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更慘
    青峰上。
    周元盤坐于一座巨巖上,而此時的他,正面色有些愁苦的盯著面前飄蕩的七彩火光,這正是他們從那座七彩寶地中所得到的七色筑神異寶。
    “十二道六色筑神異寶…”
    周元嘆了一口氣,雖然他總算是得到了夢寐以求的七色筑神異寶,但這莫名其妙的就背了一屁股的債。
    而想要搞到十二道六色筑神異寶,就算是在這大玄山脈中,也不是多么簡單的事情,畢竟六色筑神異寶只會出現于六彩寶地中,可每一次的六彩寶地出現,必然會引來諸多爭奪,這無疑會消耗大量的時間與精力。
    “你這進入玄源洞天的目標,總算是勉強完成了,還不滿意啊?”在周元無奈間,一道戲謔的輕笑聲,自后方傳來。
    周元轉頭,看著抱著吞吞慢悠悠而來的夭夭,頓時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如果不是當時夭夭出聲的話,他根本就不打算換取這道七色筑神異寶。
    夭夭來到周元身旁,道:“雖然十二道六色筑神異寶稍微有點麻煩,但有壓力才有動力嘛。”
    雖然這般認真的說著,但周元分明是從她的眼眸深處瞧出了一絲笑意。
    周元撇撇嘴,不過也沒有多說什么,他知曉夭夭也是為了他好,畢竟他這次進入玄源洞天的初步目標,就是要得到七色筑神異寶,眼下最起碼,保底是達到了。
    只是要還那十二道六色筑神異寶的債,卻是得費了一些時間。
    “喏。”夭夭伸出玉手,玉手上光澤涌動,有著三道炫目的光團浮現出來,其中有著雄渾的源氣波動散發出來,赫然是三道六色筑神異寶。
    “這是我和吞吞這段時間得到的,加上你那里還有一道,便是四道了。”夭夭說道。
    周元見狀,倒是眼睛一亮,也沒有矯情,畢竟雙方間的關系不需要這些,而且如果夭夭需要的話,他就連面前這七色筑神異寶都能毫不猶豫的給她。
    “如今大玄山脈中那座超級結界,各處節點開始被破壞,如果所料不錯的話,那隱藏在最后的大機緣,應該也快要現世了。”夭夭長身而立,腰肢纖細如柳,美眸凝視著大玄山脈深處,緩緩的說道。
    周元聞言,眼神也是一凝,對于那最后的大機緣,他自然也是極其的好奇與期待。
    “那第三道圣紋,據說也是在這玄源洞天中,但這一路而來,卻是沒有任何線索,也不知在這里,能否遇見。”周元沉吟道。
    在他得到“地圣紋”的時候,知曉了第三道圣紋的線索,應該就存在于這玄源洞天內。
    而在見識了“地圣紋”的力量后,周元徹底明白了這自“蒼玄圣印”上剝離而下的四道圣紋之強大,如今的他,不論是破障圣紋還是地圣紋,在運用的層次上,恐怕連皮毛都不算。
    但即便如此,這兩道圣紋,已是周元的殺手锏,由此可見其威能。
    所以,對于那第三道圣紋,周元同樣是無比的期待。
    這玄源洞天,許久才會開啟一次,如果此次無法得到,下次就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待得那最后的大機緣現世時,恐怕才是真正的爭斗。”夭夭優雅的坐在一旁,輕輕倚靠著青松,玉手撐著雪白的下巴,說道。
    她掃了一眼周元,悠悠的道:“你現在的實力,打敗圣宮一位排名居末的圣子,都已是傾盡全力,如果遇上了那些各宗的頂尖圣子,怕是勝算不高呢。”
    周元輕輕點頭,面色微凝的道:“所以接下來這段時間,我打算嘗試突破了。”
    他手掌抬起,只見得兩顆七彩火焰蓮子浮現出來,有著極端精純的源氣波動散發出來,同時有著異香彌漫。
    正是在那七彩寶地中所獲得的火焰蓮子。
    “這火焰蓮子雖然是修煉之寶,不過光憑這兩顆,恐怕不見得能讓你成功完成突破。”夭夭美眸投來,淡淡的道。
    周元無奈的撓了撓頭,他也知曉兩顆火焰蓮子似乎是有些不夠,但他也沒辦法啊,只能盡可能的嘗試一下。
    而在周元無奈間,夭夭那如白玉般的小手,再度伸到了他的面前。
    只見得小手中,有著八顆晶瑩剔透的蓮子懸浮,七彩光澤從中散發出來。
    “這…”周元驚訝的看向夭夭。
    “這是我之前分到的兩顆,你知道的,此物對我沒多大的作用,而另外的兩顆,是吞吞的。”夭夭淺笑一聲,道。
    夭夭懷中的吞吞發出哼唧的聲音。
    “吞吞的就算了吧?”周元有些尷尬,夭夭的倒還罷了,但吞吞這貪吃的東西,明顯對七彩蓮子很心動,它會交出來,恐怕是礙于夭夭的淫威。
    “它就是貪吃而已,真要說效果,其實并不強。”夭夭雙手捧起吞吞,美眸輕輕眨了眨,語氣溫柔的道:“吞吞,你說是嗎?”
