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吳海
    圣源峰,一座山頂的修煉臺上。
    此時這里人影綽綽,人數倒是不少,同時還不斷的有著身影從四面八方掠來,落在四周。
    這些掠來的身影,皆是涇渭分明的分成三個區域,而那聲勢最強的一伙,盡數都是陸宏一脈的弟子,此時的他們,面露戲謔笑意的望著前方,彼此笑談間時不時的哄笑出聲,顯然并沒有將另外兩脈的弟子放在眼中。
    他們一脈,自劍來峰而來,對于沒落的圣源峰本就抱著幾分瞧不起,而眼下首席之爭即將來到,只要渡過此次,他們這一脈就將會成為圣源峰主脈,那等地位,也會超出其余兩脈。
    所以,當首席之爭的參選名額公布出來后,這陸宏一脈弟子的氣焰,在陸宏的縱容下,就漸漸的有些張揚起來。
    這一個月左右,圣源峰的諸多弟子間的爭斗,大多數都是由陸宏一脈引起,而大部分的沖突,也都是陸宏一脈獲勝,畢竟不論是數量還是質量,他們一脈,的確是圣源峰中最強的。
    而這也導致陸宏一脈的氣焰越來越囂張…短短一月,圣源峰中都是彌漫著一種火氣。
    在陸宏一脈諸多弟子的前方,一名藍衣青年負手而立,在其腰間,有著紫色的帶子纏繞,他的面目顯得有些冷厲,雙眉如刀鋒一般,散發著一種冷傲之意。
    此人,名為吳海,在陸宏一脈中也是名氣極大,甚至此次的六位首席之爭參選者,他也是其一,可想而知其實力之強橫。
    吳海淡淡的瞥了一眼一旁,在那里,圓滾滾的沈萬金被幾名弟子按住,鼻青臉腫的模樣顯然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沈萬金,看來那周元沒什么膽子啊,竟然連小弟都不敢來保?”吳海嘴角掀起一抹譏誚,說道。
    沈萬金苦著臉,低聲下氣的道:“哎喲,吳海師兄,您這般人物,何必來跟我這種小蝦米見識,剛才我也道過謙了,真是失手無意碰到了您師妹,要不我再賠點源玉?”
    吳海笑了笑,道:“賠源玉?也好,那就十萬源玉吧。”
    周圍的弟子也是哄笑出聲。
    沈萬金尷尬的一笑,道:“吳海師兄,我一個小小的黑帶弟子,哪能有這么多源玉。”
    吳海眼神漸漸的冷冽下來,道:“既然沒有,那就閉嘴吧,今日那周元如果不親自來領人,日落時,我就直接將你從這里丟下去。”
    “放心,死不了人,頂多摔斷半身骨頭。”
    沈萬金連忙張口還要說什么。
    啪!
    然而那吳海手掌猛的一扇,一道勁風撕裂空氣,直接甩在了沈萬金油膩膩的臉龐上,頓時出現了一個鮮紅的手印。
    “閉嘴。”吳海冷聲道。
    沈萬金拳頭緊握了一下,眼神深處掠過憤怒之色,但最終還是緩緩的低下頭。
    眼前的吳海,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吳海見狀,方才冷笑一聲,雙臂抱胸,他今日倒是要看看那周元敢不敢來,如果不敢的話,那此事擴散出去,倒是會令得那周元顏面掃地,畢竟連一個跟在身后的小弟都保不住,這般無能之人,又能有什么本事?
    在那對面不遠處,也是匯聚著一大批沈太淵一脈的弟子,他們望著沈萬金被打的一幕,也是眼神憤怒,死死的盯著吳海。
    但他們也不敢有什么動作,因為吳海坐鎮在此,尋常弟子哪敢上去。
    “快,快去找周泰師兄或者張衍師兄…”
    “已經去了。”
    “那,那周元師兄呢?”
    “還沒回音…似乎人沒找到。”
    “嘁,不會聽到風聲躲起來了吧?沈萬金平日里為了他各種跑腿,如今有了麻煩,他也不管的嗎?”
    “他就算來了怕也是沒什么用,那吳海可不是省油的燈…”
    “……”
    這些弟子互相竊竊私語,顯得有些焦急,如果沈萬金今日真被吳海從這里丟了下去,那可謂是在他們一脈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在另外不遠處,呂松長老一脈的弟子,也是有不少人匯聚在這里,不過眼下這里是陸宏一脈與沈太淵一脈的沖突,他們自然也就沒有插手。
    咻!
