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零九章 索賠
    高空上,原本心中暗道晦氣,準備帶人離去的谷宗,卻是因為周元突如其來的出聲身形一滯,然后他轉過頭來,面龐有著陰翳的盯著周元,淡笑道:“周元圣子,先前只是一場誤會,沒必要太計較吧?”
    同時他的眼中掠過一抹怒意,這周元還真是有些不識好歹,他都已是退讓了一步,結果這小子還敢咄咄逼人。
    真以為一個蒼玄宗圣子首就能將他嚇倒嗎?
    周元神色沒有波瀾,如今的大周,剛剛征服大武,如今最是需要建立威嚴,而這群人一來就直接動手拍碎宮殿,那番姿態,將大周的威嚴盡數的踐踏,旁人見了,難免會有些異樣心思,這對于大周的統治并不利。
    周元不能一直留在大周王朝,所以他也是想要盡力的幫周擎穩固一下統治。
    而且,最近蒼茫大陸上來了不少外來強者,這谷宗等人只是其一罷了,那些人對于此地的王朝毫不在意,隨手間便是造成大亂。
    所以,為了避免一些麻煩,周元覺得有必要做一些殺雞儆猴般的事情,以保大周疆域平安。
    而眼前的谷宗等人,便是最好的雞。
    “交出五十份下品神府寶藥,此事一筆勾銷。”周元緩緩的道。
    周擎,衛滄瀾等人聞言,頓時頭皮一麻,一座宮殿,周元竟然要對方賠五十份下品神府寶藥,要知道之前他們從大武國庫中都沒搜出來這么多!
    簡直就是獅子大張口啊。
    高空上,那谷宗等人聞言,面色也是直接陰沉下來,冷笑道:“你還真是好大的胃口,周元圣子,我奉勸你還是不要太異想天開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不給了?”周元淡聲道。
    谷宗眼神陰冷,雙臂抱胸,道:“我今日不給,你又能如何?”
    周遠不過只是神府境初期,獨自一人,他們這邊二十位神府境,他實在不知道周元究竟哪里來的膽子,竟敢在這種局面下敲詐他們。
    “這小子,天賦不低,但卻是修煉傻了!”
    在谷宗身后,那些神府境強者也是面露冷笑。
    周元見狀,也就點點頭,然后他轉頭對著宮內喊道:“關門...放吞吞!”
    吼!
    他的聲音剛剛落下,一道震耳欲聾的獸吼之聲,便是轟然響徹于天地間,一股滔天般的兇暴之氣,沖天而起。
    緊接著,所有人都是見到一道金光自王宮后方升起,那金光之中,乃是一頭威風凜凜的神秘巨獸,它巨嘴之間,黑光縈繞,身軀上的金鱗在日光照耀下,耀耀生輝。
    吞吞仰天咆哮,聲如怒雷。
    如今吞吞開啟戰斗形態時,它的體形幾乎是膨脹了一倍之多,宛如小山一般,巨嘴中黑光吞吐,天地間的源氣被它源源不斷的吞入。
    就在夭夭的實力神秘性的突破后不久,吞吞也是不出意外的跨入到了神府境...
    它本就是擁有著神秘而強大的血脈,伴隨著成長,它的實力會越來越恐怖。
    而吞吞一出現,也是令得那谷宗等人面色劇變,他們眼神帶著驚駭的望著吞吞,顯然是從其身軀上感覺到了一股壓力涌來。
    “這是什么源獸?為何威壓如此驚人?!”谷宗面色變幻,他乃是神府境中期,可即便如此,此時也是察覺到一股壓迫感。
    眼前神秘的巨獸,顯然不是尋常源獸。
    吼!
    而在他驚疑間,吞吞卻已是咆哮而出,直接化為一道金光沖向谷宗,那利爪之上,纏繞著黑光,一爪便是撕裂虛空,對著那谷宗狠狠的拍下。
    那呼嘯而來的可怕勁風,也是令得谷宗不敢怠慢,體內源氣猛的爆發,兩輪神府光環出現在其身后,拳頭裹挾著狂暴源氣,與那拍下的利爪碰在一起。
    轟!
    狂暴的源氣肆虐開來。
    吞吞的身軀紋絲不動,而那谷宗卻是如遭重創,猛的倒射而退,那拳頭之上,竟是出現了猙獰的血痕,整個手掌都險些被撕斷。
    一個接觸,谷宗就已受傷。
    他的面色瞬間劇變,其他的那些神府境強者也是紛紛變色。
    “撤!”
