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八百八十八章?周元戰呂霄
        轟!
        山巔之上,兩道磅礴的源氣波動沖撞在一起,驚雷響徹,一些沖擊波肆虐開來,直接是將附近的一些巨石都是生生的震裂開來,聲勢驚人。
        周元與呂霄各自立于一座巨石之上,兩人的目光都是在此時漸漸的變得凌厲,冷冽。
        周元雙手手背之上,風靈紋,火靈紋緩緩的浮現。
        兩道源紋被催動,下一瞬間,那自周元體內爆發出來的源氣波動直接暴漲,那映照虛空的源氣星辰數量更是節節攀升,最終直接是達到了兩千八百萬的可怕程度。
        面對著呂霄這種級別的對手,周元并沒有任何的試探之意,他知曉,唯有傾盡全力方才能夠取得先機。
        呂霄見狀,面色漠然,同樣是毫不猶豫的施展了火靈紋與山靈紋,頓時其源氣底蘊也是暴漲了六百萬,這再加上其自身兩千三百萬的底蘊,一共兩千九百萬!
        外界無數目光滿是震撼,不論周元還是呂霄,兩人的源氣底蘊此時距離三千萬都是近在咫尺,如此強度的源氣,看得不少同為神府境后者的強者面容苦澀。
        轟!
        周元與呂霄的身影幾乎是在同時間沖天而起,磅礴源氣在他們周身化為洪流,下一瞬咆哮而出。
        一青一紫兩道源氣洪流震蕩虛空,帶著足以讓得尋常神府境后期頭皮發麻的驚天之威,直接是在那虛空之上兇橫硬碰。
        轟轟!
        青紫交雜的源氣沖擊波爆發開來,下方無數巨石被生生的掀飛,連虛空都是被撕裂出了一道道淡淡的空間裂縫。
        周元與呂霄的身影皆是微微一顫,旋即兩人的眼神也是變得凝重起來,這一交手,他們便是感覺到了對方那完全不遜色自己的強悍源氣。
        嗡!
        周元嘴巴一張,一枚劍丸暴射而出,只見得劍光爆發,漫天劍影閃現而出,那股鋒銳之氣,直沖云霄。
        “蕩魔劍丸術,劍洪流!”
        周元單手結印,只見得萬千劍影匯聚,化為浩蕩洪流暴射而出,劍影洪流過處,虛空被撕裂,那股無可匹敵之勢,仿佛是要將任何阻攔在前方之物撕碎。
        呂霄望著那咆哮而來的劍影洪流,一聲冷笑,源氣澎湃涌動,毫不退讓。
        “紫浪手!”
        滾滾紫色源氣呼嘯,宛如是化為紫色巨浪,巨浪之中,有紫光大手探出,一掌之下,足以令得大地崩裂。
        砰!
        劍影洪流與巨浪紫手相撞,整個天地間都是驚雷之聲,狂暴的源氣沖擊波肆虐不休。
        一波波的攻勢在山巔爆發,整個擎天山岳仿佛都是在這一刻劇烈的震動起來。
        無數道目光望著這種級別的對碰,皆是目瞪口呆,到得此時他們方才明白,不論是周元還是呂霄,在先前面對著韓淵與木柳時,他們都并沒有真正的傾盡全力。
        轟!
        山巔上,又是一輪兇悍碰撞。
        周元雙手閃電般的結印:“太玄圣靈術!”
        只見得一道神秘的光影出現在其身軀之外,雙翼展開,吞吐著天地間的磅礴源氣。
        催動了太玄圣靈術,周元體內的源氣波動再度暴漲,他手掌一握,劍丸破空而來,源氣灌注間,一柄百丈光劍便是自周元手中蔓延而出,劍鋒吞吐不定,寒光四射。
        “斬!”
        周元嘯聲如雷,那一抹光劍已是狠狠的劈斬而下。
        轟!
        光劍尚未落下,山巔之上已是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劍痕,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壁直接是被一劍生生的削斷,轟隆隆的砸落深淵。
        周元這一劍,運轉兩千八百萬源氣星辰,再加上太玄圣靈術,蕩魔劍丸術兩道上品天源術之威,其威能簡直看得無數神府境強者眼皮狂跳。
        這一劍之下,恐怕就算是十個普通的神府境后期都會被斬成碎末。
        磅礴劍光從天而降,呂霄面色凝重,雙手合攏,璀璨的紫光從他雙掌間散發出來,最后宛如是形成了一道紫色光罩,將他的身軀覆蓋而進,在那光罩表面,仿佛有著一道神秘身影靜靜盤坐。
        “不動明王紫光罩!”
        這同樣是天靈宗內的上品天源術,防御力極端驚人。
        轟!
