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六十九章 狠斗
    吼!
    高空之上,似有魔猿咆哮,只見得那莫淵踏空而來,在其身軀之外,有巨大的遠古巨猿光影成形,手中黑色鐵棍與光棍相融,直接是裹挾著毀滅之力對著周元呼嘯而下。
    玄州城內,諸多神府境強者感受著那種源氣底蘊,皆是面容苦澀,與莫淵這等神府境后期相比起來,他們簡直是不堪入目...
    轟隆!
    棍影呼嘯而下,周身體內也是有著源氣暴涌,八百萬源氣星辰映照虛空,絢麗神秘。
    他手掌緊握天元筆,筆鋒一震,青金雙色的磅礴源氣凝聚,也是化為浩瀚筆影,與那鎮壓下來的光棍虛影碰撞在一起。
    轟隆!
    源氣風暴直接爆發,虛空為之扭曲。
    筆棍碰撞的瞬間,周元的身軀微微一顫,終于是倒射而退,每一步的落下,都會引得空氣發出刺耳的音爆之聲。
    “你若是空有一身源氣底蘊,那今日恐怕是要含恨而終了!”
    莫淵冷笑,周元的源氣底蘊的確比他稍強一線,但他出自天靈宗,一身所學皆是頂尖源術,所以即便自身源氣底蘊稍弱,但借助著源術之力,卻是能夠得到不小的增幅。
    轟轟!
    當其聲落,磅礴棍影再度緊追不舍,帶著巨大的壓力籠罩向周元。
    顯然是打算趁勝追擊,將周元徹底擊潰。
    漫天棍影呼嘯而下,周元眼神也是微凝,冷笑自語:“上品天源術,以為就你有么...”
    “太玄圣靈術!”
    周元雙手結印,下一瞬,有著雄渾的源氣呼嘯而出,迅速的在其身軀之外凝結成了一道神秘光影,光影伸展巨大的光翼,吞吐著天地源氣。
    那自周元體內爆發而出的源氣波動,也是隨之暴漲。
    鐺!
    他腳掌一跺,身影沖天而起,手中天元筆化為無數道源氣長虹暴射而出,直接是與那漫天棍影正面硬碰。
    轟!轟!
    天空之上,頓時響起連綿不斷的嘹亮巨聲,無數道視線震動的見到,每當筆影長虹掠過時,都會將那漫天棍影清掃得干干凈凈。
    而周元的身影,也是穩固虛空,再不動搖。
    莫淵見到周元穩住攻勢,眼瞳也是微縮,他盯著周元身軀之外的那生有光翼的神秘光影,那所散發出來的源氣波動,并不比他身軀之外的巨猿光影弱。
    顯然,周元所施展的,也是一道上品天源術!
    “這小子,究竟是何來歷?”
    莫淵心中掠過這般想法,旋即他冷哼出聲,眼中涌動著嗜戰之色,下一瞬,身影暴射而出,再度爆發攻勢。
    他可不信,他會收拾不了一個神府境中期!
    周元則是毫不相讓,頓時兩道光影在高空之上閃電般的碰撞,每一次的交錯而過,都將會引起狂暴的源氣沖擊波爆發。
    短短時間,兩人已是你來我讓的交手上百回合。
    雙方都沒有絲毫的留手,每一道攻勢,都是氣勢洶洶,看得無數盤觀者膽戰心驚,那種激烈程度,讓人頭皮發麻。
    伊家眾人眼睛眨也不敢眨一下的望著高空上的戰斗,面色極為的緊張,眼下的周元,已算是他們伊家最后的希望。
    伊千機與柳天鷹也是面色凝重的盯著,半晌后,忍不住的感嘆道:“這周元不簡單啊,竟然能夠和莫淵斗得不相上下。”
    他們自然看得出來,此時的莫淵已是將渾身實力盡數的施展出來,但即便如此,周元依舊未曾落入下風。
    可謂是一場精彩的蛟猿之斗。
    “爹,他能打贏嗎?”那柳茗緊張的問道。
    柳天鷹沉吟了一下,道:“暫不可知,莫淵也非尋常人,想要取勝恐怕沒那么容易。”
    周元的表現已是極其的出乎他們的意料了,但莫淵在天淵域的名氣可相當不弱,盛名之下無虛士,所以就連柳天鷹這等天陽境強者,都不敢保證周元就真的能贏。
    伊千機緩緩的道:“我曾聽聞,那莫淵煉化過一道“天魔猿”的精血,那是七品源獸,此血融入自身血脈,一旦與人戰斗,愈戰愈猛,源氣節節攀升,兇悍如魔猿降世。”
    “這是他最大的底牌。”
    “天魔猿的精血?”柳茗大驚,七品源獸,那可是相當于源嬰境的實力了!
