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四十章 神府境中期
    這是一方奇異的空間。
    天空深邃幽黑,沒有烈日,沒有星辰。
    而在那如莽荒般的大地上,有著一顆顆如擎天巨柱般的古樹矗立,那些古樹之上,生長著諸多果實,果實晶瑩透徹,每一顆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光芒照耀百里,在這里,這些奇特的光樹代替了日月,令得這片空間充滿著奇特的生機。
    一座山峰上。
    周元盤坐于巖石上,他的雙目緊閉,顯然是處于深層次的修煉之中,天地間的源氣,在源源不斷的涌來,最后順著他的呼吸,涌入他的體內。
    這般修煉,持續了整整一日的時間。
    某一刻,周元周身的天地源氣忽然激烈的沸騰起來,只見得在其背后,光芒涌現,漸漸的形成了一輪神府光環。
    而在這一輪神府光環成形后不久,只見得光環之外,又是有著無數光點凝聚,如此醞釀了數十息后,竟是形成了第二輪神府光環!
    兩輪神府光環!
    這代表著周元踏入了神府境中期!
    當那第二輪光環成形后,周元緊閉的雙目也是緩緩睜開,他瞥了一眼身后的光環,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并沒有多少的驚喜,顯然早有預料。
    在跟隨著蒼淵師父來到這片空間后,如今已經一個月的時間了,這一個月內,周元一有時間便是沉浸于修煉之中。
    因為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得他暫時將因為夭夭的沉睡而帶來的悲痛壓制下去。
    而這一個月的修煉,他的進展出奇的快。
    畢竟在此之前,周元不過才將兩重神府打磨圓滿進而連通,而這短短一個月,他又再度打磨圓滿了兩重神府,四重神府盡數貫通,這才令得他自身踏入到了神府境中期。
    這種修煉速度,令得周元自身都是有些驚奇,不過很快他就察覺到,這種修煉速度,大部分都是因為之前蒼玄老祖遺留在他體內的力量所導致。
    那股力量,雖說絕大部分都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的散去,但依舊有著細微的殘余被他的肉身所吸收。
    那種殘余力量對于蒼玄老祖那種存在而言,恐怕微不足道,可對于周元這種神府境來說,卻是相當的充沛霸道。
    所以這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周元才能夠取得如此進展,直接一舉踏入神府境中期。
    不過這種速度伴隨著那種殘余力量的漸漸消散,應該也會恢復正常。
    身后的兩輪神府光環在持續了一會后,便是消散而去。
    修煉結束,但周元依舊是盤坐在巖石上,靜靜的望著那天地間一顆顆巨大無比的太陽樹。
    嗚!
    有著什么東西竄到了身旁,周元看一眼,原來是吞吞。
    此時的吞吞,緊靠著他的大腿,以往時刻都是活潑好動的它,如今也是懨懨的模樣,獸瞳之中滿是低落。
    顯然,夭夭的沉睡,對于通人性的吞吞而言,也是極大的打擊。
    周元伸出手,輕輕的摸了摸吞吞柔軟的毛發,安慰道:“放心吧,夭夭不會有事的。”
    吞吞伸出滾燙的舌頭,舔了舔周元的掌心,它也能夠感應到周元心中的落寞。
    一人一獸,靜坐于山巔,只是比起以往,卻是少了一道纖細美麗的倩影,那種感覺,就猶如完美的畫中被撕裂了一角。
    周元靜坐了許久,待得那散發著璀璨陽光的果實漸漸的黯淡,繼而轉化為冰涼的星光時,他方才站起身來,抱著吞吞,落向了下方的山谷中。
    山谷內,有溪流橫穿。
    幾間屋子坐落在溪水邊,倒是顯得清凈。
    屋前的篝火旁,蒼淵坐著,他瞧得周元,對著他招了招手。
    周元對著蒼淵行了一禮:“蒼淵師父。”
    “突破到神府境中期了嗎?”蒼淵看了看他,笑道。
    “你體內開辟的神府,倒是有些意思...想來就算是在九神府間,都算是頂尖級別的。”蒼淵一眼便是看穿了周元體內的神府與眾不同。
    “你修煉的是...祖龍經?”蒼淵沉吟了一下,道。
    周元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當年蒼淵給他留下過一道七品源氣的功法,但他最終卻是選擇了修煉祖龍經。
    蒼淵眉頭皺了皺,道:“這丫頭...真是胡來。”
    “她難道沒告訴你祖龍經修煉有多難嗎?”
    周元笑著點點頭:“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其實直到今天,他都未曾后悔過,反而很慶幸當年的選擇,當初蒼淵留給他的是一卷名為“天元典”的七品源氣功法。
    而如今,他的祖龍經只需要湊齊材料,就能夠完成第二重的進化,晉升為七品的鎮世天蛟氣,這比起天元典來說,無疑將會更強。
    在未來,祖龍經的潛力,也遠遠不是天元典能夠相比的。
    蒼淵微微點頭,也就不再這上面多說,他看得出來,周元性子堅韌,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
    “蒼淵師父...”
    周元目光看了一眼一座屋子,沉默了一下,道:“夭夭的事,可有什么眉目了嗎?”
    這才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蒼淵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道:“這一個月我翻遍諸多古籍,算是找出了一個法子,應該是能夠將她的肉身修復。”
    周元聞言,頓時大喜,懷中的吞吞也是發出了興奮的低吼聲。
    “不過此法并不簡單,或許還需要你的幫忙。”蒼淵沉吟道。
    周元斬釘截鐵的道:“不管要我做什么,只要能夠讓得夭夭醒來,我都會去做!”
    蒼淵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和夭夭之間...”
    “我當初可只是讓你幫我照顧她呢。”
    周元神色有些尷尬,顯然蒼淵也是看了出來,他與夭夭之間的關系,并不像是普通的朋友,其中明顯有著男女之情。
    蒼淵緩緩的道:“這種事,還真是沒在我的預料范圍...原本我以為,她是不可能動情的。”
    “這么看來...你這小子,倒還是很厲害的啊?”他似笑非笑。
    周元陪著笑,不敢說什么,畢竟嚴格來說,蒼淵算是夭夭的長輩,當初只是將夭夭托付給她照顧,可誰能想到照顧來照顧去,兩人的關系卻變成了現在這樣,所以周元也的確是有點心虛。
    “蒼淵師父,咱們還是說說那個方法吧...”周元心虛的將話題扯回來。
    蒼淵笑了笑,也沒和周元過多的計較,旋即他面色微微肅然,盯著周元,緩緩的道:“你應該知曉混元天吧?”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