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又一年的選山大典
    數萬人的源髓洗禮,成為了蒼玄宗的一大景觀,而且這般景觀持續的時間還相當長,畢竟此次源髓洗禮的數量太大,不可一蹴而就。
    所以即便是享受洗禮最低的劍來峰弟子,他們那四龍洗禮結束的時候,都足足耗去了數日的時間。
    在那之后,其他峰弟子也是陸陸續續的結束洗禮,但那時間已是將近十日。
    待得各峰首席,圣子結束時,源髓洗禮的時間,更是已經長達一月之久。
    不過這還沒徹底結束,因為在那源髓洗禮臺上,還有著最后一道身影的洗禮未曾完結,那道身影,自然便是享受九龍洗禮的周元。
    九龍洗禮所需要的精純源氣極為的龐大,因此周元所耗時間要得最長。
    而當周元還盤坐于洗禮臺上時,各峰的弟子,已是逐漸的散去,青陽掌教與其他峰主也是離去,留下了一位長老,時刻關注周元的洗禮。
    而在那時間悄然流逝的時候,蒼玄宗內,也是再度的恢復了以往的安寧,只不過每當各峰弟子在提起之前的源池祭時,總是不免要將那目光投向源池的方向,在那里,還有著金光萬丈,其中隱約可見一道身影。
    這個時候,眾多弟子的目光便是會有些羨慕與敬畏,發出諸多的竊竊私語聲。
    “這周元首席的洗禮持續的時間也太長了吧?”
    “九龍洗禮嘛,咱們蒼玄宗都百年沒出現了,久也是應該的。”
    “不知道周元首席經過這九龍洗禮能提升到什么地步?”
    “據說其他峰的首席,這一次都是大有提升,已經真正的踏入了太初境九重天...當然了,他們這個九重天跟十位圣子比起來,底蘊當然不在一個層次上。”
    “呵呵,劍來峰的百里澈首席此次突破,可是有些揚眉吐氣,前些天隱約聽見傳言,那百里澈首席說若是此時再和周元首席交手的話,后者必然毫無勝算。”
    “嘁,這話怕是沒人再信了,人家上次能打敗他,就能第二次繼續打敗他。”
    “......”
    在那諸多弟子的私語間,周元的九龍洗禮,漸漸的都要將近兩月了,久而久之下,諸多弟子倒是習慣了那洗禮臺上每日大放的光芒。
    不過雖然周元沉浸于洗禮之間,但蒼玄宗這龐然大物卻不會因他而停下腳步,所以當那源池祭結束將近兩個月時,蒼玄宗迎來了通過選山大典的新一批弟子。
    ...
    這一日。
    一座巨大的廣場上,氣氛沸騰。
    只見得無數道年輕的身影立于廣場中央,他們的模樣略顯青澀,而此時的他們,正面帶著興奮與緊張之色的望著前方。
    在那里,有著七座石臺,正是代表著蒼玄七峰。
    在那石臺之上,各峰的首席皆是傲立其上,引來下方一道道敬畏的目光。
    特別是那些剛剛通過選山大典的新弟子,懷著仰視般的視線,看著那一道道石臺上被眾星捧月般,如高山仰止般的身影。
    那是各峰的首席弟子啊!
    基本上是他們未來奮斗的目標。
    而當這些年輕的新弟子在為進入內山后而期盼時,在那圣源峰的石臺上,卻是周泰與呂嫣二人領首。
    “真是倒霉,今年的選山大典,掌教以及各峰峰主都只是在上方看著了,反而是要派出首席前來招收,但周元師弟還在洗禮中,我們圣源峰哪里還能派出首席!”周泰望著廣場上那黑壓壓看不見盡頭的諸多新弟子,忍不住的大倒苦水。
    呂嫣也是苦笑一聲,周元如今顯然來不了,而夭夭自然更加不可能請得動,所以最終只能他們二人前來,但其他六峰處,皆是有著首席坐鎮,這無疑是顯得他們這邊勢單力薄。
    “掌教有旨,為了以證公平,從今開始,通過選山大典的弟子,皆可在此自由擇峰。”此時有著一名執事走上前來,雄渾聲音響徹而起。
    而隨著此話的落下,廣場上無數新弟子皆是眼露欣喜。
    “現在的新弟子可真是好命,還能自由擇峰,以往掌教以及各峰峰主直接是隨便劃劃,就全給分刮了。”周泰嘀咕道。
    呂嫣道:“以前畢竟是六峰,剩下各峰不要的,就丟到我們圣源峰來,但如今我們圣源峰已經山門重開,自然不能再這么做,也得讓我們圣源峰有公平競選弟子的機會。”
    但說著,她眉宇間有些憂慮,道:“不過其他六峰陣仗嚇人,除了圣子沒現身,個個都是首席坐鎮,威風凜凜,我們這邊聲勢這么弱,難免會影響這些新弟子的選擇。”
    說到底,還是牌面不夠!
