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百九十章 武王!
    咚!咚!
    斷龍江上,戰鼓之聲響徹,回蕩于天地間,在那遼闊的江面上掀起了驚濤。
    而大武那看不見盡頭的大軍,也是在此時開始展動起來,巨船升起船帆,宛如巨獸一般,劃破濤浪。
    殺伐之氣,彌漫天地。
    而大武方面的動靜,立刻也是被斷龍城中的大周所察覺,當即城墻上也是響起了急促的戰鼓聲,無數軍士皆是面容肅然,身軀緊繃的握緊了手中兵鋒與弓矛。
    一道道或強或弱的源氣波動,如一朵朵火焰般,在城墻之上綻放開來。
    城墻主樓上,周擎也是面色凝重的望著遠處那大武方面的動靜,顯然大武要展開最后的進攻了。
    “備戰!”
    他手掌抬起,低沉的聲音,響徹城墻。
    衛滄瀾手掌緊握長槍,渾身源氣暴涌,厲聲吼道:“死戰到底!”
    “死戰!”
    無數軍士咆哮出聲。
    在那一旁,黑毒王面色蒼白,他望著遠處大武那浩蕩如烏云般的軍陣,頭皮一陣發麻,喃喃道:“完蛋了,這次肯定完蛋了...”
    “我真的是被周元那個小子害死了。”
    衛滄瀾看了他一眼,卻是懶得理會,在其身旁,衛青青貝齒緊咬紅唇,低聲道:“爹,我們能有勝算嗎?”
    衛滄瀾沉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如果最后我大周潰敗,我會為你找尋機會,你趁機逃離,記得,家里還有你弟弟,所以你要活下來保護他!”
    衛青青心頭一沉,衛滄瀾這么說,顯然是覺得大周已經沒有機會了。
    她眼眶微紅,道:“爹,我們未必就會輸,之前不是有消息傳來,周元殿下會趕回來嗎?他如今可是蒼玄宗的圣子!”
    那黑毒王插嘴道:“他趕回來能有什么用?多一個太初境又能如何?送死嗎?”
    他那言語間,充滿著怨氣。
    衛滄瀾怒視他一眼,然后對著衛青青道:“傻丫頭,殿下此時不回,倒還能夠為我大周保留一些火種,以殿下之天賦,假以時日,必能屠滅武王,為我大周報仇。”
    衛青青緊咬著紅唇,心中有些絕望,那個時候,即便是滅了武王,但恐怕大周也很難再重建了。
    咚咚!
    漫天的戰鼓聲不斷的回蕩。
    那一艘艘巨船迅速的破江而來,以鋪天蓋地之勢,漸漸的接近了斷龍城。
    而當大武那連綿不斷的軍隊在逐漸接近時,只見得有著一道道身影升空而起,強悍的源氣散發出來。
    那些赫然都是大武方面的太初境強者。
    此時,這些大武的太初境強者,皆是雙臂抱胸,眼帶玩味之色遙望著遠處那一座重城,那番模樣,顯然并沒有將大周最后的抵抗放在眼中。
    斷龍城上,大周的太初境強者,也是在此時爆發出一道道強橫的源氣,以做應對,但他們的面容皆是顯得格外的沉重,顯然都是感覺到了大武方面所帶來的壓迫感。
    那一艘艘巨船開始減速,停下,然后所有人都是見到,一艘金黃色的巨型戰船,自那后方緩緩而來,所過之處,其余戰船紛紛退讓。
    天地間所有的目光,都是匯聚向了那艘金色戰船。
    緊接著,他們便是見到,在那金色戰船最頂部,有著一方龍椅,而此時,那龍椅之上,一道身影閉目端坐。
    那道身影,身披金色龍袍,面目淡漠冷冽,龍袍翻動間,有著威嚴彌漫。
    當這道身影現身時,那漫天的戰鼓聲,都是在此時漸漸的消退,甚至于連江面上洶涌的波濤,都是在那等威壓下,悄然平復。
    天地歸于安靜。
    那無數道目光,皆是凝固在那道身影上面。
    城墻上,周擎的手掌緊緊的握攏,青筋聳動,那一對眼目中的冰寒與殺意,猶如是要將那龍椅上的身影洞穿一般。
    那道身影,對于他而言,實在是太過的刻骨銘心了。
    當年他們大周鼎盛,威震大陸,正是因為眼前這個叛逆,方才會導致大周崩裂,最后只能困守眼前這偏僻一隅。
    而且,此賊不僅奪了他大周江山,甚至還謀奪了周元的圣龍之氣,導致他那孩兒飽受苦難,而秦玉更是為了保護孩兒之名,屢屢輸血,導致自身壽元大降。
    可以說,眼前之人,正是滅國毀家的最大兇手!
    “武崆!”
    周擎死死的盯著那道身影,牙縫之中,有著充滿著冰冷徹骨的聲音蹦出來。
    龍椅之上的身影,正是如今的大武之王,武王武崆!
    在那無數道目光匯聚下,龍椅之上的武王,微閉的雙目也是在此時緩緩的睜開,那一瞬間,有著驚人的源氣威壓直接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
    腳下的金色戰船,都是在此時發出了嘎吱的聲響。
    而在那后方,大武無數軍士恭敬的跪伏下來,仿佛是無法承受那種王者之威。
    “周擎,真是好久不見。”
    武王抬頭,目光遠遠的凝實著周擎,淡笑聲如雷鳴般,轟然響徹。
    “竊國之賊!”周擎眼中滿是仇恨之意,寒聲道。
    武王淡笑一聲,道:“無能之輩,也敢居王位?周擎,你大周有今日境地,只能說是你無能。”
    周擎雙目通紅。
    衛滄瀾則是在此時厲聲喝道:“武崆,當年你立下祖誓,百年內,大武不踏足大周一步,如今你這是想要違背祖誓?讓天下人嗤笑你無信?”
    武王雙目微瞇,漠然道:“若是你大周老實的當這偏隅小國,本王倒也不想理會你們這群可憐蟲,但你周擎還心存妄想,那本王也就只能斬草除根了。”
    “至于祖誓。”
    他的嘴角掀起一抹譏諷之意:“你們真以為對本王能有什么限制嗎?其實如今本王最后悔之事,便是當年得了圣龍之氣后,一時太過的興奮,將你等殘兵拋諸腦后,否則今日,又哪還有這等麻煩?”
    衛滄瀾滿臉的怒色,咬牙道:“你違背祖誓,必有報應!”
    武王卻是擺了擺手,道:“弱者之怒,尤為可笑。”
    他眼神盯著周擎,有著居高臨下般的睥睨與俯視,道:“周擎,廢話便不用多說了,你應當知曉我大武此次伐周的目的。”
    “你若是此時自裁于兩軍之前,我大武可和平接收大周。”
    他眼眸微垂,然而微瞇的眼中,卻是有著滔天殺意彌漫出來。
    “但若是你還執迷不悟,那我大武,便唯有讓你大周,血染山河了...”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