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十一章 齊王的胃口
    昏暗的山洞之中,石臺上忽有光芒匯聚而來,空間隱隱震動間,兩道人影,便是自那光芒中浮現出來。
    再次經歷這種傳送,周元的腦袋也是一片昏漲,不斷的揉著額頭,舒緩著不適之感。
    “元兒?”
    在光芒散去時,一道驚喜的聲音,也是從前方傳來,周元抬頭,便是見到周擎站在石臺之前,一臉大喜的望著他。
    “父王。”周元笑道。
    “你這臭小子,真是嚇死父王了!”周擎快步上前,眼中滿是急切之色,大半日之前,他見到周元消失在石臺上,可是將他驚得有些失措。
    周元瞧得周擎的神色,也是知道周擎應該在這里擔心得要死,當即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連忙道:“父王,我的八脈出現了!”
    “什么?!”
    周擎身軀一震,手掌急忙拍在后者肩膀上,一道源氣侵入周元體內,一陣探測。
    數息后,周擎得知了結果,頓時他的手掌便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他激動的重重拍著周元的肩膀。
    “好好好,真是先祖保佑,天不絕我周家!”周擎聲音都是帶著一點顫音,眼睛都是濕潤了起來,可以想象此時他內心究竟是何等的激動。
    周元無法開脈修行,一直是他心中的痛,在他看來,當年是他這個當父王的無能,才會讓得周元在一出生時,就被那武祖奪了氣運,害成如今的模樣。
    他尋找了所有的手段,都無法讓得周元開脈,所以他只能將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他們周家流傳的密言之上。
    但如今看來,老天還是眷顧著他們周家的。
    周元望著素來沉穩威嚴的周擎在他面前流露出這幅模樣,心中也是有著暖意流淌,他伸出雙臂,輕輕的拍了拍周擎寬大的后背,微笑道:“父王,放心吧,我們周家失去的,我們都會拿回來的!”
    周擎收斂了一些情緒,也是重重的點了點頭,而此時他目光方才看見周元身后,那里,一名青衣少女,正俏然而立,抱著一只灰溜溜的小獸,明眸清淡的望著他們。
    “元兒?”周擎看向周元,滿頭霧水,顯然不知道為何周元回來時,會帶出一個神秘的少女。
    周元見狀,便是將他在那神秘空間中所遇見的事,告知了周擎。
    周擎聞言,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我們周家先祖會留下密言,那應該是與那位黑衣前輩有過交集,而你受了那位前輩的恩惠,那自是要完成那位前輩的囑托。”
    說完,他沖著青衣少女露出溫和的笑容,道:“這位小姑娘,若是你無地可去,可留在我們大周,在這里,我們定會保證你的安全。”
    夭夭聞言,螓首輕點,聲音輕柔而淡然:“麻煩了。”
    “不麻煩不麻煩。”周擎笑著擺擺手,然后對著周元道:“既然你的問題已經解決,那我們也準備回大周城吧,你母后可一直在等著消息呢。”
    周元也是點頭,他同樣很想立即將這個好消息告訴秦玉。
    三人順著密道,出了山洞,自那山巔宗祠走了出來。
    周擎前去吩咐禁軍啟程,而夭夭則是抱著名為吞吞的小獸,站在那山崖之邊,美目有些茫然的望著這片陌生的天地。
    輕風吹拂起她的衣衫,勾勒著玲瓏曲線,同時也令得少女看上去有些孤單與清冷,唯有著懷中的吞吞,在發出哼唧哼唧的聲音安慰著她。
    “夭夭姐,你不用擔心,師父神通廣大,不會有事的,我們以后,也一定能再見到他老人家的。”周元走到夭夭身旁,輕聲道。
    他知道,不管夭夭表現得多么的寧靜淡然,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終歸還是有些不自在的。
    夭夭美眸看了他一眼,低聲道:“黑爺爺會將我趕走,我知道是因為有大敵找上門來了。”
    “那些敵人,應該是沖著我來的,而黑爺爺,幫我擋下了。”
    雖然蒼淵從未與她說過這些,但她依舊是敏銳的感覺得出來,那些災禍,應該都是她引來的。
    周元撓了撓頭,他不清楚兩人的身份背景,所以也不知道著里面究竟隱藏著什么故事。
    “夭夭姐,或許事情真如你所說,不過,我覺得現在的你,不應該自怨自艾,不然的話,就辜負了師父一番苦心,他所做的任何事,也就失去了價值。”周元緩緩的道。
    夭夭玉手輕輕撫摸著吞吞柔軟的毛發,她遙望著遠方,旋即沖著周元露出一抹驚鴻般的微笑,螓首微點,道:“放心吧,我不是那樣的人,以后我會將事情都查清楚的,到時候,如果黑爺爺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定,會幫他報仇,那些人,一個都跑不掉。”