    周泰聞言,也只能苦笑一聲,沒辦法,誰讓周元這位首席洗禮了快兩個月都還沒結束...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廣場上那成千上萬的新弟子也是在不斷的互相商量。
    “蒼玄峰乃是掌教執掌之峰,而且十大圣子之首也出自此峰,進入此峰修行,應該前途不小。”
    “蒼玄峰是厲害,但也人才濟濟,想要獲得修煉資源,怕也是競爭極大。”
    “我對雪蓮峰倒是很有興趣,聽說咱們蒼玄宗第一美人李卿嬋師姐,就是此峰呢。”
    “想要入雪蓮峰,那你得先看看自己的臉。”
    “劍來峰也不錯,如日中天。”
    “那邊的是圣源峰嗎?傳聞這可是蒼玄老祖常年閉關的地方。”
    “據說圣源峰是山門剛開,連峰主都沒有...怕是沒啥前途。”
    “不對吧,我倒是聽說圣源峰前些時候似乎在那源池祭中,取得了第一的成績呢,他們那位首席,更是了不得。”
    “哦?是嗎?那為何那位首席未曾現身?”
    “...這就不知曉了。”
    “......”
    諸多弟子一陣商量,最后迅速的對著石臺處蜂擁而去,一時間廣場上顯得混亂吵雜。
    不過,在這混亂中,周泰與呂嫣的面色卻是有些不太好看,因為此時在那六峰石臺前,皆是人滿為患,氣氛火熱,而唯有他們圣源峰這里,卻是人影稀少,偶爾湊來的弟子,看上去也不像是天賦卓越者。
    兩人對視一眼,眼中皆是有些郁悶之意。
    特別是在他們不遠處,便是劍來峰的石臺,此時那些劍來峰的弟子,也是戲謔的望著這一幕,想必是有些看笑話的意思。
    源池祭僥幸贏了他們劍來峰又如何,圣源峰底蘊還是太差,在這種場合上,不可能和他們劍來峰比的。
    而在他們中央,有著一道眾星捧月般的身影,正是百里澈。
    此時的他,比起兩月前,氣勢更甚,顯然是在洗禮之中真正的突破到了太初境九重天,實力大增。
    “呵呵,百里首席,看來今日這圣源峰招收不了多少新弟子了,說起來也真是運氣不濟,這種場合,首席竟然都無法現身鎮場,如何跟我們劍來峰比?”在百里澈身旁,有著弟子笑道,顯然是想在拍著馬屁。
    不過百里澈聞言,面色卻是一冷,道:“你這意思,是那周元如果現身,就能改變什么嗎?”
    那名弟子馬屁拍到馬腿上,頓時有些尷尬。
    百里澈面色陰沉,顯然還在為源池祭上輸給周元而憤怒,他深吸一口氣,冷聲道:“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之前了,如果那周元再敢跟我交手,正好我要讓他把之前的給我還回來!”
    那弟子趕緊道:“那是必然,百里師兄已踏入太初境九重天,假以時日,圣子之位可期,那周元之前能勝,只是僥幸而已。”
    百里澈沒有理他,目光看了看劍來峰前那排起長隊的諸多新弟子,再看看圣源峰那邊的門可羅雀,心中的憋怒,這才稍稍減緩一些。
    哼,周元,你以為在那源池祭上出了一些風頭,就能夠改變什么么。
    圣源峰想要跟劍來峰比,還差得遠呢!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