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八百八十三章 怨龍滅蟒
        吼!
        血紅色的洪流自周元掌心之中噴涌而出,轉瞬間便是將他的身軀所覆蓋,一股瘋狂的恐怖氣息,在此時彌漫出來,隱隱間,血紅洪流似是在周元身軀之外,化為了一頭盤踞的血紅龍影。
        那道龍影爆發出龍吟,龍吟震動天地,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這一瞬引起了共鳴,天地源氣源源不斷的匯聚而來。
        無數強者眼神驚疑的望著這一幕,他們不知道周元施展了什么手段,但不知道為何,周元身軀外那血紅龍影,令得一些天陽境的強者都是感覺到一絲危險。
        那種感覺,仿佛天命在此,諸邪莫侵。
        虛空上,郗菁,玄鯤宗主五位元老的眼瞳中也是在此時有著一抹精光閃現而出,他們的臉龐上,極為罕見的掠過驚訝之色。
        “氣運護身?”木霓族長訝異道。
        周元這般手段,分明是某種氣運,而這種氣運一旦運轉,便可得天地一絲冥冥間的神秘相助,端的是玄妙異常。
        尋常人或許是看不出來,但他們身為法域境中的頂尖存在,卻是能夠察覺到,當周元那氣運施展時,那原本對著呂霄匯聚而去的天地源氣頓時變得稀少了一些,那種感覺,仿佛是被天地所截斷。
        而反觀周元那邊,卻是能夠輕易的匯聚來更為龐大的天地源氣。
        這不是任何手段能夠破解的,因為這也不是周元所施展的任何源術,而是一種氣運加持。
        能夠擁有著氣運的人,無不是天地間最為頂尖的天驕,整個混元天內都是格外的稀少,而且氣運也分等級,這種氣運以萬獸之形來表現,而凡是能夠展現與龍有關的氣運異象,等級都不算低。
        一直未曾說話的白族族長白夜,也是緩緩的道:“聽聞那武神域的頂尖天驕武瑤,也擁有龍凰氣運,沒想到如今我們天淵域也能出現一位。”
        玄鯤宗主面龐淡漠,沒有說話,因為如今的局面已經脫離了掌控,即便連他都沒想到,在給呂霄準備了深淵九頭蟒血脈這道底牌后,依舊沒有摧枯拉朽的取勝,甚至眼下...還有可能敗北。
        一想到多年謀劃或許就要化為烏有,玄鯤宗主的心情就變得極差起來。
        ...
        天地間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此時匯聚于山巔,屏息靜氣,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而那里,周元身軀之外的血紅氣息越來越濃烈,下一瞬,他仰天長嘯,嘯聲中竟是有著龍吟回蕩。
        轟隆!
        血紅洪流咆哮而出,化為一道千丈龐大的血紅光柱,光柱之內,有血龍光影盤旋,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壓,籠罩這方天地。
        血龍光柱沖天而起,直接對著那從天而降的呂霄沖擊而去。
        呂霄嘴中也是爆發出刺耳的尖嘯聲,那血龍光柱中散發的那種威壓,令得他感覺到體內的深淵九頭蟒血脈都是隱隱的有些顫抖,似乎是在畏懼著。
        不過此時已是箭在弦上,呂霄知道他毫無退路,當即只能將體內所有的力量盡數的榨干出來,磅礴黑光被他一拳轟下,裹挾著他的最強之力,與那血龍洪流沖撞在了一起!
        “?想要贏我,沒那么容易!”他面容扭曲的咆哮道。
        轟!
        下一瞬,血紅洪流與那磅礴黑光,終于是在那無數道震撼的目光注視下,轟然相撞。
        驚雷巨聲,自天地間炸響而開,聲浪滾滾,仿佛整個天淵洞天都是能夠聽聞。
        巨聲之后,是那席卷開來的血黑兩色光芒沖擊波,在那沖擊波肆虐下,這座巨山的山巔徹底的崩塌,巨石如暴雨般的傾瀉而下,將附近的山脈林海盡數的摧毀。
        無數人死死的盯著那兩道對轟在一起的光芒洪流。
        不過,任誰都是看得出來,血紅洪流正在緩緩的形成壓制之勢,每伴隨著一道龍吟響徹,那磅礴黑光便是微微顫抖...