    她的聲音平靜清冷,然而其中所蘊含的冰冷,卻是連周元都是微微打了一個寒顫。
    這個小姐姐,看上去如小仙女一般,但一旦認真起來,似乎骨子里面也是相當的殺伐果斷啊。
    …
    大周王宮。
    當秦玉得知周元八脈出現可以修行的消息后,當場就激動得抱著周元不斷的流眼淚,搞得周元又感動又無奈。
    “好了,好了,元兒能夠修煉是好事,何必哭哭啼啼。”一旁的周擎也是無奈的道。
    “你難道沒哭?”秦玉搽了搽眼睛,瞪著周擎。
    周擎有點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在那山洞中感應到周元體內出現八脈的時候,他也同樣是差點忍不住的流出淚來,不過被生生的壓制了下來。
    “你先幫夭夭安排一下。”周擎不敢多說,連忙岔開話題。
    秦玉這才知道旁邊有人看著,有些不好意思的搽去淚水,然后沖著夭夭露出溫婉的笑容,道:“夭夭,以后你就只管住在這里,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
    秦玉對夭夭的態度極為熱情,雖然更多來自他們對周元幫助的感激,但顯然她對夭夭也是頗為的喜歡,畢竟如此清澈漂亮的少女,誰看了都會心生喜意。
    夭夭對于秦玉的熱情倒是有點不太適應,畢竟她從小就與蒼淵生活在那與世隔絕的地方,根本就沒接觸過外人,而且她性格略顯清冷,并不太擅長與人溝通。
    不過她能夠感覺到秦玉那種發自內心的感激與真誠,所以也并沒有表現出太過的抗拒,只是看了周元一眼,就任由秦玉將她拉走了。
    秦玉帶著夭夭先行離去,周擎與周元對視一眼,都是無奈的笑了笑。
    “王上,楚府主求見!”就在此時,有著侍衛稟報。
    而楚府主,正是大周府的府主,楚天陽,也是周擎麾下的得力重將。
    “讓他進來。”周擎點點頭,然后看向就要退走的周元,道:“你也留著,你好歹也是我們大周的殿下,也該知道一些事了。”
    周元一怔,也沒多說,只是點點頭。
    內殿大門處,一道壯碩人影邁步而進, 那是一位身穿紫衫的中年男子,其面目堅毅,行走之間,仿佛有著風卷相隨,嗚嗚作響。
    “見過王上。”紫衫中年男子對著周擎彎身抱拳,然后看向一旁的周元,點頭笑道:“殿下。”
    “府主。”周元也不敢怠慢,楚天陽是重臣,深得父王信任,乃是左膀右臂,而且還是大周府的府主。
    周擎笑著擺了擺手,道:“有什么事?”
    楚天陽聞言,先是看了一旁的周元一眼。
    周擎笑笑:“沒事,讓他聽著。”
    楚天陽點點頭,然后苦笑著嘆了一口氣,道:“王上,徐洪現在可是對我這個府主位置,虎視眈眈啊。”
    一旁的周元心頭微凜,徐洪,那是如今大周府的副府主,只不過這個家伙,卻是站在齊王那一邊,以齊王馬首是瞻,經常對大周皇室陽奉陰違。
    以往周元就知道齊王對大周府垂涎已久,想要控制,所以一直在暗中蠶食,這徐洪就是被他以各種方法安置進去,試圖奪取大周府府主的位置。
    “王上,據我暗中得來的消息,那小王爺齊岳在大周府中,不斷的以極高的代價,威逼引誘拉攏著大周府中出現的優秀學員。”
    “光是此次的大考,能夠擠入前十的學員,超過一半都已被拉攏。”
    “而這些學員一旦通過大考,就會直接選擇進入徐洪的乙院,大考之后,就是府試,這兩年下來,乙院的學員整體素質,都比我的甲院要高,他們已經取得了兩次府試第一,若是此次再讓他們成功,徐洪就有著借口發難,謀奪這府主的位置。”
    當年周擎在建立大周府時,為了激勵各院,所以定下了規則,哪一院的院主能夠保持三年府試第一,就可競選府主。
    原本楚天陽的甲院是最強的,但后來冒出來一個徐洪,在齊王雄厚財力的支持下,不斷的拉攏那些優秀學員,所以導致原本是最強的甲院,這兩年一直被乙院給壓制。
    顯然,那徐洪,就是沖著大周府的府主去的,而一旦到時候他成為了府主,那么大周府恐怕就會落到齊王的手中,那些不斷涌現的優秀人才,就會被齊王截走,這對于皇室來說,簡直就是割骨挖肉。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這一次齊王的計謀得逞,那就會讓得很多觀望的勢力認為皇室式微,無法再與齊王爭斗,一旦那些勢力都投向了齊王,那才是毀滅性的。
    周元眉頭緊皺,看向周擎,而此時的后者,眉頭也是在微微的抽動著,好半晌后,方才有著陰沉沉的聲音,自牙縫中緩緩的吐出來。
    “這齊王,真是好大的胃口!”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