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實力大進
        這一個月的時間,對于天淵域來說,并不算太過的平和。
        究其根底,自然是因為一個月之后與五大聯盟的雙塔之爭,雖說很多人還并不清楚這次的爭斗最深層次的意義,但他們卻是能夠感覺到,這場爭斗甚至有可能會影響兩個龐然大物之間的戰爭。
        但是,讓得天淵域內部一直吵鬧的,無非還是因為那初步放出的名額。
        諸多天陽境強者聯名上告,試圖讓高層更改名額,但最終還是被高層給壓了下來,只是這種強壓,反而是引起了更多的激憤,一時間吵得沸沸揚揚,難以停歇。
        不過這邊吵成這樣,也是讓得混元天其他勢力看了一出熱鬧,皆是不由得暗嘆如今的天淵域,果真是不復曾經的輝煌。
        但不論如何,雙塔之爭,無疑是成為了這段時間混元天各方勢力的關注焦點。
        這些勢力,耳目皆是敏銳,他們同樣是隱隱的察覺到,此次雙方的這場爭斗并不簡單,畢竟此前的兩方還在發動大型戰爭,打得你死我活,結果轉眼間突然要來搞一場看似溫和的塔斗?
        這其中的內情,必然不淺。
        他們有著預感,或許這場塔斗,將會讓得這混元天的格局,出現巨大的變化。
        如此盛事,自然是引得各方勢力齊聚雙塔之處,一時間,天淵域這兩方邊境處,倒是引得風起云涌。
        ...
        天淵洞天,某處地底巖漿湖泊。
        恐怖的高溫,彌漫在這地底之中,連四周的巖壁都是在不斷的融化。
        不過讓得人震驚的是,原本此處的巖漿湖泊,此時竟然是縮小了無數圈,巨大的湖泊,直接是化為了一個小小的巖漿泥潭...
        而在那泥潭中央的位置,可見一道身影靜靜的盤坐,任由滾燙熾熱的巖漿在身軀表面流淌。
        那具身軀上,隱隱可見赤紅而古老的紋路,那些紋路宛如是赤斑,在其身軀上延伸...
        這自然是周元。
        只不過如今的他,比起此前顯然是變化極大,他的身軀似乎是膨脹了數圈,皮膚赤紅,其下仿佛隱隱有著巖漿在流淌,一股極端霸道的波動,在血肉之中若有若無的醞釀著,血肉震動時,連虛空都是泛起了波動。
        而且,若是觀察的仔細的話就會發現,那些流淌的巖漿,似乎是在被周元的身軀一點點的吸收。
        在這種吸收之下,巖漿也是再度變得淺了一層。
        原來,此次那巨大的巖漿湖泊,竟然是全部被周元的肉身所吞食吸收了!
        咕咕!
        寂靜的地底深處,忽有奇怪的聲音響起,那竟然是源自周元的血肉。
        只見得這一刻,周元的身軀綻放出赤光,他那緊閉許久的眼目也是陡然睜開,那一對眼中,滿是赤紅,其中猶如是一片暴虐的火焰世界,但這種暴虐,并沒有影響到周元的心境。
        他的心境反而是處于一種絕對的冷靜之中。
        他能夠感覺到身軀之中流淌的恐怖力量。
        周元張開嘴巴,猛的一吸,只見得此地那些殘留的巖漿頓時呼嘯而起,化為一道赤虹,被他一口盡數的吞入體內。
        嗤嗤!
        吞了那些巖漿,周元的身軀上有著濃烈的白霧升騰起來,那白霧顯然是帶著可怕的溫度,竟是引得虛空微微扭曲。
        而他那膨脹了數圈的身軀,則是在此時開始一點點的縮小,身軀上那些赤紅的古老紋路也是漸漸的消退。
        最終回歸了平常的形態。
        周元低頭,五指緩緩的握攏。
        咕嚕嚕!
        只見得拳頭上面,竟是有著赤紅的巖漿流淌出來,最后將整個手臂都是覆蓋在了其中。
        轟!
        周元一拳轟出,只見得腳下的大地直接是崩裂開來,裂縫自四面八方蔓延而去,整個地底都是在劇烈的震動起來,巨石滾落。
        這巖漿地穴,直接被周元一拳給轟塌了。
        而且,那霸道恐怖的巖漿,硬生生的將地面融化出了一個巨坑。
        “好霸道的力量...”
        周元咧嘴一笑,從破壞力來說,這大炎魔的力量,遠勝玄圣體。
        那種巖漿之力,破壞力出人意料的強。
        沒錯,經過這近一月的修煉,周元總算是初步的修成了這“煉獄大炎魔”!
        這個速度算是極其的驚人了,但也算是在預料之中,因為周元為此同樣是付出了大量的法域本源,他這近一個月間,幾乎是時刻都是在觀想大炎魔,而其他曾修煉過此術的人,恐怕沒幾個人能如他這般的揮霍。
        除了這個主要因素外,周元的天賦,以及此處由郗菁出手打造的修煉環境也是必不可缺。
        轟!
        周元收整了心態,身形猛的直沖而上。
        只見得那巖壁直接是被融化出了一個深洞,而周元的身影,卻是在幾個閃爍間,沖出了地底,出現于天空上。
        呼。
        再度望著那空曠天地,周元也是通體暢快,旋即仰天長嘯。
        那嘯聲如雷鳴,自天地間滾滾回蕩。
        嗡!
        而就在嘯聲回蕩時,天空間忽有破空聲響起,然后有著一道流光破空而至,直接對著周元暴射而去。
        周元也是見到了那破空而來的流光,眼中卻是有著比先前更甚的狂喜之色涌出來。
        因為憑借著彼此間的感應,他自然是能夠看見,那流光之內的斑駁黑筆...
        天元筆!
        而且,此時的天元筆,給他一種極為玄妙的感覺,比起以往,仿佛是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一般。
        嗡嗡!
        天元筆化為光影,圍繞著周元盤旋,靈性 逼人。
        天地間的源氣也是在滾滾而來,被天元筆盡數吸收。
        周元伸出手掌,斑駁的黑筆在他那欣喜的注視下,緩緩的落在掌中,他雙手握攏,體內源氣灌注而進。
        嗡!
        天元筆雪白的筆尖毫毛頓時有著無比凝煉的源氣光芒凝聚,下一瞬間,一道源氣匹練暴射而出,虛空震蕩,遠處的一座山岳瞬間化為粉末...
        源氣的增幅,變得更強了。
        周元屈指一彈,天元筆融入體內。
        他能夠感覺到,天元筆有諸多玄妙。
        他眼目微閉,下一瞬間,只見得雪白毫毛竟是自身后蔓延出來,形成了一對白色的羽翼。
        轟!
        羽翼扇動,周元的身影直接是消失在了原地。
        萬丈之外的虛空,周元身形閃現而出,他手掌一握,雪白毫毛凝聚,一柄白毫長劍其手中出現,劍光一擺,有滔天般的凌厲劍光肆虐。
        周元輕笑一聲,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滿意,如今天元筆的靈性,遠非以往可比,這千變萬化般的神妙,足以給他帶來諸多的戰斗手段。
        他袖袍一揮,天元筆閃現于面前,靜靜垂立。
        周元的目光,掃過筆身上那一道道古老的符文,最終停在了第七枚符文處,以往此處黯淡,符文不顯,可如今,那一枚讓得周元垂涎已久的符文,卻是徹底的璀璨明亮起來...
        第七紋,晉升。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