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百二十六章 陷阱
    當周元開始閉關的時候,大玄山脈深處那座龐大的天然結界,伴隨著一道道節點開始被各宗攻破,也是有著越來越多的寶地出現,其中甚至不乏七彩寶地。
    這種情況,也是讓得各宗都是知曉,恐怕這座龐大的結界,已是無法支撐太久,那隱藏在最深處的大機緣,也即將現世。
    而因為不斷的有著寶地出現,蒼玄宗的人馬也是變得忙碌起來,不斷的分派出人手,奪取著寶地,畢竟寶地再多,也多不過如今大玄山脈中那眾多的宗門,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如果不派出人鎮守,難免引來覬覦。
    ...
    峰頂竹屋前。
    夭夭緩步走來,嬌軀修長纖細,肌膚如凝雪,那絕美的玉顏,更是令得此時來往的一些蒼玄宗男弟子不住的將偷偷打量的目光投射而來,但卻因為她那淡泊的神態,無人敢與其搭話。
    “夭夭?”李卿嬋此時從竹屋中走出,她瞧得夭夭,倒是微怔,旋即笑道:“你完成任務了?”
    在這幾天時間中,夭夭一直在主動接取著爭奪鎮守寶地的任務,那種主動,與前些時候那種態度簡直是判若兩人。
    夭夭螓首輕點,對于李卿嬋,她也是有著許多的好感,因此那淡泊絕美俏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淺淺笑意。
    “還有六彩寶地嗎?”夭夭徑直問道。
    李卿嬋聞言,有些訝異的道:“你這才回來,也不打算休息一下嗎?”
    夭夭搖了搖頭。
    李卿嬋看了一眼后山的方向,紅潤小嘴輕輕一撇,道:“我說那小子,值得你這么辛苦嗎?!”
    她怎么不知道,夭夭會一反常態,主動要求爭奪鎮守寶地,那還不都是為了周元欠下的那一屁股債。
    不過如今周元那小子拿到寶貝安安心心的去閉關修煉了,反而要夭夭在這里努力的幫他還債!
    這么一想,李卿嬋簡直就為夭夭抱不平,這般優秀的人兒,連她都心動,偏偏不知道周元那小子有什么魅力,竟能讓得對其他事物毫不關心的夭夭,對其青睞有加。
    “免得他老說我坑他。”夭夭一想到周元聽到一屁股債時的臉色,紅唇便是忍不住的微翹,道。
    李卿嬋無奈的搖搖頭,道:“最近寶地雖然出現得不少,但其他圣子也紛紛出手,空下來的倒是不多...”
    她取出一枚玉簡,源氣灌注,有著光芒散發出來,形成一幅地圖,她查看了半晌,然后指著某處的一道光點,道:“這倒是最近才出現的一座六彩寶地,這里已經不算是我們蒼玄宗的范圍,比較臨近天鬼府,不過天鬼府那邊也出現了一些寶地,似乎一時半會也沒人理會此處。”
    “所以如果你能盡快的抵達,解決掉其中的守護獸,應該能夠取得其中的筑神異寶順利撤退。”
    夭夭明眸看去,記住了方向與位置,然后螓首微點:“那就這里吧。”
    “先走了。”她對著李卿嬋打了一個招呼,便是轉身飄然而去。
    李卿嬋望著她迅速離去的優美倩影,然后目光轉向后山,再度忍不住的嘀咕道:“周元這小子,哪來的這種福氣?”
    旋即她又是轉向面前的地圖,盯著那一處的光點,眉尖微蹙,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語。
    “這塊寶地,之前為何沒什么消息?”
    ...
    一片荒嶺間。
    夭夭的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一顆青松頂上,她的眸光,望著不遠處的一座荒山,那里正是六彩寶地所在。
    這片區域,并沒有被劃分為哪個宗派的范圍,因為此處比較荒蕪,所以這里能出現一座六彩寶地,倒是讓人有些意外。
    夭夭略作觀察,便是嬌軀飄出,徑直的落向了那座荒山之中。
    她的身影落下,邁步徑直走向山中。
    不過,她沒走出幾步,柳眉忽的一蹙,因為她感覺到大地開始震動起來,一股奇特的波動,自山體中散發出來。
    而在那種奇特的波動下,夭夭發現,似乎連神魂都是受到了某種壓制。
    夭夭抬起俏臉,只見得有著一道光罩出現在了上空,將荒山籠罩,而荒山的大地下,開始有著碧綠的氣息升騰而起。
    那是劇毒之氣。
    夭夭面無表情的望著這一幕,這座六彩寶地,竟然會是一個陷阱。
    她明眸微微閃爍,便是知曉,這個陷阱,恐怕和圣宮拖不了干系,看來她最近的行蹤都被人暗中觀測了,這是圣宮打算為前些時候七彩寶地中的失手展開的報復嗎?
    而這個目標,就選擇是她了嗎?
    ...
    荒山之外。
    一處山頭上,兩道身影閃現而出,這兩人一人身穿銀袍,一人黑袍,周身皆是有著強橫的源氣波動蕩漾著。
    在他們的衣袍上,能夠見到圣宮的圖紋。
    赫然是兩位圣宮的圣子。
    銀袍者名雷俊,黑袍者名鐵魔。
    他們二人在圣宮圣子的排名中,皆是比那柴嬴更高。
    此時的兩人,目光望著荒山,聲音陰冷的道:“沒想到還真是如大師兄所說,蒼玄宗會有人前來此處。”
    “恐怕蒼玄宗的人怎么都想不到,這座六彩寶地可不一般,此山之內,盡是鎮魂石,能夠鎮壓神魂,那周小夭源氣微弱,全靠神魂之力,如今陷入其中,毒氣彌漫,想必是支撐不了多久。”
    “那里面的毒氣,可是金蟾子師兄所設,他天生毒血,就算是圣子沾染,都是難以凈化,難纏得很,那周小夭若是被毒氣侵染,必死無疑。”
    “那蒼玄宗應該很快會察覺的吧?他們萬一派圣子前來,我們二人怕是頂不住。”那名為鐵魔的圣宮圣子皺眉道。
    “大師兄他們自會讓得蒼玄宗的圣子無法插手。”雷俊淡笑道。
    “那就好。”
    鐵魔輕輕點頭,他望著荒山中,陰森笑道:“倒是可惜了這等美人,竟是要落得這般下場。”
    “呵呵,他們真以為我圣宮是省油的燈,之前那蒼玄宗損了我圣宮顏面,若是不讓他們付出一些代價,別人還真當我圣宮這最強宗門是假的!”
    “說起來,也算是她倒霉吧,剛好遇見了這么一座鎮魂之山。”
    “接下來,就看那蒼玄宗,如何應對吧...”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