    她望著高空,臉頰上浮現出一些擔憂之色。
    畢竟一旦周元落敗,那么今日伊家,也就只能將小玄州州主之位,拱手相讓。
    邱家那邊,同樣是一眾人死死的盯著高空,就連那家主邱龍,都是面色陰沉,顯然他也是沒想到,周元能和莫淵斗成這樣。
    “哼,倒是能蹦跶,不過卻是太小覷了莫淵...”邱龍陰沉冷笑。
    ...
    轟!轟!
    高空上的激戰持續著,愈發的白熱化。
    不過隨著戰斗的僵持,周元卻是發現那來自莫淵的攻勢開始變得越來越沉重與狂暴,他雙目微瞇的看去,隱約的見到莫淵雙瞳漸漸的血紅。
    一股難以形容的兇戾之氣自其周身涌動。
    “吼!”
    下一霎那,莫淵的嘴中竟是爆發出了一道猿嘯之聲,他的雙目徹底的猩紅,渾身的源氣都是在此時沸騰起來,引得虛空震顫。
    “給我死!”
    他尖嘯著,手中黑色鐵棍脫手而出,化為一道黑色洪流,直接蹦碎虛空,快若奔雷的對著周元轟擊而去。
    周元手臂一抖,只見得天元筆筆尖的毫毛暴射而出,重重疊疊,宛如組成了一張巨網。
    轟!
    黑色鐵棍所化的洪流轟擊在毫毛巨網上,頓時將其壓制出一個驚心動魄的弧度,最后轟然一聲,將其穿透,與周元身軀相撞。
    鐺!
    巨聲響徹,周元身影猛的倒飛而出。
    玄州城內,爆發出無數驚呼之聲。
    “周元!”伊秋水也是忍不住的失聲。
    吼!
    莫淵眼神赤紅,身形一動,直接是出現在了周元后方,他嘴角掀起猙獰的笑容,手掌一握,黑色鐵棍飛入他的手中。
    轟!
    他手中黑色鐵棍對著周元的身軀狠狠的砸去,那一棍落下,即便是一座山脈,都將會被其生生的夷為平地。
    不過,就在他那一棍將要揮下時,周元的掌心之間,忽有一枚光點出現。
    光點迎風而漲,迅速的化為拳頭大小,與此同時,天地間有嘹亮的劍吟聲響徹。
    “蕩魔劍丸術!”
    周元手掌一抖,劍丸疾射而出,那光丸之中頓時爆發出滔天劍鳴之聲,鋒利凌厲的劍氣噴薄,將光丸包裹,最終化為了一柄光芒巨劍。
    他眼神冷漠,一劍劈出,絲毫不理莫淵那兇悍一棍。
    “你找死!”
    周元這種針鋒相對的兇狠,更是激起了此時莫淵的兇氣,他與人對戰,素來以狠著稱,他沒想到,眼前這周元,竟敢與他拼狠!
    “我看你敢不敢與我拼!”
    他棍勢毫不收斂,直砸周元。
    棍影在周元眼瞳中急速的放大,而他卻是面無表情,劍丸所化的劍光毫不停留。
    雙方的攻勢皆是兇狠無匹,毫不退讓。
    于是,在那天地間無數道駭然聲中,當那黑色棍影轟中周元的時候,那磅礴劍氣所化的巨劍,也是以一種極為刁鉆的角度,狠狠的劈斬在了莫淵胸膛之上。
    此時的雙方,皆是如搏命兇徒。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