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百九十一章 神府光環
    (之前出了個錯誤,以前有章節提過,武王名字是叫做武玄,并非是武崆,回頭會修改回來。)
    當武王那充滿著殺伐之氣的冰冷聲音響徹于斷龍江上時,斷龍城墻上,大周軍士齊齊色變,眼中有著怒火噴涌。
    這武王實在是太不將他大周當做一回事了!
    若是真由得周擎自裁于兩軍之前,那簡直就是大周無法洗刷的恥辱!
    “武玄,你真當我大周任你揉捏嗎?!想要滅我大周,就得看你大武要用多少命來填!”衛滄瀾面色鐵青,怒吼出聲。
    其他將領,紛紛怒喝。
    然而對于他們,武王卻是并不理會,只是眼神幽冷的鎖定著周擎。
    而周擎眼神陰沉,他手中的長槍重重的一跺地,道:“我大周,可血戰破滅,卻不可降!武玄,收起你的那些手段吧!”
    武王聞言,不由得一笑,有些憐憫的道:“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不識抬舉。”
    “既然如此,那你大周就去亡國吧...”
    武王雙手伸開,下一瞬間,強悍無匹的源氣宛如風暴一般自他的體內沖天而起,那源氣赤紅如火,宛如將要焚燒天際。
    天地間的溫度,都是在此時提升起來。
    武王的身形緩緩的升空,立于戰場的最高處,只見得雄渾的源氣在其身后凝聚,最后漸漸的形成了一道光環。
    光環綻放著五色光彩,懸浮于武王身后,顯得玄奧莫測。
    與此同時,一股強悍的威壓,彌漫而開,覆蓋整個戰場。
    在那等威壓下,大周這邊的太初境強者面色皆是劇變,咬著牙,艱難的道:“神府...光環!”
    他們對于出現在武王身后的光環并不陌生,因為那也是他們所追求的神府境最明顯的標志。
    踏入神府境,源氣外顯,將會形成光環,這就是所謂的神府光環。
    這神府光環可不是用來看的,此物成形,能夠令得自身對天地間的源氣感應得愈發的敏銳,而在修煉時,神府光環也擁有著聚合,吸收,煉化天地源氣的功能。
    那種修煉速度,遠非太初境可比。
    可以說,擁有了神府光環,便是多了一個修煉之上的巨大幫手。
    當然除此之外,神府光環還擁有護身之能,只要體內源氣未曾枯竭,若是遇見危機,神府光環自會感應,凝現阻敵。
    在與人戰斗時,神府光環也會不斷的從天地間吸收源氣,提供自身。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無數人所追求的神府境,最大的目的,恐怕便是沖著那神府光環而來。
    而神府光環如氣府一般也是有著品階之分,這就是要看開辟神府時,能夠開出幾重神府...
    如眼下那武王的神府光環,綻放五色,這說明當年他踏入神府境時,開辟出了五神府,故而光環綻放五光。
    當然,色彩數量越多的神府光環,也就說明其品階越高,玄妙程度,自然也就更強。
    五色神府光環,放在圣州大陸各大宗派中,也能夠算做是精銳,而放在這蒼茫大陸上,簡直更是無敵般的存在。
    所以,當武王傲立虛空,顯露神府光環時,大周方向,諸多太初境強者皆是面色蒼白,士氣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周擎見狀,知曉武王這是打算動搖他們軍心,當即一聲厲喝,體內的源氣也是在此時盡數的爆發而起。
    這幾年間,周擎也是在盡力的修煉,如今他的實力,已是踏足八重天,算是大周方面最頂尖的戰力了,所以他知道,不能任由這武王打擊他們的軍心。
    嗡!
    周擎長嘯出聲,手中長槍猛的沖天而起,裹挾著雄渾源氣直接對著遠處天空上的武王暴射而去。
    他這般出手,也是傾盡全力。
    不過,面對著周擎的出手,武王卻只是淡漠的一瞥,身形立于虛空,紋絲不動。
    而待得那槍光呼嘯而至時,在其身后那一道五色神府光環忽的膨脹開來,將武王護在其中,陡然旋轉起來,仿佛光罩。
    鐺!
    長槍光虹重重的撞擊在了神府光環之上,有著清脆之聲響徹,空間微微波蕩了一下。
    再然后,無數人便是驚駭的見到那長槍直接蹦碎,難以撼動那神府光環絲毫,更別說傷及其中的武王。
    武王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笑意,忽的伸出手指屈指一彈。
    咻!
    一枚長槍碎片被他彈中,頓時倒射而出,發出了尖銳音爆聲,直指城墻之上的周擎。
    周擎見狀,體內源氣鼓蕩,一拳轟出,源氣滾滾。
    轟!
    他一拳轟在那碎片上,狂暴的源氣爆發開來。
    但他卻是低估了神府境之強,那一枚碎片裹挾著武王強悍的源氣,竟是直接撕裂了他的拳光,掠過了他的拳頭。
    周擎身軀一震,倒退了十數步,那拳頭上出現了一道血痕,鮮血順著手掌滴落下來。
    僅僅一個接觸間,周擎便是受傷,而那武王,卻不過只是隨意一擊。
    太初境與神府境之前的差距,可見一斑。
    “王上!”衛滄瀾等人急忙上前。
    而大武方向,卻是爆發出滔天般的喝彩聲。
    “武王無敵!”
