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零九章 進化之兆
    亂石遍布的赤紅山丘中,有著一對赤紅的眼瞳,自那裂縫中掃出來,帶著狂暴的鎖定了山丘上方盤坐的一道年輕身影。
    它自亂石陰影中悄然潛行,靠近了那道身影,最后猛的露出赤紅獠牙,身形如電般的暴射而出,腥風涌動。
    嗤!
    不過硬接它的,是一支鋒利的筆尖,雪白的毫毛合攏,宛如槍尖一般,其上源氣流動,連空氣都被撕裂開來。
    噗!
    鋒利的筆尖上,源氣縈繞,直接瞬間洞穿了那頭巨獸的腦袋,鮮血流淌出來,那巨獸還來不及發出慘叫聲,便是一命嗚呼。
    周元轉過頭,他望著身后的巨獸,那是一頭全身披著赤紅甲殼的巨蜥,一股熾熱而狂暴的波動,從其體內散發出來。
    這是一頭天炎蜥。
    也是這炎髓脈中生出四品源獸,實力不弱于太初境的高手。
    不過這對于周元而言,顯然并不具備多少的威脅。
    周元起身,從這天炎蜥的額頭中挖出了一枚赤紅晶石,晶石內,隱隱可見一頭巨蜥的虛影。
    正是獸魂晶。
    周元隨手便將這枚四品的獸魂晶貼在天元筆上,只見得天元筆光芒閃現,直接是將那晶石內的巨蜥虛影強行的扯出,吞入了天元筆內。
    而隨后那枚晶石便是黯淡下來,隨之破碎。
    當出乎周元意料的是,當天元筆在吸收了這顆獸魂晶后,斑駁深邃的筆桿上,似乎是變得明亮了一些,隱隱間,有著細微的嗡鳴震動傳出。
    一股無比渴望的感覺忽然從天元筆內散發出來。
    周元察覺到這股異動,先是一怔,然后眼中便是有著一抹狂喜之色浮現出來。
    “這是第五紋將要覺醒的征兆!”周元忍不住的歡喜出聲。
    在天元筆覺醒了第四紋后,周元依舊保持著每日都給天元筆以獸魂晶溫養的習慣,不過那第五紋遲遲沒有反應。
    沒想到,在這今日的時候,卻是會有了動靜。
    正常的時候,每日天元筆都只能吸收有限的獸魂晶,可唯有要到了覺醒的那一刻,它就會變成猶如饑渴了許久的兇獸,開始無節制的不斷吞食著獸魂晶,積累著力量,沖刺著覺醒與進化…
    “如今的天元筆,乃是上品玄源兵,如果能夠覺醒第五紋的話,那么就會真正的開始蛻變,晉為天源兵!”
    周元眼神灼灼的盯著手中的天元筆,對于源兵而言,天源兵是一種質的飛躍,每一柄天源兵,其所具備的威能,都遠非上品玄源兵可比。
    想當初在大周王朝時,齊王攻城,蘇幼微便是憑借著體內那道天源兵的力量,生生的越級斬殺了一位太初境二重天的強者。
    而當時的蘇幼微,不過只是養氣境罷了。
    當然,天源兵威能驚人,但其價值也是極為的昂貴,所以就算是在他們蒼玄宗,能夠擁有著天源兵的弟子,都是極其的稀少。
    如果此時的天元筆能夠進入天源兵的話,那么對于周元的戰斗力,無疑是極大的提升。
    這也是周元察覺到這一點后如此欣喜的主要原因。
    “不過隨身備用的獸魂晶已經消耗殆盡…”
    周元站起身來,灼熱的目光看向這百里區域,手掌緊握天元筆,但好在的是,在這炎髓脈中,有著不少的天炎蜥,他可以從它們的身上,獲取獸魂晶,用以溫養天元筆,令其完成這一次極為重要的蛻變與進化。
    “正好眼下閑得無事,那就借你們的獸魂晶一用。”
    周元自語,雖說如今這炎髓脈中各處都在爆發著激烈的爭斗,不過他這里暫時還相安無事,所以正好可以將這些時間用來獵殺百里范圍內的天炎蜥。
    想到就做,周元眉心神魂震動,神魂感應蔓延開來。
    下一瞬間,他便是在不遠處的地底中察覺到了一些狂暴的源氣波動。
    “就從你們開始。”
    他的身形沖天而起,下一瞬,猶如炮彈般的沖天而降,重重的跺在大地上,地面龜裂,數頭天炎蜥暴怒著咆哮沖出,對著周元噬咬而去。
    嗡!