    谷宗毫不猶豫的暴喝出聲,然后掉頭就跑,到得此時,他方才明白周元為何敢對他們這么不客氣,原來在其身旁,還有著如此恐怖的神秘源獸。
    其他人見狀,而不敢逗留,紛紛逃竄。
    不過,他們的身影剛動,一股無形的力量從天而降,猶如擎天山岳一般,直接是硬生生的將他們身形壓制得凝固下來。
    即便是那谷宗,都是動彈不得。
    他們驚恐欲絕的抬頭,然后便是見到一名身穿青墨色衣裙的絕美女孩,赤著玉足,立于天空之上,一對明眸,淡漠的望著他們。
    而在她的身上,有著極端恐怖的神魂波動散發出來。
    谷宗頭皮發麻,那神秘源獸就已經很難對付了,沒想到又出來一個擁有著如此強大神魂的神秘女孩...
    咻!
    吞吞咆哮而來,利爪便是帶著黑光撕裂而下,帶來著驚天煞氣。
    谷宗面色慘白,尖聲道:“周元圣子!我等愿意交納神府寶藥!”
    嗤!
    利爪在距離谷宗面前尚還有尺許距離時停了下來,不過那尖銳的勁風依舊是破空而至,將谷宗臉龐上撕出道道血痕,猙獰異常。
    在那下方,周元慢條斯理的道:“此時再給,那就得一百份下品神府寶藥了。”
    谷宗聞言,險些一口血吐出來,一百份下品神府寶藥,這對于他們而言也是極為貴重了,他們之前勒索那么多王朝,也不過才到手六十多份,眼下還得倒賠一些?
    不過,他瞧得眼前張大著巨嘴將他盯著的吞吞,卻是不敢反對,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面咽:“好!”
    他聲音落下,那股龐大的神魂之力,方才是散去,然后將他們壓迫得落向地面,狼狽異常。
    而此時的周擎,衛滄瀾等人早已看呆了過去,他們對視一眼,皆是咽了口口水,顯然是沒想到周元他們如此的兇猛,直接是將對方二十來位神府境強者全部壓服了。
    那些原本眼目閃爍的大武臣子,也是駭得心驚肉跳,急忙垂目,再不敢生出其他的心思,他們此時已是明白過來,擁有著周元的大周,將會比曾經的大武,更為的穩固。
    在夭夭與吞吞的注視下,那谷宗等人面色慘白,互相間將一百份神府寶藥湊了出來。
    而谷宗此時,心中滿是悔意,先前他為了立威,一掌拍碎宮殿,誰能想到這卻成為了周元發難的借口。
    真的是手賤啊。
    周元袖袍一揮,徑直將那些神府寶藥卷起,然后分出了二十份,拋給了吞吞,后者巨嘴一張,便是心滿意足的將其給吞進肚內。
    他收起剩下的神府寶藥,望著谷宗等人,語重心長的道:“各位若是早點給,也就省了一半了。”
    谷宗等人賠笑著點點頭,心中卻是一通狂罵黑心的蛆,不過只是一座宮殿,竟然吞了他們一百份下品神府寶藥,這種價值,買他一百座城池都足夠了。
    “周元圣子,那我等可以離去了嗎?”谷宗是片刻都不想在這里多呆了。
    周元卻是一笑,道:“不急,有件事問問。”
    “我最近居于蒼茫大陸,倒是不知曉發生了何事,為什么忽然這么外來強者來到蒼茫大陸?”
    谷宗對此倒沒隱瞞,畢竟不算什么秘密:“其實不只是蒼茫大陸,蒼玄天其他的大陸,如今也有人到處探查。”
    “發生什么事情了?”周元忍不住的一驚。
    “據說是圣宮圣元宮主窺探天機,感應到了蒼玄圣印的線索...如今線索傳開,各方都在瘋狂的找尋。”
    此言一出,周元瞬間面色劇變,眼中有著驚駭升起。
    “蒼玄圣印?!”
    他眼神急速的閃爍,顯然沒想到在他離開圣州大陸后,竟然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
    而且,他可是很清楚,他體內的三道圣紋,就是從蒼玄圣印上面剝離下來,如果那蒼玄圣印落到了圣元宮主手中,必然能夠感應到圣紋的存在。
    那個時候,圣元絕對會對他出手,甚至,不僅僅是圣元...
    懷璧其罪。
    而一想到被諸多恐怖存在盯著,周元就感到一股寒氣在此時自腳底直沖天靈蓋,渾身汗毛倒豎起來。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