    有著數道光影掠來,落在了呂松長老一脈的弟子前方,一道倩影顯露出來,嬌軀修長,雙腿纖細筆直,正是那呂嫣。
    她顯然也是知曉了這里所發生的事情,美目看了一眼吳海的方向,柳眉一皺,道:“周元現身沒?”
    旁邊有著弟子回道:“還沒有。”
    呂嫣撇了撇紅唇,道:“沒出現也算是理智,那吳海擺明了是沖著他而去的,這個沈萬金,不過只是個由頭而已。”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恐怕這吳海是奉命來試探周元深淺的,因為那陸宏對此次的首席之爭看得極重,所以就算是周元這種賠率最高的參選者,陸宏都并沒有忽視,而是打算徹底打探清楚,免得到時候出現意外。
    所以周元不出現,其實反而讓得吳海目的不能得逞。
    不過,雖然這樣說著,但呂嫣卻還是有些失望的搖搖頭,這種時候還能忍,這個周元,不知道是心機太深還是太無情?
    在場的都是年輕人,年輕氣盛,自然會覺得這種隱忍顯得有些軟弱。
    “師姐,我們要出手不?那陸宏一脈,真是越來越囂張了。”有著弟子義憤填膺的道。
    呂嫣微微沉吟,道:“再等等吧,馬上就日落了,如果最后時候,那周元還是不出現,我會出手將那沈萬金救下來。”
    如今他們這一脈與沈太淵一脈,也算是暫時的盟友,所以她既然看見了,自然是不會坐視陸宏一脈氣焰愈發囂張。
    在這三方人馬的對峙下,日頭漸斜。
    然而周元的身影依舊還未曾出現。
    那吳海見狀,不由得搖了搖頭,嘴角掀起一抹輕蔑,對著一旁的沈萬金道:“看來你直接被拋棄了,真是個可憐蟲。”
    然后他眼神冷漠的揮了揮手。
    “既然那周元如此無情,那就不用客氣了,直接丟下山去。”
    那抓住沈萬金的數名弟子聞言,頓時咧嘴笑起來,然后也不管沈萬金劇烈的掙扎,直接是抱起,就對著山崖外丟了出去。
    “住手!”沈太淵一脈的弟子見狀,急忙出聲喝止,但卻無人理會。
    沈萬金肥胖的身影直接就被扔了出去,發出慘叫聲。
    呂嫣望著這一幕,也是失望的搖了搖頭,看來那周元也猜測到了吳海等人的目的,所以是打定主意不現身了。
    “這周元,也太沒骨氣了一些。”
    她淡淡的道,然后便欲出手,截住沈萬金墜落的身影。
    咻!
    不過,就在她即將出手的那一瞬間,天地間忽有破風聲響徹而起,只見得一道黑光掠過天際,最后暴刺在了山壁上。
    有著雪白的毫毛化為匹練呼嘯而出,纏繞住了沈萬金的腰間,將其掛著山崖間晃晃蕩蕩。
    無數道視線看去,便是見到一支黑筆插在山壁上,雪白毫毛自筆尖延伸出來,纏繞住了沈萬金。
    望著那支熟悉的黑筆,頓時四周有著一些驚呼聲響起。
    “還是忍耐不住了嗎?”吳海見狀,也是微微一笑,然后他抬起頭來,只見得遠處天空上一道源氣破空而來,最后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落在了這片修煉臺上。
    源氣云朵之上,那道修長身影,除了周元外,還能是何人。
    “周元師兄!”沈太淵一脈的弟子見狀,頓時驚喜出聲,進而眼中有著憂慮之色出現,周元現身的話,恐怕今日對方更加不肯善罷甘休了。
    “我還以為你屬烏龜的呢。”吳海笑吟吟的道,只是那笑容不帶多少溫度,反而是有些譏諷。
    “既然你肯現身,那就再好不過了,你這朋友打傷了我師妹,這十萬源玉他賠不起,那就你來賠吧…”
    吳海歪著頭,盯著周元,咧嘴笑道:“我想,你應該會老實的賠吧?”
    “陸宏長老派你出來試探我的吧?”周元淡笑道。
    吳海雙目微瞇,道:“你有這資格?”
    周元搖搖頭,沒有與他多說的想法,只是伸出兩根手指。
    “兩萬?不夠呢。”吳海笑瞇瞇的道。
    周元嘆了一口氣,然后聲音在這修煉臺上響起。
    “我是說,給你兩個選擇…”
    “你現在主動從這里跳下去…”
    “或者,我打斷你的腿,再把你丟下去。”
    “二選一,你選哪一個?”
    吳海臉龐上的笑容一點點的凝固。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