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百六十一章 碾壓
    轟!
    雷鳴震動天地,雷青海雙掌之間的雷印猛的破空而出,雷光閃爍,宛如雷龍咆哮,在那一道道震動的目光下,攜帶著可怕的威能,對著周元所在的方向,籠罩而下。
    在那遠處,周泰,呂嫣等人見狀,眼中皆是掠過擔憂之色,因為此時雷青海展現出來的實力,竟然比起源池祭中時的百里澈還要強橫一籌。
    雖說他們也都知曉周元經過九龍洗禮后實力似乎是大漲,但周元在那之后再未曾真正的出過手,所以對于此時周元的真實戰斗力,他們也是有些不甚清楚。
    如果周元真的在與雷青海的交手中出現了被壓制的情況,那對于其自身的名氣,還是會有著不小的打擊的。
    畢竟不論如何,他都是蒼玄宗的首席,而雷青海,只是出自小雷門。
    轟隆!
    在那諸多目光的匯聚下,雷印帶著雷光咆哮而至,然后當頭就對著周元所在之地,狠狠的鎮壓而下。
    下一瞬,璀璨的雷光,便是將周元的身影所淹沒。
    雷青海傲立虛空,他望著那雷光璀璨之處,眼中一片森寒:“張狂的家伙,竟然還敢硬抗我這雷王印!”
    “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他這雷王印,是他們小雷門的獨門源術,霸道無比,以往與人對戰,不知道多少人敗在他這雷王印之下。
    而眼下,這周元,也將會成為他顯赫戰績上面的最新一筆。
    在那諸多目光的注視中,璀璨的雷光,持續了半晌后,稍稍的退卻,再然后,其中的景象,便是清晰的顯露出來。
    雷青海第一時間看去,那周元被他雷王印擊中,就算他的肉身再強,必然也會被重創,而被重創的周元,顯然不會再是他的對手。
    在雷青海心中轉動著這些想法的時候,他的目光漸漸的凝頓,因為他見到,在那雷光之中,一道修長年輕的身影,靜靜而立。
    在他的身軀上,似乎并沒有任何的傷勢。
    雷青海嘴角的冷笑漸漸的凝固。
    他看見,那一枚雷光閃爍的雷王印,此時懸浮于周元上空的位置,而在周元的身后,金色源氣彌漫,宛如是形成了一片千丈星空,其中有著金色的星辰閃爍。
    一股股雄渾強悍的源氣波動源源不斷的擴散出來,將那試圖鎮壓下來的雷王印抵御在外,令得其無法跌下。
    嘩!
    那些注視于此處的各方人馬,猛的爆發出嘩然聲,面色震驚的望著那一片千丈左右的星斗。
    “那是…那是,源氣化星斗?!”他們最終驚駭出聲,因為他們都知曉,唯有當氣府中的源氣星辰達到萬數時,方才能夠顯化出這般異象。
    而萬數的源氣星辰,唯有著一些底蘊極為扎實的天驕,方才能夠在突破到九重天時堪堪達到。
    就如同那雷青海,雖然踏入了九重天,但他的源氣底蘊,也不過才九千左右的源氣星辰,所以他們無法想象,為何周元明明只是七重天的源氣修為,可其源氣底蘊,卻是能夠達到這種恐怖的程度。
    這簡直就是一個變態!
    而與局外人相比,雷青海此時無疑是最為的震動,他望著那源氣星斗,心中宛如是翻起滔天駭浪,他之前以為周元不怎么動用源氣,是因為其自身源氣底蘊孱弱。
    但他哪能想到,周元的源氣底蘊,竟是突破到了萬數…
    他以為肉身之力就是周元的倚仗,但卻沒想到,周元的源氣底蘊,其實比肉身之力更可怕!
