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零一章 賭炎石
    夜幕籠罩下來,整個黑炎山脈都是處于了黑暗中,而山脈邊緣的黑火城,則依舊是燈火通明,一片鼎沸之態。
    如今整個黑炎州有頭有臉的勢力,都是派遣了精銳弟子趕往黑火城,而所為的目的,自然便是那座尚還未曾定主的炎髓脈。
    雖說他們知曉,炎髓脈的大頭,必然是落在四大巨頭宗派的手中,但這種級別的礦脈,他們只需要分潤一點,對于他們而言,也算是一份不小的收獲了。
    所以,諸多的勢力蜂擁而來,倒是令得這黑炎山脈邊陲的黑火城,變得格外的熱鬧與復雜起來。
    ...
    嘎吱。
    周元推開房門,來到走廊上,目光居高臨下的看下去,巨大的樓閣中,也是顯得有些沸騰。
    他靠著欄桿,饒有興致,說起來來到圣州大陸這么久,他還從未出來過,一直都是留在蒼玄宗內修煉。
    所以眼下,他還算是第一次真正的見識到這圣州大陸的風情。
    而就在周元望著樓閣中的眾生相時,忽然有著一道細微的破風聲陡然傳來,隱隱有著尖銳的勁風,狠狠的對著周元背心暴刺而來。
    周元的雙目,在這一瞬間微瞇了一下。
    他的身軀,陡然虛化。
    腳步一錯,那道勁風便是貼著身軀掠了過去,周元反手便是一掌對著后方某處拍去,源氣滾滾,隱隱有著空氣撕裂的聲音響起。
    不過,讓得周元微微驚訝的是,他這凌厲一拳轟出,卻是落在了空處,然后他便是嗅到一股幽香之氣。
    “不錯嘛,半年多沒見,實力提升很大呢。”一道銀鈴般的嬌媚笑聲傳來,周元抬頭一看,在旁邊的欄桿上,黑裙少女坐在上面,修長的玉足輕輕搖擺,雪白的小腿,晃得人眼花。
    正是左丘青魚。
    “你這速度...很厲害。”周元的眼中同樣是掠過一抹驚詫之色,先前左丘青魚躲避他那一掌的速度,絲毫不比他這大成的化虛術慢。
    顯然,在進入百花仙宮后,左丘青魚也是有所際遇。
    “戰斗力沒你這么變態,總要精修一樣保命吧。”左丘青魚笑吟吟的道,她嬌軀輕盈的一躍,便是出現在了周元身旁。
    “看來你在蒼玄宗混得還不錯嘛,這種任務你都能混上?”
    雖然不清楚蒼玄宗的規則,但類似黑炎州爭奪炎髓脈這種任務,必然都是宗內的精英出動,而周元能夠在進入蒼玄宗不過大半年的時間就達到這種程度,顯然也是在蒼玄宗內混得風生水起。
    “還湊合吧。”周元笑了笑,道:“這次的任務...都只是當我是個混子。”
    左丘青魚手臂擱在欄桿上,玉手托著香腮,嬌軀微微前傾,長腿驚人的纖細修長,她盈盈一笑,道:“那看來最后你又能讓所有人大吃一驚了。”
    “這么相信我?”周元忍不住的有些好笑,其他人甚至連李卿嬋恐怕都沒對他抱著太大的期望,只是想著他不要拖后腿就行了,沒想到大半年沒見的左丘青魚,卻是會這么說。
    “捧你場而已,你還真信啊。”然而左丘青魚卻是戲謔的一笑,道。
    周元只得翻了個白眼。
    “你和綠蘿在百花仙宮怎樣?”他問道。
    “挺好的,綠蘿那丫頭,在宗內可是很受歡迎的。”左丘青魚紅唇微翹,有些驕傲的看向周元,道:“雖然在圣跡之地時,讓你奪了頭籌,不過你可別太得意,說不定在這圣州大陸,你就得被我們超越了。”
    周元笑著點點頭,他知曉眼前的少女內心可是極其驕傲的。
    “對了,夭夭在蒼玄宗怎么樣?”左丘青魚追問道。
    周元嘆了一口氣,道:“當然比我好一萬倍了。”
    夭夭如今在蒼玄宗,雖然不是圣子,但恐怕地位也不比圣子差了,比起他這種參加一個天級人物都得被屢屢嫌棄的簡直好太多了。
    左丘青魚拍了拍周元的肩膀,安慰道:“不用傷心啦,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難道你還想跟夭夭比?你腦子秀逗啦?”
    周元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你這么安慰的嗎...
    不過經過一陣相談,兩人倒是越來越熟絡,大半年不見的生疏,也是盡數的散去。
    左丘青魚伸了一個懶腰,曲線相當的動人,她微微側頭,道:“下面有一場交易會呢,你要去看看么,說不定能瞧見什么好東西呢。”
    看她那水吟吟眸子中閃爍的雀躍之色,周元苦笑一聲,這女人,就算是小妖女,看來也免不了這些俗...
