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百零三章 條件
    蒼玄宗內沸沸揚揚,熱鬧十足。
    而周元卻是未曾搭理這些,直接是躲入深山,將所有的心神,都是投入到了那太玄圣靈術的修煉之上。
    這太玄圣靈術,乃是上品天源術,幾乎算得上是這些年來他所得到的品級最高的源術,他自然對此充滿著期待,想要將其修成,一窺威能。
    ...
    古老深山中。
    一座臨淵的巨大青石上,周元盤坐,此時的他,面色肅然,全神貫注的盯著雙掌間,那里有著源氣形成光團。
    而光團之內,有著一團玄妙之光,略顯混沌,令人看不清楚究竟。
    這道混沌般的光團,正是周元正在嘗試所凝煉的圣靈種子。
    如今這顆圣靈種子,已經煉化融合了十道源獸之魂,而周元也是發現,每伴隨著一道獸魂的融合成功,再要融合的難度,就會變得更高。
    因為隨著獸魂融合數量的增加,那漸漸成形的圣靈種子也是越來越復雜,只要稍稍有所細微的失誤,就將會導致整顆種子崩潰。
    之前的所有苦功,也將會化為烏有。
    周元望著掌心間漸漸穩定的圣靈種子,手掌一揮,只見得在其身旁,一個銅箱之中,便是有著一顆獸魂晶飛出來。
    而此時,銅箱內,還有著滿滿當當的獸魂晶。
    這十天的時間中,周元不知道消耗了多少的獸魂晶,如果不是有著圣源峰支撐的話,此時的他恐怕已經有些難以負擔了。
    這倒是讓得周元有些感嘆,修煉之路上,這修煉資源,的確是太過的重要了。
    不過,更讓得他驚懼的是,即便是消耗了這么多的獸魂晶,如今他修煉圣靈種子的進度,也才達到十顆左右,距離九十顆還有著遙遠的距離,更別提最后九顆主材了...
    周元望著那漂浮在面前的一顆獸魂晶,面露感嘆之色,這種進度,還是因為他的神魂遠勝常人,不然的話,十天內想要達到融合十顆的進度都是有些不太可能。
    感嘆之后,周元便是操控著那一顆獸魂晶對著混沌形態般的圣靈種子緩緩的落下,最后接觸到一起。
    嗡嗡!
    兩者剛一接觸,便是爆發出紊亂的波動,周元面色一緊,神魂感知將其團團環繞,化解著其中互相沖突的波動。
    不過那種互相沖突,侵蝕的波動太多,導致他一時間都有點手忙腳亂。
    “獸魂間的融合太過的復雜,即便已經將獸魂中殘留的靈智抹除,但依舊是融合極難。”周元眼中掠過一絲凝重,竭盡全力的穩定著圣靈種子。
    而就在周元全神貫注的消除著圣靈種族中不斷出現的紊亂波動時,他神色忽的一動。
    “不知道...破障圣紋,能否有用?”
    他若有所思,破障圣紋乃是四圣紋之一,這一道圣紋并不算是戰斗型,更多的是功能型,而特別是在針對源術上面,這道圣紋有著出人意料的神效。
    之前周元憑借著自身的神魂感知,倒還能勉強掌控局面,可如今隨著融合獸魂的數量漸漸提升,難度也是越來越大。
    如果周元有著足夠的時間,倒是能夠慢慢的磨合,他還有是有著把握在一年內修成太玄圣靈術,但如今源池祭在即,他還是需要盡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心中掠過這些念頭,周元也沒有猶豫,心念一動,眼瞳深處,便是有著神秘的光紋流轉起來。
    破障圣紋!
    眼前的世界,仿佛都是在此時出現了變化,周元盯著掌心間的混沌光團,原本無法窺探的地方,竟是在其眼中無比的清晰。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竟然看見了光團內無數紊亂波動的源頭,那是由于兩種獸魂融合時產生的諸多抗拒。
    正是因為這些不協調的抗拒,令得融合出現了問題。
    只要將這些紊亂源頭精準的抹除,鎮壓,那么融合就會變得順利起來。
    “果然有用!”
    周元大喜過望,只要能夠觀測到這些源頭,那么再想要將其鎮壓,無疑就變得簡單了許多。
    而在周元欣喜的時候,那對這團種子胚胎的掌控倒是弱了一絲,于是一道紊亂波動擴散出來,進而引起連鎖反應,直接是引起爆炸。
    砰!
