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四十六章 護衛
    陰暗的密林之中。
    邱紀面色陰沉的盤坐在大樹底下,目光望著遠處,那里的營地中有著燈火。
    “邱管事,現在怎么辦?伊秋水已經對我們有了防備,再也不會讓我們接近了。”在邱紀身旁,有著人低聲說道。
    “關鍵是小公子死了…此事回去,真不好和家主交代啊。”
    邱紀眉宇間也是掠過煩惱之色,他怎么都沒想到,此次計劃最終竟然會變成這樣。
    他們費盡心思將伊冬兒從伊秋水身旁引開,只要小公子暗中將那丫頭劫持,那么伊秋水就將會由他們所掌控。
    可惜,這些計劃,卻是被一個從天而降的混蛋活活給破壞了!
    關鍵是那個混蛋竟然還把邱陽給砸死了!邱陽雖然實力不怎么樣,但再怎么說,也是太初境九重天啊!這簡直死得太窩囊了。
    “不能讓伊秋水安穩的抵達玄州城。”邱紀冷聲道。
    “如今家主運轉了所有力量,將伊家的強者釘在玄州城,所以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如果這都不能得手,等伊秋水抵達玄州城,其身旁的保護就會更加的嚴密。”
    “那個時候,我們邱家染指州主之位的計劃,就會變得麻煩很多了。”
    “但現在伊秋水身邊的護衛力量也不弱,而且她很聰明,此次前往玄州城,還故意放出了風聲,引來了一些傾慕于她的其他家族的公子。”
    “如今她那里的力量,光靠我們這支隊伍,恐怕吃不下來。”邱紀身旁的人說道。
    邱紀聞言,卻是淡淡一笑,道:“我邱家在小玄州盤踞上百年,我們在此地的經營,可不是他們才來沒多少年的伊家可比的。”
    他盯著遠處營地中的眼眸中,掠過陰毒之色。
    “哼,連那伊家家主都死在了小玄州,一個小丫頭,又能做得了什么?”
    “還有那個莫名其妙的砸死小公子的小子,等他落到我們手中,定要讓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
    噠噠!
    足下有著源氣升騰的馬獸拉著寬大的車廂,自大路上奔馳而過,那速度極快,若是看得仔細則會發現,整個馬車都離地一尺,宛如騰云駕霧的低空飛行。
    周元盤坐于車廂間,他眼目緊閉,此時他的身軀散發著淡淡的光澤,那是玄圣體在運轉。
    他體內的鮮血也是在發出沸騰般的聲音,體內的一些暗傷,則是在血液流動間,漸漸的被沖刷洗凈…
    天地間的源氣,也是在源源不斷的涌來,最后化為一縷縷的煙霧,順著周元的鼻息,涌入他的體內。
    如此約莫一炷香后,周元雙目漸漸的睜開。
    他那眼瞳中,有著光澤涌現,令得他的雙目宛如寶石一般璀璨,片刻后,光芒消散,雙目也是恢復了正常。
    而周元的嘴角,則是掀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在經過數日的修煉,如今他的肉身創傷已是好了大半,原本黯淡的神府,也是漸漸的綻放出光澤,那是源氣重新匯聚的表現。
    如今的他,雖說還未曾完全恢復,但起碼遇見神府境初期的敵人是不會有什么好擔心的,這也算是有了點自保之力。
    不過,他這次受的傷實在是太重了,在他的神魂感知下,他肉身多處處于斷裂狀態,這些傷勢即便他修煉了玄圣體,但自我修復起來也要緩慢很多。
    而這個時候,周元才開始明白太乙青木痕的厲害之處,如果在那空間亂流中,他未曾將體內的青木痕跡消耗殆盡,如今他的這些傷勢恐怕早就痊愈了。
    “如果有古木之精就好了…”周元苦惱的撓了撓頭,有了古木之精,他便能夠汲取其中的生機,再度凝煉出一些青木痕跡。
    不過可惜,他乾坤囊中的那些珍藏,也早就在空間亂流中被毀了。
    至于當初他辛苦得來的一些神府寶藥,也更是被毀得一株不剩,那可是神府境所必須的修煉資源。
    這些損失,即便是以周元的心性,都是心疼到現在都難以平息。
    在周元心疼間,他忽然感覺到馬車的速度迅速的減緩下來,他目光瞟了一眼天色,便是知曉伊秋水他們要繼續扎營休息了。
    …
    諸多人手涌出來,很快的便是有著一座營地自林間出現,篝火升騰起來,營地中也是變得熱鬧起來。
    在營地中央的一團篝火旁,身穿淺黃色衣裙的伊秋水長身而立,嬌軀顯得極為的纖細修長,那白皙的肌膚,在篝火的照耀下微顯紅潤。
    而在她身旁,還有著一群男女在笑談,他們皆是氣勢不凡,顯然也是頗有身份。
