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戰果震人心
    波濤洶涌的海面上空,有著諸多周身涌動著強大源氣波動的人影凌空而立,磅礴的源氣呼嘯間,引得空間呈現扭曲之狀。
    外界的海浪滔天,然而在他們的海面,卻是平靜如一潭死水。
    一座法舟之上,身穿宮裝的漣漪峰主靜靜盤坐,身姿窈窕,她此時明眸望著前方的虛空,眸子深處,有著一絲緊張之色。
    她知曉,經過數月的爭斗,此次的玄源洞天已是即將落幕,而眼下,各宗的弟子,也會紛紛從中而出。
    只是不知道,此次蒼玄宗收獲如何?傷亡如何?
    漣漪峰主知曉,每一次的玄源洞天開啟,他們蒼玄宗都是有著圣子隕落,最慘的一次,十大圣子隕落將近一半,各峰首席,也是死傷慘重。
    而造成這種結果的,圣宮便是罪魁禍首。
    這一次,圣宮的弟子,整體實力依舊是要強于他們蒼玄宗,以雙方的恩怨,他們在其中必然會有所爭斗,所以漣漪峰主不知道,蒼玄宗的那些弟子,此次又將會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該死的圣宮!”
    漣漪峰主銀牙緊咬,這圣宮當真是可惡到了極致。
    “呵呵,漣漪峰主,本座耳朵可還沒聾呢,用得著這樣當面辱罵嗎?”當漣漪峰主聲音落下時,一道淡笑聲,也是從天空中傳來。
    漣漪峰主冷目看去,不遠處的虛空,有著一座宛如源氣所化的山岳矗立,山岳之巔,一道身影盤坐,周身散發著恐怖的威壓。
    正是圣宮的那位四殿主,秦陵。
    “罵了又如何?”漣漪峰主冷笑道。
    那秦陵淡淡一笑,道:“漣漪峰主也就只會逞口舌之利罷了,不過你現在火氣就這么大,待會如果見到你蒼玄宗那些殘兵敗將出來,豈不是會將自身氣炸掉?”
    漣漪峰主寒聲道:“說不定是你圣宮死得沒剩下幾個人呢。”
    秦陵嘴角輕撇,譏誚的道:“此話漣漪峰主你自己信嗎?”
    漣漪峰主美目冰寒,但卻并未說話,因為她知曉這只是她的憤怒之言,圣宮弟子實力強橫,更有著姜太神,詹臺清,金蟾子三大圣子領頭,蒼玄宗這邊雖說也不弱,但還是要弱對方一頭的。
    秦陵瞧得漣漪峰主不說話,嘴角的譏誚更甚,失敗者的憤怒,最是可笑,待會等結果出現時,他還真是想要看看,那漣漪峰主的臉色究竟會有多難看?
    這些年來,每一次的玄源洞天結束,欣賞蒼玄宗那些難看的面色,也是成為了圣宮各位殿主的一種樂趣。
    其他各宗的高層,大多也是暗暗搖頭,然后同情的看了漣漪峰主一眼,從以往的經驗來看,蒼玄宗已經很多年沒有從圣宮的手中翻過身了,想來這一次,也是并不例外吧...
    想想也是噓唏,曾經的蒼玄天第一宗,如今卻是被圣宮壓得翻不了身。
    嗡!
    而就在各方高層心中念頭涌動時,這片天地間忽然爆發出了紊亂的空間波動,空間開始扭曲,然后被撕裂開一道道通道。
    各方高層趕緊凝神以待,這些弟子都是他們宗門內精心培養的精銳,如果在這里折損過多,那對他們宗派而言,也是極大的損失。
    在各方高層的緊張注視下,一道道空間通道不斷的出現,最后終于是有著無數道光影自其中暴射了出來。
    整個海面上空,都是在此時變得喧嘩沸騰。
    漣漪峰主的眸子緊緊的盯著不遠處的一條空間通道,她已是能夠從中感應到一些蒼玄宗弟子的源氣波動。
    唰!唰!
    在她緊緊的注視下,那里的空間通道忽然一震,然后一道道光影疾掠而出。
    “楚青,卿嬋,孔圣,葉歌,周元...”
    那些光影一出空間通道,便是被漣漪峰主盡數分辯而出,她迅速掃過,美麗的臉頰上頓時有著欣喜之色浮現出來。
    因為她發現,蒼玄宗的十大圣子以及首席,竟然全部都在,并沒有出現任何的損傷。
    “怎么可能?”不過緊接著,她便是為這個結果愣了愣,因為這些年來,他們蒼玄宗的弟子進入玄源洞天,還沒有出現過圣子,首席不殞命的一次。
    這個瞬間,連漣漪峰主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于是她再度仔細掃視一圈,最后方才將心中的大石徹底的放下來。
    “呵呵,你們蒼玄宗的弟子是躲在外圍區域,根本沒深入玄源洞天吧?”不遠處,那秦陵殿主也是發現了這邊的情況,當即譏笑出聲。
    他同樣很清楚,每一次的玄源洞天中,就算是他們圣宮,都會出現圣子殞命的情況,而眼下,蒼玄宗這邊,竟然全員安好?
