撓頭,道:“周元師弟,那靈紋峰的事如今早就傳遍了,夭夭師妹好歹也算咱們這邊的,雖然那靈紋峰勢大,但我們也不能讓他們小瞧了我們。”
    “所以今日我們也會前往靈紋峰,為你們助助聲勢。”
    其他的弟子,也是紛紛應和,看上去義憤填膺。
    周元扯扯嘴角,這些家伙,往日他有麻煩時倒不見得如此的有義氣,如今一聽到是夭夭被刁難,頓時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甚至連靈紋峰都不怕了。
    他沒好氣的搖搖頭,不過也沒多說什么,只是點點頭,然后便是運轉源氣,形成云朵,載著他與夭夭騰空而起。
    在那后方,周泰等師兄弟也是吆喝著迅速的跟上。
    一路疾掠,一炷香后,氣勢磅礴的靈紋峰便是出現在了視野中,然后周元就見到了天地間無數道光影鋪天蓋地的掠來,盡數的落向靈紋峰。
    那種熱鬧的景象,讓得周元都是忍不住的一驚,顯然這些人不是靈紋峰的弟子,而是其他峰…
    “竟然搞出了這么大的動靜?”周元驚嘆道,當日他那場洞試,都未曾吸引來這么多的弟子圍觀。
    “你以為是你么?夭夭如今在蒼玄宗的名氣,可不是你那點成績就能夠比的。”而在他驚嘆時,忽有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然后一道散發著冰寒源氣的云朵徐徐落下。
    在那云朵上,一身白色衣裙的李卿嬋俏然而立。
    她一出現在這里,頓時引得四周無數的視線看來。
    夭夭眼眸一抬,掃了李卿嬋一眼,淡淡的道:“你也來看熱鬧的?”
    李卿嬋明眸也是看著夭夭,道:“之前欠你一個人情,如果你不想去闖那源紋結界,我可以想辦法幫你將它破壞掉。”
    夭夭搖搖頭,紅唇微啟道:“只要和源紋有關,我可沒有讓步的理由,既然他們想要丟臉,我自然要成全他們。”
    李卿嬋緩緩的道:“那座結界,乃是白眉峰主親自所選,在他的指點下,靈紋峰的弟子才布置得出來…”
    她看了一眼周元,道:“而且你是想要帶周元去闖?恐怕他會拖你后腿。”
    她說話倒也是直接,并沒有因為周元在此,就遮遮掩掩。
    “你應該也知曉那葉歌的目的,所以與其最后找他的話,還不如我來幫你。”李卿嬋說道。
    不過夭夭還是搖了搖頭,道:“周元他可以。”
    說完,也沒有再和李卿嬋多說,便是率先帶著周元落向了靈紋峰。
    李卿嬋望著她的身影,柳眉微蹙,自語道:“真是個倔強的的人…周元雖然在源紋上有些天賦,但在這種級別的結界中,恐怕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大作用。”
    “所以,你終歸還是會來找我幫忙的。”
    她言語間有著自信,顯然已是料定周元今日將會毫無作用。
    當夭夭與周元來到靈紋殿前的時候,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無數道視線,帶著驚艷的望著走上石梯的夭夭。
    而至于一旁的周元,完全被忽視了。
    兩人自石梯而上,最后在靈紋殿前停了下來,只見得在那前方,諸多靈紋峰的弟子矗立,在那諸弟子之首,便是負手而立的葉歌。
    葉歌看了看夭夭,然后目光便是掠向了立于其身旁的周元,兩人的視線交匯,無聲之下,似有暗雷涌過。
    “夭夭師妹,你今日可準備好了?”葉歌含笑道。
    他微微彎身,謙和有禮的道:“若是夭夭師妹需要我幫忙的話,盡管開口一聲便可。”
    葉歌的外貌,本就英俊,氣度也是不弱,溫和笑顏之下,也是讓得一旁諸多女弟子都是芳心暗動。
    而與葉歌相比起來,那站在夭夭身旁的周元,似乎就要顯得不太起眼起來,畢竟一個金帶弟子,和葉歌這種十大圣子比起來,的確是差距太大了。
    在葉歌身后,一些知曉他心意的靈紋峰弟子也是笑道:“夭夭師妹,葉歌師兄可從未如此對待過哪個女孩。”
    這些弟子的目光,若有若無的掠過周元,眼中有著一抹輕蔑浮現出來。
    周元的名字,他們倒是聽說過,似乎有些本事,但今日這里,源氣修為并沒有什么作用,唯有靠源紋造詣,才能夠破陣而出。
    所以,他們并不認為周元一個主修源氣的弟子,能夠在源紋上面達到多么高深的造詣,想來只是被夭夭強行拖來湊個數。
    只是,夭夭或許不知,眼前這個結界,一旦有人拖后腿,反而會令得結界難破。
    所以這周元,今日注定幫不了夭夭,恐怕反而還會拖累夭夭,不過也好,到時候也讓夭夭瞧瞧這周元的無能,那時,她自然會感覺到葉歌的優秀。
    然而對于他們的言語,夭夭俏臉上沒有任何的波瀾,反而明眸中冷意仿佛更多了一分。
    葉歌敏感的察覺到了夭夭眼神的冷意,連忙揮了揮手,止住旁人的話語,因為他并不屑以這種手段來貶低他人。
    “可以開始了嗎?”夭夭冷淡的道。
    葉歌笑了笑,然后點點頭,手掌一揮,只見得身后的弟子便是分散開來,一條通道露出,直通那后方被迷霧所遮掩的源紋結界。
    “夭夭師妹,請!”葉歌笑道。
    夭夭美眸凝視著那座源紋結界,然后沒有猶豫,玉足一動,便是邁步而前。
    周元落后她一步,隨之前行。
    在路過葉歌的時候,周元微微偏頭,發現葉歌也盯著他,兩人對視,然后皆是淡淡一笑。
    “希望周元師弟真的能夠助夭夭師妹一臂之力。”葉歌微笑道。
    “那是自然,不勞費心。”周元點點頭,步伐邁出,與夭夭并肩而行。
    最后他們來到了迷霧結界之前,對視了一眼,然后便是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一步邁出,直接是踏入了源紋結界之中。
    而他們的身影,也是消失于迷霧間。
    天地間,諸多弟子沸騰不已,翹首相盼,他們也是很想知曉,今日這夭夭與周元,究竟能否闖過這座集靈紋峰諸多弟子之力布置而成的源紋結界…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