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第五紋:破源
    大地上,巨坑浮現,巨坑內部,五道身影生死不知,誰都無法想象,在那十數息之前,他們卻是五位實力達到太初境六重天的高手...
    然而此時,他們卻直接被一支筆給解決掉了。
    周元望著懸浮在面前的天元筆,面容雖然平靜,但那眼神深處,卻掠過一絲驚嘆與欣喜之色。
    顯然,天元筆展現出來的威能,超出了他的想象。
    周元伸出手掌,緩緩的握住天元筆筆身,眼中微現熾熱,這柄曾經的圣源兵,在落入他手中數年后,如今,終于是開始顯露出絲絲崢嶸了。
    有了此物,對于他而言,無疑是如虎添翼。
    半空中,蘇鍛望著那不知死活的五人,眼皮跳動,沉默了片刻,終于是將森然的目光投向周元,他沒想到真對周元,總是諸事不順,這實在是讓他心頭邪火大冒。
    “我就不信,我堂堂炎鼎宗少宗主,今日還制服不了你一個蒼玄宗的普通弟子!”
    轟!
    當蘇鍛那冷喝聲響起時,雄渾的源氣便是如狼煙一般自其天靈蓋沖天而起,那股源氣威壓,的確是遠比之前的數人都要強橫。
    蘇鍛面色冷厲,雙手緩緩的貼近。
    熊熊!
    熾熱而狂暴的源氣在其掌心間瘋狂的壓縮凝聚,最后形成了一團約莫人頭大小的火球,火球內部,隱隱間似乎是有著一座鼎影。
    “炎鼎術!”
    熊!
    火球升空而起,陡然炸開,其中那一座燃燒的炎鼎迎風暴漲,化為百丈左右,當頭便是夾雜著狂暴的力道,狠狠的對著下方的周元鎮壓而下。
    這蘇鍛出手,也是毫不留情,這炎鼎術乃是他們炎鼎宗聞名的上品小天源術。
    炎鼎帶著熾熱呼嘯而下,周元眼神倒是沒什么波動,他手握著天元筆,雪白的筆尖,忽然在此時有著點點幽黑紋路浮現出來。
    短短數息,原本雪白的筆尖,便是變得漆黑如墨。
    周元手持天元筆,筆身一震,長槍如龍,漆黑筆尖帶起深邃之光,洞穿了空氣,直接是選擇最為強硬的姿態,與那呼嘯而下炎鼎撞擊在一起。
    鐺!
    清脆的聲音響徹而起。
    蘇鍛見狀,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手印一變:“爆!”
    炎鼎之上,頓時有著極端狂暴的波動綻放。
    不過,就在炎鼎將要爆炸的那一瞬間,猶如是有著一抹黑光掠過,再然后,蘇鍛嘴角的冷笑便是直接凝固,因為他見到,當周元手中的黑筆落下時,鎮壓而下的炎鼎竟然直接是一分為二,生生的被那幽黑的筆尖斬裂開來...
    “怎么可能...”蘇鍛瞳孔緊縮,駭然失聲,他那炎鼎乃是以純粹的源氣所化,極端的狂暴,稍稍碰撞,便會爆炸開來,造成更強的破壞力。
    但眼下,怎么會被周元一筆斬裂?
    那種感覺,就猶如他源氣所化的炎鼎,在周元那筆尖之下,極其的脆弱一般...
    “我不信!”
    蘇鍛面龐都是扭曲起來,一聲厲喝,雙手合攏,只見得赤紅源氣席卷而出,竟是在其面前形成了四座炎鼎,每一座炎鼎,都是散發著狂暴的波動。
    “給我砸碎他!”
    四座炎鼎接連呼嘯而下,尚未落下,地面都已崩裂出一道道的裂痕,可見蘇鍛這般攻勢之兇悍。
    熱風呼嘯,掀動著周元的頭發。
    他抬頭望著急速落下的炎鼎,神色依舊沒有波瀾,手中天元筆劃起寒光,筆尖的毫毛漆黑深邃,閃爍著奇異的紋路。
    鐺!鐺!
    天元筆劃起黑芒,猶如是化為了四道殘影,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依舊是重重的點在了呼嘯而下的四座炎鼎之上。
    嗤!嗤!