        磅礴劍光狠狠的斬在那一層薄薄的紫色光罩上,璀璨的劍光幾乎是宛如一輪大日升起,狂暴的沖擊波肆虐而開,山巔之上被撕裂出無數深深的痕跡。
        遍布的巨大亂石更是被劍氣絞碎成粉末。
        山巔上的劍氣,肆虐了足足數十息的時間,方才漸漸的消散。
        無數道目光急忙投射而去。
        只見得那里的虛空上,呂霄凌空而立,周身紫色光罩若隱若現,雖說其上遍布著裂痕,但顯然是將周元那驚鴻一劍給抵擋了下來。
        山腰兩座殘破的廣場中,韓淵與木柳望著這一幕,神色也是有些復雜,這一劍如果是換作他們的話,還真不一定接得下來。
        而在外界。
        火閣處的左雅忍不住的跺了跺腳,道:“呂霄師兄怎么不進攻?反而讓得那家伙跳來跳去!”
        她還指望著呂霄摧枯拉朽的擊潰周元好好出一口氣呢,但眼下來看,反而是周元占據著主動。
        朱煉搖搖頭,有些無奈的道:“你就別瞎說了,周元的實力很強,你沒見到呂霄師兄先前的每一次應對都是傾盡全力嗎?這種級別的交鋒,只能在不斷的碰撞間找尋機會。”
        左雅有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但終歸沒有再多說,因為她也不是瞎子,周元先前那輪番的驚人攻勢,連她都是看得心驚肉跳,她知道如果換做她上去的話,恐怕就算有十條命都不夠周元砍的。
        這個風閣的閣主,的確是有些能耐。
        ...
        “這家伙...”
        呂霄望著將近破碎的紫光罩,眼中掠過一抹陰翳,對于這道防御源術究竟有多強,他再清楚不過,沒想到才承受了周元一擊,便是達到了極限,可見周元先前一劍是何等的兇殘。
        嗡!
        呂霄眼神忽的一動,只見得右側虛空一蕩,一道劍丸破空而出,裹挾著劍光再度暴刺而來。
        見到周元攻勢咄咄逼人,呂霄眼中也是寒氣大盛,袖袍一抖,紫光源氣席卷而出,將那劍光抵御而下。
        咻!
        不過,就在他抵御住劍丸攻勢時,周元的身影卻是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其后方,只見得此時的他手掌一抬,竟是有著一道虛影般的燈籠出現在其手中。
        燈籠之內,有一點火苗跳動。
        “魂燈術!”
        周元深吸一口氣,猛的對著燈籠狠狠的一吹。
        呼呼!
        下一瞬間,滾滾魂炎自其中咆哮而出,宛如一道磅礴火線,直接就對著呂霄呼嘯而去。
        魂炎能夠對神魂產生攻擊,而呂霄的神魂是弱勢,一旦真的被魂炎沾染,必然會被重創,顯然,先前那些攻勢都只是虛招,這魂燈術,才是周元為呂霄所準備的狠招。
        魂炎滾滾而來,呂霄眼神也是一凜,他的眼中掠過忌憚之色,但卻并沒有絲毫的驚惶。
        “周元,你真以為我不防著你這一手嗎?”
        呂霄雙手閃電般的結印,只見得其嘴巴陡然鼓起,其中有著紫光凝聚,隱隱間還有著一股檀香之味散發而出。
        嘩啦啦!
        下一瞬,呂霄嘴中竟是有著一股紫水噴吐而出,紫水滾滾,宛如洪流,帶著異香與那魂炎相撞,頓時間兩者迅速的開始湮滅。
        “周元,我這紫檀鎮魂水,可是專門為了你的魂炎所準備!”
        周元見狀,眉頭也是一皺,這呂霄的難纏程度,當真是遠遠的超過了韓淵。
        “先前你也進攻舒服了?接下來也該嘗嘗我為你準備的好戲吧?”呂霄嘴角掀起一抹森冷笑容。
        周元心頭一凜,他此時感覺到了四周天地間有著一絲異樣的波動,當即毫不猶豫的暴退。
        “走哪去?!”
        呂霄大笑出聲,雙手猛然一抬,下一刻,整個山巔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只見得下方有著九座巨石在此時爆裂開來,九道紫光沖天而起,猶如是一座巨大的牢籠,同時間還帶起了九道古老狂暴的獸吼之聲。
        外界,當左雅,朱煉他們見到那九道紫光時,頓時一驚,旋即失聲道:“九獸封源陣?!”
        左雅狂喜。
        “原來先前呂霄師兄是在暗中醞釀這一招!”
        “哈哈,此陣一成,那周元必然難逃!”
        “勝負已定!”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