    不過他們在彼此笑談時,大多數的目光,都是在若有若無的對著伊秋水投射而去,顯然,伊秋水才是這里的中心。
    “秋水,還在擔心嗎?”一名身軀高壯,面龐俊朗的青年笑了笑,他猶豫了一下,道:“秋水,我覺得可能你懷疑錯了邱家,他們不見得就是要劫持冬兒。”
    “你也理解一下邱紀,邱陽死得不明不白,他回去難逃其咎。”
    其他的一些男女也是微微點頭,他們的家族在小玄州也是有些底蘊,但與邱家這個盤踞小玄州百年時間的家族相比還是有些差距,所以他們也不想伊秋水和邱家鬧得不愉快,到時候他們夾在其中也麻煩。
    伊秋水柳眉蹙了一下,道:“我已查得明明白白,慕朝兄就不用再多說了。”
    那名為慕朝的青年目光一閃,淡笑道:“秋水,以我之見,那個來自其他天域的人,干脆就直接交給邱紀,只要他們不再糾纏,我們應該能順利抵達玄州城。”
    “為了一個來歷不明的人,沒必要現在和他們撕破臉。”
    此言一出,頓時引來數名青年的附和,他們已經從伊秋水那里知道,邱陽是被一個從其他天域跨界傳送而來的男子墜空砸死。
    關鍵是這些天伊秋水對那陌生男子還頗為的照顧,這倒是令得他們內心深處有些不喜,畢竟在他們的眼中,一個其他天域而來的人,簡直跟鄉下賤農沒什么區別。
    眼下如果能夠將那人丟出去吸引邱紀的仇恨,那也算是物盡其用。
    “你們怎么可以這樣!周元小哥哥可是救了我!”伊秋水身旁的冬兒聞言,連忙喊道。
    慕朝微微一笑,道:“冬兒,并非是他救了你,而是你救了他,如果不是你將他帶回來,他早就死在了野外。”
    冬兒氣鼓鼓的就要反駁。
    伊秋水揉了揉她的小腦袋,沖著慕朝淡笑道:“多謝慕朝兄為我們考慮,不過我伊家向來恩怨分明,這種事是斷然不會做的。”
    “而且,我也不覺得那邱紀有能耐做什么。”
    慕朝笑笑,聳了聳肩道:“那當然,秋水你可是開辟了八神府的天驕,莫說是在小玄州,就算是放眼咱們整個天淵域年輕一輩,你都名氣不小。”
    “假以時日,等你踏入神府境后期,說不得連混元天神府榜,你都能混個名次。”
    伊秋水輕輕搖頭,鵝蛋臉在篝火照耀下顯得格外動人,淺笑道:“神府榜就算了,那上面全是妖孽,開辟八神府者,比比皆是。”
    聲音剛落,伊秋水明眸忽的一動,俏臉微怔的望著不遠處。
    慕朝他們也是轉過頭,然后便是見到那里站著一名年輕的身影,正是周元。
    慕朝眉頭皺了皺,也不知道周元站了多久,是不是把他剛才的話給聽見了,不過很快他便是灑然一笑,沒有太過的在意。
    一個來自天域外的無名小子而已,沒啥實力沒啥背景,聽見了又能如何?
    真要惹怒了他,隨隨便便就捏死了。
    “周元,你怎么出來了,你的傷如何了?”伊秋水望著周元,開口問道。
    “真熱鬧啊。”
    周元走過來,笑了笑,他只是看了一眼慕朝這些氣勢盛人的男女們一眼,然后收回目光,臉龐上也沒什么怒意,雖然先前的話他的確是聽見了。
    而慕朝見到周元這般模樣,眼眸中掠過一抹輕蔑,顯然是認為后者在忍氣吞聲,這更是無能者的表現。
    數名模樣雖然不及伊秋水,但也算是有幾分姿色的少女,好奇的打量著周元,畢竟后者砸死邱陽這件事,可算是一件壯舉,想必之后會在小玄州傳很久。
    不過稍微讓得她們有些失望的是,周元雖然模樣看起來挺清秀,但也沒什么特殊的。
    伊秋水瞧得眾人打量周元的眼神,也是有些無奈,然后她伸出玉指指了指篝火上的烤肉,抿嘴道:“要吃點什么嗎?我讓人給你準備。”
    周元笑著搖了搖頭,他沉吟了一下,忽的問道:“伊姑娘,我們此去玄州城,那邱家會派出天陽境的強者嗎?”
    伊秋水聽到這個問題,有些意外,旋即搖了搖頭,道:“天陽境強者在邱家中,也算是長老級別了,如今怕是無法離開玄州城。”
    周元輕輕點頭。
    “怎么了?”伊秋水有些奇怪的問道。
    周元望著伊秋水那在篝火照耀下顯得柔媚動人的臉頰,道:“如果不會遇見天陽境強者的話,我可以將伊姑娘護送到玄州城,不過前提是伊姑娘能現在就給我一百道五百年以上年份的古木之精。”
    當周元此話說出的時候,原本有些竊竊私語的篝火旁頓時安靜下來。
    一道道玩味,譏諷的目光,投射到了面不改色的周元身上。
    就連伊秋水,她的俏臉也是在此時變得愕然起來。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