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百五十章 任務
    圣州大陸以北,圣宮。
    白色的巍峨建筑,宛如雪花一般點綴于連綿的山脈間,一種森嚴之氣,籠罩于天地間。
    一座懸崖之邊,云霧繚繞,一道身影盤坐于崖邊,他身披袍服,一頭銀發,那一對眼瞳也是呈現銀色,顯得神秘莫測。
    正是圣宮的圣元宮主。
    此時的他手執竹竿,竹竿伸出懸崖,然后有著白線垂落而下。
    懸崖之下,是洶涌的大河,河流昏暗,一股煞氣升騰,河流中,隱約可見龐大的黑影劃過,不過每當這些煞氣逼人的黑影自下方而過時,都仿佛是感受到一股凌駕天地之上般的恐怖威壓般,竟是半點聲響都不敢發出,瑟瑟發抖。
    唰!
    天地間忽有破風聲響起,三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圣元宮主身后,恭聲道:“拜見宮主。”
    那是兩男一女。
    為首者,是一位面容俊朗的男子,他有著一頭白發,白發束在身后,臉頰兩側有著兩縷落下來,兩縷白發上,串著兩顆血紅的珠子,散發著淡淡的血色光暈。
    他總是笑瞇瞇的樣子,狹長的雙目有些細小,看上去極為的有親和力,和善無比。
    不過,不論是在圣宮還是在這圣州大陸,他的名字,都足以讓得無數驕子色變。
    圣宮,姜太神。
    圣州大陸圣子榜排名第一。
    這個圣子榜第一,并非是由什么人安置在其頭上的,而是這些年來,他一步步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
    在姜太神身側,是一位嬌軀修長,身穿黑色衣裙的年輕女孩,她有著極為精致妖嬈的容顏,紅唇鮮紅,帶著一種令人著魔般的誘惑。
    那黑裙下,有著纖細雪白的長腿,長得霸道。
    她的肌膚雪白,白得有些病態,甚至給人一種嬌弱的感覺,她的雙瞳格外奇特,那瞳孔間,似乎是呈現血紅的色彩。
    她溫溫柔柔,安安靜靜的站在那里,但卻給人詭異的誘惑感。
    不過,圣宮之中,恐怕沒有任何弟子敢與她搭訕,因為她叫做詹臺清,在這圣宮之中,僅次于姜太神,在那圣州大陸圣子榜上,她高居第三,和她交過手的人,最后大部分都成為了干尸。
    那第三人是一名身軀挺拔的男子,他有著一頭璀璨如金般的頭發,笑起來露出森森白牙,他有著一對金色的豎瞳,那眼瞳之中,不含絲毫的情感,令人不寒而栗。
    金蟾子,圣子榜第五。
    他們三人,正是如今圣宮年輕一代之中最為杰出的弟子。
    他們的威名,也早已響徹在圣州大陸。
    圣元宮主手持竹竿,他轉過頭,看著三人,微笑道:“再有幾日的時間,玄源洞天應該就會現世于南海,圣宮的名額都已確定下來,此次將會由你們三人帶隊。”
    姜太神,詹臺清,金蟾子皆是恭敬點頭,雖說他們乃是天之驕子般的人物,但他們也很清楚,眼前的這一位,才是橫壓整個蒼玄天般的偉岸存在。
    他們與之相比,還有著難以想象的距離。
    “每一次的玄源洞天之爭,都將會影響各方勢力的聲望,我希望此次之后,會有更多的人知曉我圣宮的威名。”
    “畢竟,現在還有很多人,還覺得我圣宮當不得這蒼玄天第一宗呢。”圣元宮主微微笑著,道。
    姜太神狹長的雙目瞇得更深了,他笑道:“宮主覺得,其他宗門的圣子,死多少比較好?”
    “你看著辦就行了。”圣元宮主沒有太過的在意,因為在他看來,一些所謂的圣子,還并沒有資格讓得他上心。
    他聲音頓了頓,銀色眼瞳微微一抬,道:“那些圣子倒是無所謂,不過有個任務,需要你們到時候完成。”
    “請宮主指示。”
    “蒼玄宗有一位首席弟子,名為周元,他應該也會參加此次的玄源洞天,你們想辦法將他抓來。”圣元宮主注視著下方深淵中的洪流,竹竿微擺,白線垂落而進,似是垂釣。
    這一次,姜太神,詹臺清,金蟾子三人都是忍不住的一怔,以他們的心性,都是出現了一些驚愕之意,三人對視一眼,有點面面相覷。
    以圣元宮主的身份,就算是各宗圣子都不入其眼,甚至連他們三人,在其眼中恐怕也只是可堪造就的苗子而已。
    所以他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那蒼玄宗叫做什么周元的首席,究竟有何能耐,值得被宮主提起。
    “可以做到嗎?”圣元宮主凝視著奔騰洪流,聲音輕緩的道。
    姜太神點點頭,道:“不知宮主是要死還是要活?”
    圣元宮主懶洋洋的道:“活的最好,實在不行,尸體也可以。”
    姜太神再度點頭,將此事記在心中,雖說對于此事竟然會由宮主親自提起感到有些驚訝,不過只是一位首席弟子的話,應該能輕松解決。
    圣元宮主再度吩咐了幾句,便是揮手讓得三人先行退去。
    而當姜太神他們離去后,一道身影再度出現在了圣元宮主后方,那道人影,披著黑袍,抬起頭來時,露出了一張熟悉的面龐。
    赫然便是武煌。
    圣元宮主沒有回頭,只是微笑道:“武煌,雖然如今你是血修羅之體,但你對我圣宮而言極為重要,實在不宜讓你出去冒險。”
    “所以你那對頭,本座便先幫你解決掉,當然最重要的是將其體內的圣宮之氣再度抽出,灌注于你體。”
    武煌低頭,雖然有些遺憾不能親手斬殺周元以報毀身之仇,但面對著圣元宮主,他也不敢反對,當即恭聲應是。
    圣元宮主也沒有在意武煌的心思,他手中的竹竿,忽然輕輕一抖。
    轟!
    奔騰的洪流中,忽然被撕裂,一道細微的白線直接是被拉起,一頭萬丈龐大的黑影被生生從地淵釣起,瘋狂的掙扎著,有著滔天般的煞氣肆虐于天地間。
    “呵呵,被本宮看中的獵物,哪里能跑得掉?”圣元宮主輕笑一聲,只見得那白色的魚線纏繞而上,捆縛在那龐大黑影之上,輕輕一扯。
    吼!
    在那凄厲的慘叫聲中,萬丈黑影直接是碎裂開來,所有的血肉都是在此時融化,最后化為一道血紅氣流。
    圣元宮主嘴巴微張,一口便是將那道血紅氣流吞入口中。
    他看了一眼后方的武煌,然后面帶微笑的望著天地間。
    只要將那一部分圣龍氣取回,他便能夠將其獻祭,進而感知天地,那個時候,被蒼玄老祖辛辛苦苦藏起來數百年的蒼玄圣印,就將會被他所察覺。
    “蒼玄…”
    “死都死了,卻還要讓本宮不舒坦,待得本宮成為新一任天主后,自會將你那惹人嫌的蒼玄宗,抹殺得干干凈凈…”
    “到時候,你這些徒子徒孫,就能去陪你啦,這也算是本宮為你送的最后一份禮吧。”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