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古璽
    發生在小玄州的這場州主之爭,在接下來的短短數日時間中,便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對著小玄州之外輻射開來,進而引起嘩然不斷。
    當然,如果只是一場正常的州主之爭,基本很難引起這種動靜,畢竟天淵域九百州,小玄州在其中,并不算太過的起眼。
    但誰都沒想到,小玄州這場州主之爭,牽扯進了莫淵這位身居混元天神府榜的天驕。
    而且最關鍵的是…莫淵最終還輸了!
    輸在一位神府境中期的陌生青年手中!
    天淵域中,神府境無數,但唯有三十八人能夠位列神府榜,雖說莫淵在其中名列末尾,但沒有人敢小覷他的實力。
    以莫淵的潛力,未來踏入天陽境都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而天陽境在天淵域中,絕對足以算得上是真正的中堅力量。
    甚至未來,莫淵機緣足夠的話,未必不能窺探更進一步的源嬰境。
    源嬰境,不論是放在天淵域還是整個混元天,那也能夠算做不容忽視的頂尖強者了。
    而正因為莫淵的名氣在天淵域中頗為的響亮,所以當這一次莫淵的慘敗傳出時,方才會在天淵域中引起不小的嘩然。
    于是,在無數人的打探中,那個打敗莫淵的青年的信息,也是流傳出來。
    周元,神府境中期,出身未明。
    陌生的名字,宣告著一匹神府境黑馬的誕生,不過天淵域各方對此都并不意外,因為天淵域同樣是太過的遼闊了,其下九百州,不知隱藏著多少天驕,這些未曾出現的人,不見得就比明面上的那些神府榜天驕要弱。
    類似的黑馬涌現的事,雖說不是屢見不鮮,但也時不時的會冒一點出來。
    而這些隱藏的黑馬,大部分都是傲氣十足,他們所想的,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所以如果在一些重量級別的事件上就會發現,黑馬會層出不窮…
    當然,不管這天淵域內隱藏的黑馬有多少,但至少周元的名字,這一次已是在天淵域中傳開。
    不過周元這名氣,是踩著莫淵上去的,這倒是令得一些人暗中有些幸災樂禍,他們倒并非是沖著周元而去,而是對著天靈宗。
    畢竟天靈宗家大業大,也是招惹了不少人,如今能夠見到這些年行事跋扈的天靈宗吃癟,倒是一件有趣的事。
    不夠同樣也有人暗中嘀咕,那周元想來應該是個愣頭青,此番雖說打敗了莫淵,但卻得罪了天靈宗這個龐然大物,想必以后是少不了麻煩的。
    …
    玄州城,伊家。
    幽靜的庭院中,周元盤坐,在其雙掌間,懸浮著一株赤紅如寶石般的神府寶藥,精純而濃郁的赤紅光點不斷的從中散發出來,最后源源不斷的鉆入周元的體內。
    這些神府寶藥的精純力量,在進入體內后,便是順著經脈,流轉進入神府,不斷的將神府打磨。
    這般修煉,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
    當周元睜開眼睛的時候,掌心間的那一株上品神府寶藥已是化為粉末,隨風散去。
    周元見狀,微微的有些心疼,如今他的修煉,每天幾乎都要消耗兩株上品神府寶藥,那種修煉效率固然不錯,但那種消耗,實在讓人肉痛。
    這樣算算的話,此次幫伊家贏了州主之爭到手的五十份上品神府寶藥,頂多就能支撐他修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當然,如果是其他神府境聽到此話,必然是會暴跳如雷,尋常神府境修煉,一份上品神府寶藥,幾乎是能夠修煉數天的量,可放到周元這里,卻不過一炷香時間,簡直就是奢侈至極。
    但周元對此也是很無奈,他的混沌神府雖然厲害,但打磨起來也是異常艱難。
    “還是得想辦法有一個穩定的神府寶藥來源啊。”
    周元嘆了一口氣,這樣坐吃山空的話,一旦神府寶藥用完,他的修煉,無疑將會進入極為緩慢的增長期。
    更關鍵的是,他已經嘗到了每天兩份上品神府寶藥的甜頭,如果一下子再降低了份額,那別提多難受,所謂由奢入儉難就是這樣。
    在周元感嘆間,有著一名伊家的侍女來到院中,恭敬的說伊秋水請他去前院。
    周元問了緣由,侍女便小聲的說是天靈宗來人。
    周元聞言,心頭頓時一凜,點了點頭,那天靈宗畢竟是天淵域的地頭蛇,如果雙方能夠友好一些的話,周元自然是不想多豎強敵。
    他略作收拾,便是隨著侍女趕往前院,沿途遇見一些伊家的年輕人,皆是對著他報以和善而尊敬的笑意,這番態度,跟前些時候比,無疑是天壤之別。
    來到前院,周元直入而進,目光一掃,便是見到在那主位之上,坐著一名干瘦的中年男子,他身穿赤紅長袍,在那長袍上,有著火焰紋路。
    天靈宗,赤火府。
    周元面色平靜,據說那莫淵的師父,古焱,便是赤火府的府主。
    不過此人應該不是古焱,因為周元雖然能夠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一些強橫源氣,但卻只是在天陽境,而顯然,這還不夠資格成為天靈宗的一府府主。
    而此時的前院中,伊秋水,伊千機也是在座。
    “周元。”伊秋水見到周元,起身一笑,然后道:“這位是赤火府的古璽執事。”
    她湊近周元,低聲道:“這些天我找了不少關系,方才將他請來,如果能夠調和一下關系,對你而言應該要好一些。”
    周元聞言心中有點感動,其實伊家應該不會怕古焱找麻煩,所以伊秋水此舉,無疑還是在為了他而去打點,畢竟別人不知道,但伊秋水卻是知曉他來自其他天域,人生地不熟,毫無背景,在這種情況下真和天靈宗鬧得太僵并不算好事。
    周元微微點頭,算是謝過,雖然他自己覺得沒太大的必要。
    他抬頭看向那位古璽執事,后者卻是眼目低垂,只顧著喝彩,并沒有看他一眼。
    伊秋水轉過頭,沖著古璽笑道:“古璽執事,這位便是周元…”
    古璽擺了擺手,沒讓她繼續說下去,只是淡淡的道:“知道,最近他名氣可不小呢。”
    伊秋水有些尷尬,還要說什么,那古璽已是放下茶杯,直接盯著周元,道:“既然秋水家主找上了我,我與伊家也算是有些關系,那就直說了。”
    “此事已經傳到了府主的耳中,府主雖然有些不悅,但他老人家心胸廣,也不打算與你這小輩一般見識。”
    “而且府主很欣賞你的天賦,讓我傳話,他可以將你收入門下做記名弟子。”
    伊秋水聞言,頓時大喜。
    周元卻是眉頭微皺了一下,一個什么記名弟子而已,他才不稀罕,我師父可是蒼淵大尊,那古焱算什么東西?
    而且,他敏銳的感覺到,這古璽的話音中,并沒有太多的善意。
    “不過…”
    果然,那古璽話音忽的一轉,道:“你此事終歸是掃了我們赤火府的顏面,需要做一些賠罪姿態,唔,你與莫淵對戰時,那兩道上品天源術還算是不錯,你可將其獻上,充實赤火府寶庫,此事也就算是徹底了結了。”
    “呵呵,你這些源術,應該是你偶然間得到的一些傳承吧?倒是機緣不錯,這種事在我們天淵域也不算太稀奇。”
    而隨著他聲音落下,這前院中,頓時安靜下來。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