    “武王無敵!”
    “......”
    大周城墻上,有些沉寂,神府境的強大,簡直讓人感到絕望。
    周擎搽去拳頭上的血跡,對著衛滄瀾他們擺了擺手,面龐緊繃,只是他那眼中,也是掠過了一抹悲戚之色。
    沒想到多年之后,他再面對著武王時,依舊是被徹底的壓制。
    在他身旁,秦玉眼眸中噙著淚水,但卻咬著牙堅持著沒有滴落下來,她知曉此時她不能干擾到周擎。
    高空上,武王目光俯視而下,漠然的聲音響徹:“周擎,你還沒看清楚我們之間的差距嗎?你什么都遠不如我,憑什么和我爭?”
    “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自裁于兩軍前,否則今日,血洗大周!”
    周擎牙關緊咬,再度取出一柄長槍,厲聲道:“我大周,可亡,不可降!”
    城墻上,衛滄瀾等諸多將領, 也是雙目通紅,咆哮出聲:“不可降!”
    無數大周軍士,揮兵咆哮:“不可降!”
    “不可降!”
    聲震云霄。
    高空上,武王見狀,眼露譏諷的搖了搖頭,道:“一群不知死活東西,既然你等要螳臂擋車,那今日,我便將你大周滅得干干凈凈!”
    “諸軍聽令!”
    “進攻,滅周!”
    轟轟!
    狂暴的戰鼓之聲,再度響徹天地。
    大武的軍隊咆哮出聲,一艘艘戰船破浪前行,遮天蔽日的對著斷龍城疾馳而去。
    殺伐彌漫。
    而斷龍城上,大周的軍隊,也是赤紅著眼睛,無數道源氣涌動起來,準備著即將到來的最后決戰。
    雖然他們都知道,這場決戰,他們大周毫無勝算。
    畢竟, 大武太強大了,那武王,也太強大了。
    城樓處,周擎臉龐緊繃的望著那遮天蔽日呼嘯而來的大武軍隊,然后他轉過頭,看著一旁眼眶含淚的秦玉,伸出手掌握住她的手。
    “阿玉,都怪我無用...”
    秦玉含淚搖頭,輕聲道:“元兒已經長大了,我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周擎聞言,也是點點頭,欣慰的道:“是啊,元兒長大了,我們也沒什么好擔心的了,今日,就陪大周,走這最后一程吧。”
    他目光看向遠處大江之上涌來的軍隊,眼中決然涌現。
    無數戰船,破浪嘶嘯,裹挾著滔滔殺伐,奔向斷龍城。
    不過,就在那無數戰船距離斷龍城越來越近時,忽然這天地間,似是有著異聲響徹起來。
    轟轟。
    仿佛是巨浪翻滾。
    大武方向,一些凌空的太初境強者皆是有所感應,當即目光驚疑起來。
    斷龍城墻上,周擎,衛滄瀾等人也是一愣。
    高空上,武王同樣是感應到了那股異動,當即眉頭一皺,然后猛的將目光投向遙遠處的斷龍江江面上。
    而此時,兩軍無數道目光,也是投向了那個方向。
    緊接著,騷動傳出。
    因為只見得在那遙遠處的江面上,不知何時,竟是有著滔天巨浪翻滾,巨浪如洪流一般自遼闊的斷龍江上呼嘯,直奔戰場而來。
    “怎么回事?!”
    “那是什么?”
    大武軍隊中,爆發出諸多驚疑聲。
    而一些太初境強者,則是面色變幻的道:“那巨浪前方,似乎是有人?”
    這下子,很多人都看清楚了,在那滔天巨浪之前,有一道身影踏江前行,其速度看似緩慢,但每一步落下時,都出現在了百丈之外。
    城墻之上,衛滄瀾,衛青青等人盯著遙遠處的動靜, 他們也是察覺到了那踏江而來的身影,只是不知為何,他們感覺那道身影有點熟悉...
    而一旁的周擎與秦玉,卻是在此時呆了下來,那道身影即便是隔著遙遠的距離,但他們卻如何認不出來?
    秦玉嬌軀顫抖著,眸中有著水光閃現,顫聲道:“那是...”
    周擎喃喃道:“好像是...元兒?”
    周圍衛滄瀾,衛青青等人身軀頓時一震,驚呼出聲:“周元殿下?!”
    轟轟!
    在那兩軍無數道驚駭的目光中,滔天巨浪,自視線的盡頭滾滾而來,而在那巨浪之前,一道年輕的身影踏浪前行,他的背后,似是背著一柄斑駁的黑色大筆。
    少年負筆,裹挾巨浪,踏江而來。
    而也就是在那濤浪怒吼間,一道平靜的聲音,宛如驚雷長嘯,在這天地之間,轟然響徹。
    “武狗...”
    “想滅我大周...”
    “可曾問過本殿,答不答應?!”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