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源氣對拼
    嗡!
    一輪青色彎月從天而降,那抹青光所過之處,仿佛連天空都被斬裂開來。
    彎月落下,聲勢駭人。
    周元也是抬起頭來,面色極為凝重的望著那從天墜落的一輪青色彎月,他能夠隱隱的看見,在那彎月之中,有著一柄劍影。
    而劍影周圍的彎月之形,其實是劍罡所化。
    面對著這輪彎月攻勢,周元知曉,如果他再硬抗的話,恐怕就算是有著重重的防護,他依舊會被瞬間一分為二。
    這彎月之下,就算是諸多太初境七重天的好手,都只能有多遠躲多遠。
    整個山脈外,都是諸多的遺憾聲響起,當徐炎不顧顏面的施展出這般攻勢的時候,想必戰斗也就有了結果。
    因為他們實在不知曉,周元如何才能夠接得下如此可怕的攻擊。
    而在那諸多惋惜的感嘆聲中,諸多弟子便是見到,源氣光鏡中,周元忽然雙手合攏,在其體內,似乎是有著熾熱的波動散發出來,腳下的地面,甚至都是在此時開始融化。
    赤紅的氣息,自周元的身體中升騰而起。
    周元的雙腳緩緩的伸開,他的雙頰陡然鼓起,所有人都是能夠見到,他的面龐在此時陡然間漲紅,猶如火炭一般。
    甚至連其雙瞳,都是變得赤紅起來。
    周元的雙手,閃電般的結印,體內的源氣,也是猶如沸水一般滾動著。
    望著周元的異動,無數弟子眼神驚疑不定,不過旋即有著眼光毒辣的弟子分辯出了什么,當即失聲道:“周元也在施展天源術!”
    “這種施術模樣...如果所料不錯的話,應該是“天陽神錄”!”
    “據說周元奪得選山大典第一時,的確是被宗門賞賜了一卷下品天源術,就是“天陽神錄”!”
    那些驚呼聲傳開,引得無數弟子面色震動了一下,那也就是說,周元竟然是將那“天陽神錄”給修成了?!
    這家伙,當真是妖孽啊!
    呼!
    而在那漫山遍野的弟子驚呼聲中,峰頂之上,周元雙頰鼓到極致,下一瞬,他嘴巴猛然張開,似是有著低沉之聲,從中傳出。
    “天陽神錄,天陽火!”
    熊熊!
    隨著聲音而出的,竟是數百丈左右的白色火團,火團噴出,整個天地間的空氣仿佛都是在瞬間被燃燒,腳下的碎石廣場,開始融化。
    這一口火,足以將一座大山融化。
    霸道到了極致!
    熊熊!
    白色火焰沖天而起,最終在那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與那飛速墜落而下青色彎月,撞擊在了一起。
    轟!
    狂暴的源氣肆虐開來。
    在白色火焰的瘋狂燃燒下,青色彎月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著,不過那散發出來的青光劍氣,也是在消融著白色火焰。
    兩者瘋狂的侵蝕著對方。
    短短數十息后,數百丈左右的白色火焰被消磨殆盡,而那一輪青色彎月,也縮小到了不過丈許左右...
    咻!
    青色彎月暴刺而下,鋒芒直指下方的周元。
    周元雙手上有著天蟒鱗涌現,他緊握天元筆,一聲低喝,通天玄蟒氣涌動,纏繞在筆身之上,猶如是化為巨蟒盤踞,最后對著那呼嘯而來的丈許彎月,重重砸下。
    “萬鯨紋!”
    鐺!
    天元筆與那輪彎月撞擊在一起,清脆之聲響起,緊接著便是有著百丈沖擊波爆發開來,整個峰頂的地面,仿佛都是在此時受到沖擊,被生生的犁了一遍。
    轟!
    地面被撕裂。
    周元的身影首當其沖,雙腳搽著地面倒射而退,劃出深深的痕跡,天元筆用力的劃過地面,帶起灼熱的火花。
    煙塵落下,滿地的狼藉。
    無數道視線緊張的投射而去。
    只見得周元的身影,竟是出現在了峰頂懸崖邊上,差點就要被震落峰頂。
    天元筆深深的插入面前的地面,周元雙掌之上,鮮血淋漓,天蛟鱗都是碎裂開來,顯然那是先前與青色彎月硬碰所造成的。
    不過,雖然有些狼狽,但任誰都看得出來,周元竟然生生的將徐炎這道恐怖的攻勢,硬接了下來!