        嘶嘶!
        呂霄暴怒,在心中咆哮道:“什么深淵九頭蟒,你在怕什么!你不是想吃我嗎?給你吃啊!!”
        體內九頭蟒的血脈也是在嘶嘯,它畢竟只是依靠本能行事,如今被壓制,也是爆發出兇性,當即瘋狂的侵蝕呂霄的精血,于是那黑光中的九頭蟒黑影也是變得愈發的清晰。
        兇威暴漲!
        吼!
        血光之中的血龍光影也是察覺到了那來自九頭蟒的竭力反抗,血紅的龍目之中,似是掠過被冒犯般的怒意。
        區區蛇類!
        一道震耳欲聾的龍嘯聲,陡然炸響,虛空破裂。
        血光洪流聲勢在此時節節攀升,直接是暴漲到一個極為驚人的程度,那剛剛爆發出兇威的九頭蟒頓時劇烈顫抖起來,來自于血脈上的那種絕對壓制,令得它本能的生出恐懼。
        于是下一瞬,那九頭蟒的光影竟是掉頭就逃,似乎要鉆入呂霄的體內去。
        轟!
        不過它這般剛剛一退,血龍洪流便是貫穿而過,瞬間將那磅礴黑光吞沒得干干凈凈。
        九頭蟒黑影尚為鉆回呂霄體內,就已被沖擊成一片虛無。
        血龍洪流絞碎九頭蟒,依舊是去勢不減,最終在那無數道震撼無比的目光中,轟然撞在了呂霄身軀之上。
        洪流貫穿虛空,最終沖上不可見的虛空。
        天地間的動靜,漸漸的平息,歸于寂靜。
        滔天血光與黑芒,都是消失得干干凈凈,猶如先前一幕是幻覺一般。
        外界,雖然巨山周圍,盡是看不見盡頭般的黑壓壓人群,可此時卻是一片安靜,空氣仿佛都是為之凝固。
        山巔上,周元渾身的源氣盡數的收斂,他的面龐微顯蒼白,他抬起頭看了一樣虛空上那道紋絲不動的身影,然后一屁股坐在旁邊的巖石上,今日這場戰斗,出乎他意料的艱難。
        他原本是不想動用怨龍變的,因為這會暴露他自身的圣龍氣運,而身處陌生的天地間,總是需要謹慎低調一些。
        但最終他還是沒能如愿。
        這呂霄,真的太麻煩了...
        不過好在的是,總算是結束了。
        一口濁氣,自周元的嘴中吐出,而此時,虛空上的那道身影,終于是在那無數道駭然的目光注視下,一頭從天栽下...
        無數的驚呼聲響起。
        砰!
        呂霄的身影,直接是墜落在了周元不遠處的亂石中,身體僵硬得宛如尸體一般,上下的彈了彈。
        周元看了一眼不知死活的呂霄,神色卻是頗為的淡漠,后者雖說傷勢非常重,但卻還剩半口氣,而且其實真要說起來,這呂霄還得感謝他,如果不是他用怨龍變摧毀了其體內的九頭蟒血脈,往后的他,恐怕只會漸漸的衍變成那種沒有理智的蛇魔。
        周元沒有理會呂霄,他在略微休息了一會后,方才在那天地間無數道復雜的目光注視下站起身來,然后伸出手掌。
        高空上,那懸浮的總閣主令牌在此時緩緩的落下,然后被他握在了手中。
        他緊緊的握住令牌,渾身如釋重負。
        “夭夭,這第一步,我做到了...”
        周元握住令牌,然后舉起了手臂。
        外界,沉寂持續了數息,緊接著有著排山倒海的歡呼喝彩聲,震耳欲聾的響徹于天地之間。
        “賀總閣主!!”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