    四座呼嘯而下的炎鼎,仿佛是在這一瞬間凝滯。
    再然后,黑色的筆尖,便是帶著閃爍的黑芒,從那炎鼎之中,筆直的捅穿,黑芒如電流般的蔓延,四座炎鼎就在此時,悄然的分解,崩裂...
    那后方的左丘青魚望著這一幕,都是忍不住的捂住小嘴,她也沒想到,那蘇鍛如此狂暴的源術攻勢,可在周元的面前,卻是脆弱得猶如紙一般。
    不知道為何,周元似乎對這些源氣攻勢有著獨特的破壞力一般。
    半空中,蘇鍛的眼神都是有些呆滯,顯然他這引以為傲的攻勢,卻是被周元如此輕易的破解,對于他的打擊不小。
    “怎么會這樣?!”他喃喃道,以往與人交鋒,根本沒人敢近距離接觸他的炎鼎,因為炎鼎術最為可怕的就是這最后的爆炸。
    但先前炎鼎與周元碰撞時,仿佛是有著一股奇異的力量,直接是將狂暴的源氣壓制了下來,最后悄無聲息的將其化解。
    “是那支黑筆!”蘇鍛心頭一震,目光死死的盯著周元手中的天元筆,在那筆尖上,閃爍著詭異的黑芒。
    似乎正是這些黑芒,輕易的撕裂了他的源氣攻勢。
    周元抬頭,他望著面色鐵青的蘇鍛,淡淡一笑,掌心猛然一震,手中的天元筆化為一道流光沖天而起。
    唰!
    天元筆化為一道黑芒,閃電般的對著蘇鍛暴刺而去,那速度之快,僅僅只是在虛空留下若有若無的殘影。
    鋒銳無匹的勁風撲面而來,蘇鍛嘴巴一鼓,下一瞬間,只見得赤紅源氣噴吐而出,宛如滾滾火焰,迅速的在面前形成了一面厚厚的源氣之盾。
    嗤!
    漆黑的筆尖,重重的撞擊在那源氣之盾上,黑芒閃爍,再然后,蘇鍛便是瞳孔緊縮的見到,在那黑芒之下,他的源氣防御,竟是猶如被侵蝕一般,漸漸的碎裂開來。
    似乎那黑芒,面對著任何源氣,都是有著專門的破壞之力。
    唰!
    這般想法閃電般的掠過心中,旋即蘇鍛便是頭皮猛的一麻,身形閃電般的暴退,不過也就是這一瞬間,源氣之盾爆裂開來。
    丈許左右的黑筆迅速的縮小,化為正常形態,但其速度,卻是在此時快到了一種極其驚人的地步,甚至連蘇鍛,都僅僅只能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掠過。
    “好快的速度!”
    蘇鍛駭得亡魂皆冒,這種速度,已經快到超出了他的感知。
    下一瞬,還不待他有任何的反應,他便是感覺到了一股寒氣直沖咽喉,暴退的身形瞬間凝固,不敢再有絲毫的動彈。
    冷汗從他的額頭上流下來,因為此時在他的咽喉前半寸的位置,纖細的黑筆,靜靜的懸浮著,筆尖處黑芒若隱若現。
    只要下一刻,這支黑筆,就能夠洞穿他的咽喉。
    死亡的氣息縈繞心頭。
    蘇鍛咽了一口唾沫,面龐上露出干澀的笑容,微微顫抖的道:“你贏了,這里是你的地盤,我們馬上退出去。”
    他眼神微帶懼意的望著下方那道修長的身影,此時的他,哪里還不明白,眼前這個看上去只是四重天的周元,其實就是一頭披著羊皮的狼!
    那四重天,不過只是為了掩人耳目而已!
    聽到蘇鍛的話,周元也是露出溫和的笑容,手掌一招,天元筆倒射而回,落入了他的手中。
    他手指輕輕的磨挲著天元筆斑駁的筆身,最后撫過那第五道古老的源紋,眼中同樣是掠過了一道驚艷之色。
    那蘇鍛的所有源術攻勢,最終都是被他以一筆破之,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為這第五道源紋的存在。
    天元筆,第五紋...
    號:破源!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