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百六十六章 血債血償
    群山之間,眾多目光帶著濃濃的驚駭之色,望著遠處那座山頭上,在那里,原本勢不可擋的寧墨,卻是在這一刻,雙膝重重的跪地…
    “怎么..怎么會這樣?!”
    他們張大著嘴巴,腦子中一片漿糊,仿佛是有著嗡鳴聲在回蕩。
    因為眼前這一幕,實在是有些超乎他們的想象,原本在他們看來,蒼玄宗那位實力不過七重天的首席,應該在寧墨的手中毫無反抗之力才是,可現在的情況下,那在數十息前還占據著絕對上風的寧墨,直接被周元一拳轟跪在了地上…
    這一刻,就算是再蠢的人也都知道,眼前這位看上去僅僅只是七重天的蒼玄宗首席,是在扮豬吃虎。
    山谷中,金章等蒼玄宗的弟子見到這一幕,方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氣,他們倒沒有如同外人那般驚駭莫名,畢竟在蒼玄宗內,他們已經不止一次的見過周元那恐怖的戰斗力了。
    而在那眾多震驚的目光注視中,那被周元一拳打跪在地上的寧墨,在經過數息的呆滯后,終于是明白發生了什么,當即他那一對眼瞳,便是有著血絲瘋狂的攀爬出來。
    熊熊!
    狂暴無匹的赤紅源氣,在此時瘋狂的自其體內爆發而起,在其肩膀處,形成赤紅屏障,將周元那落下的重拳頂住。
    他手掌猛的一拍地面,地面崩塌,而其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寧墨此時的臉龐,陰沉得讓人感到恐懼,他目光血紅的盯著周元,伸出手掌搽去嘴角的血跡,那自牙縫中蹦出來的聲音中所蘊含的殺意,幾乎要化為實質。
    “好,好…沒想到我寧墨竟然也有被人耍的這一天!”
    “這就是你的手段嗎?故意示弱,令我麻痹,趁機重創我嗎?”寧墨摸著肩膀,此時他的右臂都是呈現斷裂般的姿態,顯然是被先前周元一拳所打斷。
    “寧墨,如果你不行,那就讓我來,不要丟了我們圣宮的臉!”在那不遠處,王淵望著這一幕,淡漠的眼神也是變得冰冷起來,如鷹隼般的鎖定了周元。
    “這個小子,沒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
    “不需要!”寧墨咬著牙,深吸了一口氣,壓制著心中暴虐的殺意,道:“剛才是我大意了,放心,我會剝了他皮來洗刷先前的恥辱!”
    先前周元那一拳,雖然力量驚人,但寧墨并沒有感覺到太過強橫的源氣,那一拳,如果不是他太過的大意,完全可以抵擋下來。
    “轟!”
    寧墨凌空而立,赤紅的源氣瘋狂的涌動,整個山林間的溫度,都是在此時漸漸的升高。
    赤紅的源氣升騰而起,隱隱間,竟是在寧墨的身后,化為了一片火紅的星斗。
    遠處,那些各方人馬見到這一幕,都是爆發出驚呼之聲。
    源氣化星斗!
    那是唯有氣府內的源氣星辰數量破萬時,方才能夠出現的異象。
    顯然,這位圣宮的首席為了洗刷之前的恥辱,已是再不敢有絲毫的保留,直接是將自身最強的源氣,盡數的爆發而出。
    寧墨居高臨下的望著那立于山頭上的周元,眼神赤紅,此時的他宛如是火神一般,渾身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壓迫感。
    這一次,他沒有再說任何的廢話,雙手猛然合攏,結出法印。
    熊!
    赤紅的源氣咆哮而出,鋪天蓋地,翻騰之間,竟是形成了一只數千丈龐大的火焰巨手,巨手之間,似乎還有著一張若有若無的猙獰面孔,尖銳的嘶吼聲,自其中傳出。
    一股狂暴,毀滅的波動,散發開來。
    山林間,各方勢力望著天空上那火焰巨手,面色都是有些凝重,眼中透露著濃濃的忌憚。
    “那是…炎魔焚海手!據說這可是圣宮十殿之一的炎圣殿最強的源術之一!”
    “看來吃了剛才的虧后,寧墨也要真正的下狠手了!”
    “……”
    王淵望著這一幕,也是微微的點了點頭,還好寧墨沒有蠢到繼續和那周元玩下去,直接是施展了他最強的源術。
    面對著寧墨這道攻勢,就算是他,都不敢輕易硬抗。
    想必那周元就算隱藏了實力,這一道攻勢,也足以分出勝負了。
    轟!
    火焰巨手成形,寧墨眼神陰冷的鎖定周元,雙手合攏,下一刻,火焰巨手直接是鋪天蓋地的呼嘯而下,穿透虛空,狠狠的對著周元所在之地覆蓋下來。
    漫山遍野的古樹,都是在此時燃燒,化為熊熊火海。
    周元立于山頭,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火掌,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訝之色,這寧墨的實力,倒的確是相當強橫。
    不僅自身源氣同樣達到了破萬之數,而且還修成了這般威力的源術,不過火掌之上的鬼面若隱若現,顯然此術寧墨也只是小成而已。
    “這圣宮的首席,的確實力不弱…”
    不過,周元的眼中,卻并沒有任何的懼色,甚至他都沒有半點要避開的跡象,而是面色平靜的望著那呼嘯而至的火焰巨手。
    下一刻,他的腳掌猛然一跺。
    唰!