    誰都沒想到,周元以攻對攻,同樣是施展出了一道天源術,將那青色彎月的力量消耗了將近八成,最后他方才果斷出手,徹底破了這道攻勢。
    如此老辣的戰斗經驗,讓人嘆為觀止。
    周元甩了甩手掌,鮮血飛落,但他卻是面不改色,只是自語道:“可惜,若我此時能夠達到太初境四重天,想必那口“天陽火”,足以徹底的燒毀那道青色彎月。”
    先前他終歸是源氣雄厚不及對方,所以天陽火未能盡全功,最后還得他親自出手,付出一些代價,才能擊破青色彎月殘余的力量。
    山脈之外,那諸多弟子望著這般結果,則是不由自主的響起無數的喝彩之色,只因周元此次的應對,著實是漂亮到了極點。
    在明明絕對劣勢的情況下,竟然依舊臨危不亂,以最小的代價化解了危機,這種本事,就連一些老牌的紫帶弟子,都是感到訝異。
    峰頂上,徐炎望著雖然滿手鮮血顯得狼狽的周元,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周元的頑強,連他都是有點動容。
    他先前的那些攻勢,就算是一位七重天的弟子,恐怕都已經落敗了,但偏偏周元卻死死的咬牙堅持了下來。
    如此意志,難怪能夠在天才如云的蒼玄宗內,聲名鵲起。
    “這個家伙!”徐炎咬咬牙,眼中有些不甘。
    唰!
    不過,就在徐炎心中惱怒的時候,周元的身影,猛的消失。
    “哼!”徐炎一聲冷哼,反身便是一掌對著身后拍去,雖說因為先前施展那道天源術體內源氣有些消耗,但要對付周元,依舊不成問題。
    砰!
    他掌風拍出,虛空中有著修長的手掌探出,猶如鷹爪一般,直接是與徐炎手掌硬碰,然后將其手掌扣在了一起。
    徐炎冷笑一聲,另外一只手掌也是猛然拍出,源氣滾滾,掌上有著劍氣散發。
    砰!
    周元另外一只手掌,也是拍出,指尖扣攏,鎖死了徐炎的手掌。
    于是,在那半空中,兩人雙掌緊扣,眼神對視間,皆是有著兇光浮現。
    這竟然是一副要以彼此肉身為戰場,拼命誰的源氣更雄厚的架勢!
    面對著這種情況,連徐炎都是微怔了一下,旋即嘴角有著獰笑浮現出來,道:“真是找死的東西,你以為我施展了一道天源術,你就敢跟我比拼源氣了嗎?”
    “我就讓你嘗試一下,太初境七重天,比你究竟強了多少!”
    他心念一動,氣府之內,那一顆顆源氣星辰陡然間明亮起來,滾滾源氣呼嘯而出,最后順著一只手掌接觸的地方,瘋狂的對著周元的體內侵蝕而去。
    他的源氣,鋒銳如劍,乃是貨真價實的六品源氣,一進入周元體內,劍氣散發,便是令得周元體內刺痛無比。
    不過面對著體內的劇痛,周元眼神冷厲,竟是不為所動,通天玄蟒氣也是咆哮著沖進了徐炎的體內。
    兩者的源氣,瘋狂的碰撞,侵蝕。
    諸多弟子望著這一幕,都是吸了口冷氣,誰都沒想到這兩人會選擇這么慘烈的對拼方式。
    “這種純粹的源氣對拼,顯然是徐炎更有優勢啊...”
    “是啊,不知道周元為何要逼徐炎源氣對拼...”
    “多半是先前被徐炎壓制得太狼狽,心中忍不下這口氣...”
    “這可是有些魯莽啊。”
    “......”
    在那眾多驚疑的目光注視下,峰頂之上,周元與徐炎的身影猛的一顫,下一刻皆是倒射而出,腳掌在地面上蹬蹬的踏出了無數道深深腳印。
    徐炎眼神冰冷的看向周元,譏諷的道:“周元師弟,你還是太莽撞了。”
    “如今你的雙臂已被我的源氣所傷,短時間內,恐怕是動彈不得了。”
    無數道視線看著周元的雙臂,只見得后者手臂上有著諸多血痕,其中仿佛是有著無數劍刃劃過,不斷的有著鮮血涌現出來,看上去極為的凄慘。
    而暫時失去雙臂的話,周元顯然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
    顯然,在先前的源氣對拼中,正如眾人所料,是徐炎占據了上風。
    面對著徐炎那譏諷的目光,周元低頭瞥了一眼極為慘烈的雙臂,不過讓得人意外的是,他的臉龐上,卻并沒有絲毫的驚慌之色。
    “徐炎師兄...”
    他抬頭,望著仿佛勝券在握的徐炎,嘴角有著一抹玩味之色漸漸的掀起。
    “有沒有人告訴你...跟我交手,最好還是不要和我進行以肉身為戰場的源氣搏殺?”
    “因為那樣,代價遠超你的想象。”
    徐炎的瞳孔,微微一縮,下一瞬間,他似乎是猛的察覺到什么,陡然挽起衣袖,再然后他便是見到,在其雙臂皮膚上,有著無數道猙獰的血線浮現出來,那些血線在其皮膚下蠕動,隱隱間,有著怨毒的龍嘯聲傳出。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