    真當玄源洞天是去游玩嗎?!
    唯一的可能,便是這蒼玄宗根本就沒有深入,只是在外圍打轉!
    漣漪峰主柳眉微蹙。
    此時,其他勢力的那些高層,也是將目光投射而來,若事情真如秦陵所說,那這一次,蒼玄宗可要成為一個大笑話了。
    這個時候,諸多出來的蒼玄宗弟子,也是察覺到這一幕,當即神色有些古怪。
    李卿嬋率先走出,美目看向漣漪峰主,抱拳道:“稟峰主,此次玄源洞天之行,我蒼玄宗斬獲八色筑神異寶三道,七色筑神異寶數十道,其余等級筑神異寶不計其數。”
    此言一出,原本吵雜的天空頓時為之一靜。
    那些各方宗派的高層,皆是滿臉的震驚,八色筑神異寶三道?!以往的玄源洞天,有時候連一道都難以出現,而這一次,蒼玄宗竟然得到了三道?!
    這個時候,誰還敢說蒼玄宗弟子只是在外圍走了一圈?!
    秦陵也是面色微變,旋即陰沉沉的道:“可笑,真當八色筑神異寶是路邊貨嗎?你說三道就三道?!”
    漣漪峰主也是美眸驚疑不定,如果李卿嬋說得到三道七色筑神異寶,她還真能信一些,可三道八色筑神異寶?會不會太不可思議了一些?
    李卿嬋俏臉平靜,繼續道:“殺敵方面,我蒼玄宗斬殺圣宮圣子雷俊,鐵魔,金蟾子,重創詹臺清。”
    如果說先前的話,是一道驚雷的話,那么李卿嬋這句話,則是宛如火山爆發,驚天動地,甚至連在場的那些各宗高層,都是忍耐不住,面露駭色。
    那雷俊,鐵魔在圣宮圣子中,也不是無名之輩,當然最讓得他們震動的是金蟾子與詹臺清,這兩位可是位列圣宮三大圣子!
    可如今,竟然是一死一傷?!
    “滿口胡言!”
    秦陵霍然起身,眼神陰森的盯著李卿嬋,寒聲道:“小女娃,大放厥詞,簡直可笑,我圣宮圣子數量比你們多,實力比你們強,你蒼玄宗圣子一個沒死,你竟敢說我圣宮連金蟾子都被斬殺?詹臺清被重創?”
    “你們憑什么?用嘴殺的嗎?”
    他森然看向漣漪峰主,冷笑道:“你蒼玄宗如今教出來的弟子,都只會這種低級謊言嗎?”
    “關你何事?!”漣漪峰主看上去漂亮雍容,然而脾氣卻是頗為的火爆,直接堵了回去。
    之后她才柳眉輕鎖,看向李卿嬋,微微猶豫,道:“卿嬋,你所說可是屬實?”
    李卿嬋美眸看向周元,后者笑了笑,手掌輕拍腰間的乾坤囊,下一刻,諸多光團升騰而起,將他團團包圍,在那其中,有著兩團光芒,散發著八色光彩,璀璨奪目。
    這一刻,漫天寂靜,就連那秦陵都是眼神驚疑不定,瘋狂的閃爍。
    “這一次的玄源洞天中,竟然真的出現了這么多八色筑神異寶?哼,算了,懶得與他們廢話,等姜太神他們出來,自然讓得他們謊言不攻自破。”秦陵咬了咬牙,只是內心深處,隱隱的感覺到了一些不安。
    嗡!
    而就在此時,又是一道空間通道裂開,秦陵精神頓時一振,從中他感應到了圣宮弟子的源氣波動。
    其他宗派的高層,也是在此時將目光投射而來,先前李卿嬋所說之事,是真是假,待得圣宮弟子出來時,自然就有了準確的結果。
    唰!唰!
    而那諸多目光的注視下,空間通道內,一道道光影在此時急射而出。
    短短十數息,圣宮弟子盡數現身。
    秦陵的視線第一時間掃視而去,下一瞬,他的面色便是漸漸的變得陰沉下來,因為他發現這些現身的圣宮弟子,氣勢皆是極為的萎靡,士氣低落。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他從圣宮的弟子隊伍中,并沒有見到金蟾子,雷俊,鐵魔等人...
    天地間,其他的那些各宗高層,自然也是察覺到這種情況,當即面色忍不住的有些動容起來,對視一眼,眼中難掩震動。
    如此來看,那李卿嬋所說,竟然是真的!
    這次的玄源洞天,蒼玄宗竟然斗贏了圣宮!!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