    地面龜裂,而周元的身影,卻是在那眾多震驚的目光中沖天而起,直射那鎮壓而下的火焰巨手而去。
    他不僅沒有退避,反而選擇直面迎上!
    在那火焰巨手之下,周元的身影渺小如螻蟻,給人一種蚍蜉撼大樹之感。
    “不知死活的東西!”寧墨望著這一幕,臉色陡然變得猙獰起來,他這道底牌殺招,就算是圣宮中與他實力相仿的首席,都不敢如周元這般,選擇自直接的硬抗。
    天地間,所有的目光都是匯聚于此。
    遠處的一些人馬,都是有些不忍的搖搖頭,仿佛下一刻就會見到周元的身影被那炎魔巨手生生拍成灰燼…
    嗡!
    而就在那些目光的注視中,當周元與那炎魔巨手即將接觸時,忽然間,金色的源氣鋪天蓋地的自其體內爆發而出。
    金光在其身后匯聚,化為了一片金色星斗。
    嘩!
    當周元的身后那一片金色星斗出現時,天地間頓時也是響起了連片的驚呼聲,那一道道目光中充滿著驚愕之色。
    那寧墨的眼瞳也是在此時微微一縮,面色微現凝重,他已經足夠的高估周元了,但沒想到,后者的源氣修為,竟然也是達到了這般程度。
    絲毫不弱于他。
    “原來你才是你真正的實力…”
    “不過,你以為憑此就能夠硬接我這“炎魔焚海手”,只能說你太天真了!”寧墨面露森然,他對于自己這道底牌,充滿著絕對的信心。
    金光源氣纏繞在周元周身,宛如巨蟒盤踞,他雙手閃電般的結印,低沉的聲音,自其嘴中傳出:“太玄圣靈術!”
    神秘的光影凝聚而出,猛的俯沖而下,覆蓋在了周元的身體之上。
    而也就是在這一刻,雙方碰撞在了一起。
    轟!
    無法形容的巨聲,自那天空上響徹起來,緊接著有著狂暴無匹的源氣風暴,橫掃而開,附近的一座座山頭,都是在此時崩塌,碎裂。
    那般碰撞,看得無數人頭皮發麻。
    然而所有人都是死死的盯著那碰撞之地,那里的狂暴源氣扭曲了空間,半晌后,方才漸漸的開始平息下來…
    寧墨的目光,也是眨也不眨的看向那里。
    “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應該是被燒成灰燼了吧?”他咬牙切齒的道。
    不過,就在他的聲音剛剛落下時,這群山之間,忽有無數道倒吸冷氣的聲音響徹而起。
    寧墨的瞳孔,也是陡然緊縮。
    因為這一刻,他見到,在那虛空上,一道全身籠罩在金色源氣內的身影,靜靜的懸浮而立,除了那周元之外,還能是誰?!
    他竟然生生的抗下了炎魔巨手
    “怎么可能?!”寧墨臉龐漸漸的凝固。
    不過下一刻,一股寒意,便是自他的腳底升起,令得一股濃濃的恐懼,涌上了他的心頭。
    因為天空上,那道金光身影淡漠的目光,投射了下來。
    寧墨通體冰涼,下一瞬,他毫不猶豫的暴射而退,同時嘴中有著尖銳聲傳出:“王淵!”
    唰!
    就在他身影剛動的那一瞬,金光身影消失在了虛空上,再度出現時,直接出現在了寧墨的面前,兩人面孔相對,呼吸仿佛都可以聽見。
    “你們…殺了我蒼玄宗的弟子,是嗎?”近在咫尺間,寧墨聽見了一道低低的聲音,從周元的嘴中傳出。
    “既然如此,那就,血債血償吧…”
    寧墨大駭,赤紅源氣瘋狂的涌出,宛如是在身軀上形成了晶層一般。
    轟!
    周元一拳轟出,雪白的毫毛自體內涌出,纏繞上拳頭,皮膚呈現玉光,體內骨骼綻放出銀芒。
    這一拳,力量催動到了極致。
    “破源!”
    低語之中,那纏繞著周元拳頭的雪白毫毛,迅速的化為幽黑色彩。
    一拳之下,殺機畢露。
    “不!”死亡危機涌上心頭,寧墨尖嘯出聲。
    轟!
    然而周元絲毫未曾理會,拳光呼嘯而出,空間都是在此時被震裂出了裂痕,最后宛如閃電呼嘯長空,在那一道道震駭的目光中,毫不留情的轟在了寧墨的身軀之上。
    砰!
    下一瞬間,寧墨的身軀化為一道赤光倒飛了出去,沿途之間,一座座山峰爆裂而開,森林之中被撕裂出萬丈長的猙獰痕跡…
    咚!
    最終寧墨的身軀,射進了一座大山中,山石崩塌下來,直接將其掩埋了進去。
    整個天地間,都是在此時,變得死寂。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