    吞吞被夭夭笑吟吟的看著,渾身毛發都是有些倒豎,最終只能用爪子捂住眼睛,發出委屈的聲音。
    “那還有四顆哪來的?”周元疑惑的問道。
    夭夭微笑道:“當然是從李卿嬋他們那里換來的啊,而且是以你的名義。”
    周元一怔,心頭忽然涌起不妙的感覺:“什么意思?”
    “四道六色筑神異寶,換一顆七彩蓮子…我給你換了四顆,也就是說,你之后還的時候,要還他們十六道,再加上之前的十二道,一共是二十八道六色筑神異寶,或者說,用兩道七色筑神異寶也可以。”夭夭認真的解釋道。
    周元愣住,片刻后感覺到眼前一片發黑,他這身上的債還沒開始還,竟然瞬間翻倍的暴漲了。
    夭夭瞧得周元那面色慘白的模樣,語重心長的道:“磨刀不費砍柴功,你只要先將自身實力提升,才有資格去爭奪。”
    周元口干舌燥,然后心有戚戚的看向吞吞,看來在他們這兩人一獸間,夭夭是貨真價實的小魔王,一言九鼎,言出法隨,一人一獸根本就沒有反對的資格。
    吞吞哼唧一聲,那眼神似乎是在說看起來你更慘一些。
    “好吧,反正債多不愁。”周元最終也想通了,惆悵的道。
    不管如何,先突破到八重天再說吧。
    夭夭這才螓首微點,孺子可教。
    “對了,你那太玄圣靈術,還未真正修成?”夭夭忽然問道。
    周元點點頭,他的太玄圣靈術,只能算做半成品,還未真正的修成,因為尚還有九道主材獸魂,他還未曾融合。
    不過想要融合那九道主材獸魂談何容易?
    那九道主材獸魂極為的狂暴,若是一個不慎,甚至有可能將他初步修成的圣靈種子給毀了,所以周元一直不敢輕舉妄動。
    夭夭螓首微點,然后玉手一握,一個玉瓶閃現而出,玉瓶之內,有著半瓶閃爍著金光的血液,隱隱間,有著一股無形的壓迫自其中散發出來。
    “下次融合時,你將此物煉化,以圣獸之威,震懾那主材獸魂,想必能夠順利許多。”夭夭說道。
    周元好奇的接過玉瓶,他望著玉瓶中那看起來就極其不凡的血液,若有所思的道:“這血液,怎么看起來有點眼熟?”
    數息后,他看向了吞吞,此時的后者無力的趴在夭夭長腿上,獸瞳中似乎是有些生無可戀之色。
    夭夭漫不經心的道:“這就是吞吞的血啊,我怕一次性要它這么多它承受不了,所以都是分成兩個月的時間,每天取一點,最終才有這些。”
    周元無言,最終他看向吞吞,輕嘆一聲。
    兄弟,還是你更慘吶。
    不過,有了這些七彩蓮子再加上吞吞的血,接下來這段時間,看來他需要好好的閉關,為那一道大機緣,做最后的準備了。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