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七十七章 風閣副閣主
    “你以后就是風閣的副閣主了!”
    當這句話在寬敞的金殿內傳開時,幾乎所有人都是呆滯下來,他們目瞪口呆的望著青玉案牘之后那道欣長身影。
    即便是那古焱,都是嘴巴張了張,有點懷疑自身的耳朵出了差錯。
    這郗菁先前不是還在動怒嗎?怎么突然間這么大的轉變?!
    古焱身后,那古璽也是嘴巴直哆嗦,如果不是心中殘留的理智讓他明白身處何地,恐怕此時就要忍不住的咆哮出來。
    不是應該直接將這無禮的小子逐出天淵洞天嗎?怎么還直接從普通風閣的閣員一躍成為副閣主了?!
    這之間究竟是多大的跳躍?!
    在古焱二人一臉驚駭時,那伊閻與伊秋水的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特別是伊閻,他略微有些驚惶的道:“郗菁大人莫要說笑,周元哪能成為風閣副閣主!”
    他當郗菁是怒極,故意說的反話,不然的話,難以解釋郗菁的轉變。
    伊秋水也是顧不得冒犯,低聲道:“郗菁大人,周元并非是嫌棄,能夠成為風閣之人,已是他的榮幸。”
    古焱與古璽聽到此話,倒是松了一口氣,他們也是覺得郗菁可能真是因為憤怒說的反話。
    不過場中的周元,神色倒是沒有波瀾,在先前說出那句話后,他便是眼目低垂下來,看上去很是恭謹。
    青玉案牘后,郗菁根本沒有理會伊閻或者古焱他們,她那清澈透亮的眸子,只是死死的盯著周元,指尖在桌面上刮出了深深的痕跡。
    片刻后,她心中的驚濤駭浪漸漸的平息,淡淡的道:“我沒有開玩笑,周元能夠在神府境中期就打敗莫淵,足以證明他的天賦,所以他也有著成為副閣主的資格。”
    伊閻與伊秋水聽得此話,終于是知曉郗菁并未說著反話,于是面面相覷著,依舊感到難以置信。
    要知道如今的風閣,閣主之位空懸,就只有兩位副閣主為最高掌事者,如果周元真的成為了風閣副閣主,豈不是說直接一步登天?
    倒是那古焱,面色不由得變得鐵青下來,沉聲道:“郗菁大人,一個不知底細的外人,怎有資格成為風閣副閣主?!”
    郗菁眼眸平淡,道:“我說有資格就有資格。”
    古焱一滯,他眼中滿是怒意,他不知道為什么郗菁突然間就改變了故意,此時的他,有著一種被戲耍的感覺。
    “風閣副閣主,就算是莫淵也不具備資格,他打敗了莫淵,也說明不了什么!”古焱沉聲道。
    “我說有就有。”郗菁依舊是那副冷淡的模樣。
    古焱怒極,但他也明白郗菁的地位,她有著資格任命風閣的副閣主,當即只能怒道:“雖然郗菁大人你是五大執掌元老,但此事我定會向宗主稟明!”
    說完,他直接揮袖轉身而去。
    他所說的宗主,自然便是那位與郗菁同為五大執掌元老的天靈宗宗主。
    那古璽也是面色難看的跟在他的身后,臨走時眼神狠狠的瞪了周元一眼。
    對于他們的離去,郗菁眼睛都未曾抬一下。
    在古焱二人離去后,伊閻與伊秋水對視一眼,他們不明白郗菁為什么突然間對周元這么的看好,不過這終歸是一件好事情。
    “周元,還不謝謝郗菁大人。”伊閻提點道。
    周元點頭,恭謹的道:“謝過大人。”
    郗菁眸光盯著周元,然后對伊閻,伊秋水道:“你們先出去,我有話與周元說說。”
    伊閻與伊秋水都是能夠看見對方眼中的疑惑,不過卻不敢怠慢,行了一禮后便是轉身退出了金殿。
    出了金殿,伊閻滿臉的不可思議,不斷的搖頭,顯然還在為先前的事情費神。
    “郗菁大人怎么會給周元一個副閣主的位置?”伊秋水也是忍不住的問道。
    風閣閣主的地位,相當于伊閻這種長老了,副閣主也差不了太多,如果周元是源嬰境的強者,由此待遇,伊閻還不感到奇怪,可他只是一個神府境中期啊!
    這些年來,哪有過這種事情?
    伊閻忍不住的低聲道:“難不成...是郗菁大人看上周元了?”
    伊秋水俏臉一紅,羞惱的道:“爺爺,你真是老不羞,你胡說什么呢,郗菁大人那般人物,眼界不知道多高,怎么看得上...我不是說周元不好,只是根本就不可能!”
    伊閻也是尷尬的笑了笑,有點心虛的看了看后方的金殿,此話若是落到郗菁的耳中,怕是沒他的好果子吃。
    于是,他只能不斷的搖頭,最終道:“那如此來看的話,可能是郗菁大人想要給那古焱一點顏色看看了,畢竟他們天靈宗,也沒少給郗菁大人添堵。”
    伊秋水點點頭,也就只有這個理由稍微說得過去了,不過這對于周元而言,卻算是天上掉餡餅了。
    ...
    “所有暗衛,都退下去。”
    金殿內,郗菁在伊閻他們先離去后,再度平靜的出聲。
    金殿中有著一些細微的源氣波動浮現,緊接著悄然消失,不過周元能夠感覺到,暗中的警惕視線,也是隨之消除。
    這令得他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氣。
    他抬起頭來,卻是一怔,因為郗菁的身影已經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了他的前方,一對眼眸,眨也不眨的盯著他。
    與此同時,周元還能夠察覺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壓迫感,漸漸的從郗菁的體內散發出來。
    “你,從何處修來的混沌神磨觀想法?”郗菁緩緩的道。
    在先前周元暗中運轉混沌神磨觀想法的那一剎那,郗菁便是感應到了,那種波動太熟悉了,因為,她也修煉了...
    周元在郗菁的注視下,周身的空間都是在此時凝固,一切的退路都被封鎖,此時的他,就算是想要自爆神府,恐怕都是無法做到。
    不過他的神色卻是始終平靜,道:“除了師父外,還有其他人能夠傳授混沌神磨觀想法嗎?”
    郗菁的神色一震,一字一頓的道:“你是說,這是師父交給你的?”
    “你用什么證明?!”
    “混沌神磨觀想法還不行嗎?”周元問道。
    “還不夠。”
    周元想了想,伸出手掌,掌心間有著源光閃爍,下一刻,一支黑色斑駁的古老黑筆,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郗菁盯著那支無比熟悉的黑筆,有些顫抖的伸出手指,輕輕的觸碰著,周元能夠看見,她那清澈透亮的眸子中,有著水氣凝聚,最后化為水花從眼角流淌下來。
    她顫聲喃喃。
    “天元筆...”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