    天元筆震動,雪白毫毛之上源氣流轉,毫不畏懼的與那數頭天炎蜥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于是在接下來的一炷香時間內,周元宛如一尊殺神般,將他所在的百里之地來回的殺了一個遍,即便是躲在地底深處的天炎蜥,都是被他找了出來。
    一炷香內,他收獲了數十顆四品獸魂晶。
    而這些獸魂晶,最終也是被天元筆盡數的所吸收。
    但讓得周元開始有些頭疼的是,即便是吸收了這么多的獸魂晶,天元筆依舊還在散發著那種無比渴望的波動。
    顯然,想要進化到天源兵的層次,其中所需要的力量,超出周元的想象。
    “麻煩啊…”
    周元望著手中不斷的綻放著光芒的天元筆,筆身上那第五道古老的源紋,光芒時強時弱,顯然是在為接下來的進化做最后的積累。
    “真的是個無底洞啊…”周元苦笑一聲,如今他所在的這百里區域的天炎蜥,幾乎被他清除干凈,想要獵殺更多的話,恐怕就得離開這里。
    但如今這百里區域是他占據的地方,一旦他離開,這里必然也就會被其他勢力所搶奪。
    這讓得周元有些難以脫身。
    周元沉吟了半晌,還是下定了決心。
    “再將這百里區域掃一遍,然后去其他區域獵殺天炎蜥,若是有人敢搶占這里,待我將天元筆成功進化后,再殺回來便是。”
    有了主意,周元也不猶豫,身形再度暴射而出。
    但是,半柱香后,將這百里區域掃蕩過半的周元,收獲的獸魂晶,也不過才僅僅十來顆…
    這種結果,讓得他無奈的搖搖頭。
    “看來掃蕩完畢后,只能去其他的地方了。”周元輕嘆一聲,旋即他眼神忽的一凝,抬起頭來,只見得遠處的天空,忽有數道光影暴射而來。
    這數道光影,最終闖入了周元這百里領空。
    周元雙目微瞇,腳踏源氣緩緩升空,將他們阻攔了下來。
    “此地已有主,諸位請退去吧。”周元望著那數道光影,緩緩的道。
    那數道光影現出身來,顯然是屬于同一個勢力,他們看了一眼周元,最后眼神驚疑的掠過后者腰間的令牌。
    “原來是蒼玄宗的周元兄…”
    他們對視一眼,旋即抱拳一笑,道:“那倒是我們誤入了,實在抱歉,這就離去。”
    他們身形一動,直接掉頭離去。
    周元望著他們果斷離去的身影,眉頭微微皺了皺,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他微微思索,按落身影,落在那數十丈高大的旗幟處,卻是準備靜待一會。
    百里之外。
    一座山頭上,數道光影落下。
    “蘇鍛兄,前方這片富礦區,的確是那個蒼玄宗的周元在鎮守。”那數道人影看向山頭上,只見得那里有著一道負手而立的身影,赫然便是前些天與周元賭石的那位炎鼎宗少宗主,蘇鍛。
    蘇鍛微微點頭,面龐上露出一抹冷笑,道:“蒼玄宗的其他人,都在核心圈內爭奪礦脈,這周元反而被調到這里來,看來真的是實力不濟啊。”
    “蘇鍛兄,你真打算謀奪這片富礦?那周元雖然不濟事,但他畢竟是蒼玄宗的弟子,若是我們奪了他的地方,那可就是在給蒼玄宗難看,到時候他們的圣子怕是不會善罷甘休。”一道人影遲疑道。
    “哼,如今蒼玄宗的圣子正被圣宮的圣子纏住,自顧不暇,哪里騰得出手來管這外邊的事。”蘇鍛冷哼道。
    不過他畢竟不是無腦之輩,雙目微瞇,微微沉吟,笑道:“而且真要對付這小子,哪還需要我們親自動手…”
    “你的意思?”
    蘇鍛袖袍一抖,一道玉瓶出現在其手中,他輕輕的拋了拋,道:“這是“炎蜥涎”,對于炎髓脈中的天炎蜥有著極大的吸引力,你們將此物投入周元所在的這片區域,然后我們去引動天炎蜥,到時候附近這些天炎蜥會瘋狂的涌來這片區域。”
    “那時,不用我們動手,憑周元那四重天的實力,能夠抵擋得住這種獸潮?”
    “他只能狼狽退走,而等他退走后,我們就可以出手清除獸潮,占據這片區域…到時候,可就不是我們從周元的手中搶奪的地盤了,而是從天炎蜥的嘴中…”
    “如此一來,這就是周元無能沒本事,就算是蒼玄宗,也怪不得我們,只能斥責那周元無用。”
    其他人聞言,眼睛頓時也是明亮了起來,然后忍不住的對著蘇鍛豎起大拇指,笑道:“還是蘇鍛兄手段高超,這周元此次,怕是要吃個啞巴虧了。”
    聽到眾人的吹捧,蘇鍛也是輕笑一聲,他雙目微瞇,眼神陰冷的望著遠處。
    “周元…你在交易場內掃了我的顏面,那今日,我也得讓你給我盡數的還回來!”
    “你是蒼玄宗弟子又如何,要收拾你,本少宗主有的是手段!”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