    “怎么可能?!他肉身已是如此強橫,怎么會連源氣底蘊還這么強?!”雷青海心中咆哮著,他在小雷門中也算是天才人物了,但眼下和周元這么一比,那差距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不過對于雷青海心中的咆哮,周元卻是懶得理會,他扭了扭脖子,經過先前的試探,他感覺自身的肉身之力,似乎也是較之以往有著不小的提升,不然的話,先前也不會僅僅憑借著肉身之力以及少量的源氣,就能夠和雷青海斗得不分上下。
    不過周元也明白,如今他的肉身之力雖強,但想要靠此擊敗雷青海的話,恐怕需要長時間的纏斗,但周元顯然是沒這個時間跟他繼續的玩下去了。
    周元伸出手掌,皮膚閃爍著玉光,血肉中的骨骼有著銀光閃涌動,他的身影一閃,便是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那雷印之前。
    他雙掌猛然拍下,金色源氣將雷印困住,然后雙掌緩緩的靠攏,體內的源氣與肉身之力,在此時盡數的爆發。
    咔嚓。
    雙掌間的空間,都是在此時扭曲起來,有著空間裂紋若隱若現。
    而身處其中的雷印,雖說瘋狂的爆發著雷光,但卻根本無法脫離捆縛,只能伴隨著雙掌的靠近,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嘎吱聲音。
    周元的雙掌,最終徹底的合攏,雷印則是在其掌心間,化為了銀色的光點,碎裂開來。
    有著余波肆虐出來,但卻被周元的雙掌硬生生的抗了下來。
    于是,那來自雷青海的最強源術,便是這樣被周元憑借雙掌,硬生生的按滅了…
    周元隨意的拍了拍手掌,然后雙目投向那面色蒼白的雷青海,似笑非笑的道:“先前你說想要看看我隱藏了幾分本事?現在還失望嗎?”
    雷青海嘴唇蠕動了一下,卻是一句話都未曾說出來,他望著周元那冷漠的目光,一股恐懼之意,卻是漸漸的從內心深處攀爬出來。
    周元如此輕易的就將他最強源術抹滅,已經足以說明雙方之間的差距。
    此時此刻,雷青海的膽魄,已是直接消散。
    所以,他沒有半點要回答的意思,直接是在那各方人馬驚怒的目光中,猛的掉頭暴射而出,他的身影宛如一道虛幻的雷光,瘋狂逃遁。
    因為雷青海總算是明白了,先前那位蒼玄宗的首席,不過是在用他當陪玩而已,當其真正認真起來時,雷青海雖然不想承認,但也得承認,他不是對方的對手。
    繼續拖下去,他恐怕真的會死在這里。
    雷青海的逃遁,直接是造成各方人馬一片混亂,特別是那些小雷門的人,更是急忙掉頭跟著逃走,再不敢多留。
    一時間,那些圍攻山頂的各方人馬,瞬間潰敗,在蒼玄宗弟子的追擊下,死傷慘重。
    “倒是果斷啊。”周元望著那劃過天際的雷光,淡笑一聲,只是那眼眸,卻是頗為的冷冽。
    “不過挑起了事,就想這么一走了之?”
    “你倒是想得有些天真。”
    周元袖袍一揮,一道黑光猛的自袖中暴射而出,迎風暴漲,赫然是天元筆,只見它呼嘯而過,猶如是穿透虛空,宛如夜空中的流星。
    嗡!
    天元筆上,匯聚著周元的雄渾源氣,那般威勢,可謂是強到了極致。
    啊!
    遠處那逃遁的雷青海似乎是想要強行抵擋,但最終當天元筆暴掠而過時,卻是帶起了一道凄厲的慘叫聲…
    周元立于虛空,面色平淡,手掌一招。
    天元筆呼嘯而回,雪白毫毛將一道滿身鮮血的人捆住,吊在了周元的面前。
    雷青海滿臉鮮血,面色慘白的道:“周兄,之前是我有眼無珠,沒必要趕盡殺絕吧?我們小雷門雖然比不上你們蒼玄宗,但你們又何必在這里多豎一個敵人?”
    周元笑道:“先前你對我們出手時,都未曾在意過蒼玄宗,眼下我又憑什么理你們小雷門?”
    他的眼神冰冷,掌心有著源氣凝聚,一掌拍出,顯然就要直接下殺手。
    狂暴的勁風撲面而來,雷青海駭得魂飛魄散,尖銳的聲音刺耳的響起。
    “別!別殺我,我用一道六彩寶地的線索換命!”
    砰!
    周元的手掌停在了雷青海的面前,勁風震得后者臉龐上鮮血狂流,他眼神波動了一下,盯著雷青海,緩緩的道:“你說的是…六彩寶地?”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