    周元手中的混沌光團爆裂開來,化為青煙消散。
    這顆圣靈種子胚胎,直接是沒了。
    周元愣了愣,不過卻并沒有感到可惜,臉龐上反而是有著笑容浮現出來,他的預料沒有錯,破障圣紋有著出乎意料的神效。
    接下來只要他借助著破障圣紋的神妙,凝煉圣靈種子,成功率將會成倍的增長。
    不過破障圣紋只能夠讓他提前感知紊亂的源頭,想要在紊亂擴散之前將其鎮壓,還是得依靠周元自身那入微般的感知。
    但不管如何,有了破障圣紋,這圣靈種子的凝煉,周元已是有所把握了。
    周元抬頭看了一眼天色,心滿意足的起身,袖袍一揮,便是將滿裝獸魂晶的箱子收起,身形一動,沖天而起。
    他掠出深山,直奔洞府而去,十數分鐘后,洞府便是在視野之中,他身影徐徐落下。
    而當他身影落下時,卻是微微一怔,只見得在那洞府外,有著三道人影,其中一道自然便是夭夭,而另外兩道,出人意料的竟然是李卿嬋與葉歌。
    “你們怎么在這里?”周元來要夭夭身邊,瞧著兩人,疑惑的道。
    “周元師弟。”
    葉歌沖著他微微一笑,俊朗面龐顯得溫文有禮。
    對于他,周元倒是頗有好感,因為在葉歌的身上,周元并沒有感覺到圣子的那種傲然之氣,比起趙燭,孔圣,葉歌無疑要好接觸得多。
    當然唯一讓得周元有些不舒坦的是,這個家伙...總是覬覦夭夭,想要挖他的墻角。
    李卿嬋絕美的容顏還是一如既往的冷若冰霜,宛如冰山女神一般,她看了一眼周元,道:“你們圣源峰這次的源池祭,麻煩可不小呢。”
    周元笑笑,不置可否。
    瞧得他一副不在意的模樣,李卿嬋柳眉便是微蹙,道:“你不要以為把夭夭給扯了上去,你們圣源峰就能夠和劍來峰抗衡了。”
    周元笑道:“那不然還能怎么辦?他們想要在源池祭中拿我們圣源峰出氣,我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李卿嬋與葉歌對視一眼,道:“我們雪蓮峰與靈紋峰此次可以幫忙。”
    周元聞言有些驚訝,雖然兩人都是圣子,但源池祭關系到他們各峰所有弟子最后的機緣,如果他們選擇幫助圣源峰的話,無疑會和劍來峰對上,那樣的話,從兩峰的立場來說,似乎有些不值得。
    雖然他勉強算是和李卿嬋有些交情,但顯然還沒到讓李卿嬋力排眾議來幫助圣源峰的地步。
    “當然是有條件的。”李卿嬋瞧出周元的驚訝,平靜的說道。
    “什么條件?莫非又是交納幾成的保護費?”周元眉頭微挑。
    “你們圣源峰這點人,能得到多少源髓...”李卿嬋白了他一眼,然后美眸轉向了一旁的夭夭,道:“我們兩峰幫助的條件,是源池祭后,夭夭能夠選擇加入我們兩峰,至于是哪一峰,到時候兩位峰主自會商談。”
    周元愣了愣,搞了半天,原來雪蓮峰和靈紋峰是沖著夭夭而來的,而且聽起來,還是兩位峰主的意志。
    李卿嬋盯著夭夭,緩緩的道:“我本人倒是樂意相助,不過身為雪蓮峰的圣子,我要以雪蓮峰弟子的利益為重,所以不能私自幫忙。”
    她對夭夭無疑是極其欣賞的,所以非常希望夭夭也能夠來到雪蓮峰,到時候峰主必定會對她無比重視,在她看來,總比待在這圣源峰要好無數倍。
    “如果夭夭師妹需要的話,我倒是無所謂,就算是拼著峰主責罰,我也能來幫忙。”一旁的葉歌則是輕笑一聲,氣度泰然的看著夭夭。
    李卿嬋沒好氣的瞪了這家伙一眼。
    周元皺了皺眉頭,道:“夭夭不是交易的條件,只要她喜歡,她可以去任何地方,同樣的,如果她不喜歡,你們給再好的條件,我也沒興趣。”
    李卿嬋倒是訝異的看了他一眼,饒有興致的道:“你這次源池祭如果表現太差,說不定這首席位置,就得引來非議呢。”
    周元灑然一笑,道:“一個首席位置而已,連夭夭萬分之一都比不上。”
    李卿嬋有些牙酸,道:“你們夠了啊!”
    一旁的夭夭也是橫了周元一眼,不過紅唇邊,卻是帶著一點若有若無的笑意。
    李卿嬋看向夭夭,她知曉最后還是得看夭夭的想法。
    而面對著她的目光,夭夭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她眸光望著眼前的洞府,聲音有些罕見的柔軟,道:“這里我很喜歡,哪里也不想去。”
    至于那所謂的峰主看重,對于她而言,其實真的連洞府中一花一草,都比不上。
    李卿嬋聞言,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有些擔憂的道:“雖然有你幫忙,但你們圣源峰不可能斗得過劍來峰的,圣源峰根基太薄弱了。”
    夭夭修長玉指挽起一縷青絲,清澈的眸子隱隱的有些清冷。
    “原本我對這源池祭其實真沒多少興趣,不過總是聽你們說那劍來峰不可抗衡,倒還真是讓我有點興趣了...”
    “也罷,這次,我倒真想要看看,他劍來峰此次,究竟要如何在圣源峰身上出這口惡氣了?”
    洞府外,絕美的女孩語氣清淡,但較之平常那種慵懶,竟是極為稀罕的出現了一些凌厲的氣息,這令得從未見過她這一面的李卿嬋與葉歌都是怔了起來。
    而一旁的周元也是望著那張泛著光澤的玉顏,微微張嘴,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說之前的夭夭只是因為答應他才打算去源池祭的話,那么現在,似乎她還真的是要認真起來了...
    認真的夭夭,周元還真沒見過幾次。
    不過,面對著此時夭夭那種凌厲如女王般的氣質,周元也是忍不住的想要豎起大拇指,心中一聲狂呼。
    “夭夭姐,您真是老霸道了!”
    ...
    (以后兩更的時候會在章末說明,如果沒有的話,就是一更了,比如現在...)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