    “走吧。”
    他知曉左丘青魚那愛好熱鬧的性子,自然沒有拒絕,點點頭。
    兩人結伴而行,沿途的目光,倒是在不斷的匯聚而來,主要是左丘青魚這小妖女太吸睛了一點,嬌媚而性感,活脫脫一個絕世尤物,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樓閣之下,極為的寬敞,只見得無數人影穿梭在其中,一些攤販隨意的擺放,時不時的會有著一些驚呼聲傳出,似乎是有什么不錯的東西被發現。
    總體說來,這里的人氣,相當的火熱。
    左丘青魚頗感興趣的游蕩著,宛如一尾青魚般,而周元便是無奈的跟在她身后。
    兩人一路游走,最后在一片人氣極高的場前停了下來,只見得在這里,擺放著無數約莫人頭大小的黑色石塊,隱隱的,石塊似乎是散發著熱度。
    “這是什么?”周元好奇的問道。
    “賭石的一種吧,這種賭石,就是花錢買石,然后破開看其中的炎髓是什么年份的,你應該知道,炎髓分十年,百年,千年甚至萬年級別...”
    “如果運氣好的話,只要開出來是百年級的炎髓,那就算是大賺了。”
    “不過據說這些黑色石塊,乃是從黑炎山脈深處挖掘而出的炎髓石,這種石頭天生能夠屏蔽神魂感知,所以誰也不清楚內在的情況。”
    “唯有一些經驗極為豐富的大師,才能夠從石頭紋理上看出端倪。”左丘青魚說道。
    周元點點頭,難怪這里人氣這么高,原來都是想要來以小博大,畢竟如果搏出百年,千年級別的炎髓,那可就算是價值翻百倍,千倍了。
    那種源材如果賣掉的話,起碼價值上千萬的源晶。
    他觀看了一會,開石的時候倒是很多,不過絕大多數都只是普通的炎髓,偶爾的人,能夠開出十年級的,這樣就已經能夠引來陣陣的驚呼聲了。
    “不知道破障圣紋,能否窺探?”
    周元望著這一幕,心頭則是微動,想起了眼中的圣紋。
    不過,就在他打算試試的時候,一道突兀的笑聲便是從旁傳來,然后一道人影直直的插到了周元與左丘青魚之間。
    “呵呵,青魚小姐是對賭炎石有興趣么?早知道的話我就早點帶青魚小姐來玩玩了,在這黑炎州,這種賭炎石的產業,幾乎都是我們炎鼎宗旗下。”
    周元眉頭微皺了一下,掃了一眼,只見得那來人是一位身穿紫紅衣衫的青年,其身后跟著不少人,氣勢十足。
    這青年面帶笑容,不過卻只是灼灼的看向左丘青魚,至于一旁的周元,他倒是未曾在意。
    左丘青魚柳眉也是微蹙了一下,眼前的青年,她倒是認識,也是在她來到黑炎州后的一只狂蜂浪蝶,不過此人背景也不小,乃是炎鼎宗的少宗主,名為蘇煅。
    而這炎鼎宗,則是黑炎州本地頂尖的勢力之一。
    “要回去嗎?”周元看向左丘青魚。
    聽到了周元的聲音,那紫紅衣衫的青年方才轉過身來,沖著周元微微一笑,道:“原來是蒼玄宗的朋友..在下蘇鍛,炎鼎宗少宗主,剛剛有所忽視,真是抱歉...不過敢問朋友是蒼玄宗的哪位圣子?”
    他盯著周元的目光中,隱有敵意,這種敵意顯然是因為左丘青魚而來,畢竟這些天來,他對左丘青魚可算是死纏爛打,但依舊難進一步,可先前瞧得左丘青魚跟周元那熟悉的動作,自然是心生警惕,然后趕緊上前。
    這蘇鍛面帶笑容,看似客套的言語,卻是別有深意,他明顯是知曉周元并非是蒼玄宗圣子,但偏偏還點了出來,那潛在之意,既然你不是蒼玄宗的圣子,那他這位炎鼎宗的少宗主,可就沒什么必要對你太過的在意了。
    畢竟蒼玄宗弟子那么多,他們炎鼎宗雖然比不上蒼玄宗,但他好歹是少宗主,在沒什么恩怨下,他總不至于忌憚了一個普通弟子。
    周元看了這蘇鍛一眼,雙目微瞇了一下。
    然而對于他的目光,蘇鍛卻是并不在意,反而是針鋒相對的看回來,然后指了指眼前的賭石場,笑瞇瞇的模樣,宛如笑面虎一般。
    “這位朋友也對賭炎石感興趣?”
    “有沒有興趣與膽量玩兩把?”
    他雙手放在身前,衣袖被輕輕挽起的時候,露出了一只手串。
    那手串似木質,只是不知是何木,看上去布滿著斑駁痕跡,顯得極為的古老。
    而周元神色一直都是淡淡,即便是先前面對著這蘇鍛的敵意目光,眼眸也沒什么波動,不過就在當他的目光掠過那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的手串時,眼神卻是忽的一凝。
    因為在那一瞬間,他感覺到體內未曾完成的“太乙紋”震動了一下,似乎是散發出了某種渴望的波動...
    周元微垂的目光中,有著精光掠過。
    好濃郁的乙木之氣,這家伙的手串,起碼都是千年級別的珍稀古木...
    真是...瞌睡來了就送枕頭啊。
    ...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