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千零五十章?逃脫
        “咦,那周元怎么破開天地之牢了?!”
        五大聯盟方向,那洪九院等法域強者望著周元突然出現的身影,面色皆是忍不住的一變,眼中有著濃濃的驚駭之色浮現出來。
        先前那天地之牢的出現,他們這些法域強者自然是有所察覺,心中明白那是萬祖大尊出手了。
        只是他們尚還來不及高興,便是見到周元的身影出現,毫無阻礙的落向了天淵域大本營。
        顯然,周元從天地之牢出來了!
        可是...這怎么可能?!
        連萬祖大尊親自出手都未能擒住這周元?一個天陽境能有這么變態?!
        歸源山主皺著眉頭,他沉吟片刻,道:“這不可能是周元的能力,先前天地間的源氣變得洶涌了一些,或許...是有混元天其他的大尊插手了。”
        其他人聞言,也是微微沉默,此次萬祖大尊親自出手,倒的確是有些壞了規矩,其他的大尊看不過去會出手,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小子,還真是好命!”洪九院嘆息一聲,這周元居然能夠在大尊出手之下保得性命,當真是氣運濃厚。
        其他法域強者也是深有同感的點點頭。
        與此同時,周元的身影自天淵域大本營中落下,頓時再度有著排山倒海般的歡呼聲響徹起來,無數道熾熱的目光投射而來。
        這般待遇與之前出戰時,幾乎是天壤之別。
        郗菁,木霓等法域強者迅速的迎上去,他們的神色有些驚疑不定,因為他們對于周元能夠闖出天地之牢也是感到極為的震驚。
        “先前那是?”郗菁低聲問道。
        周元輕輕點頭,道:“是武神域的大尊出手相助。”
        郗菁咬了咬嘴唇,輕輕點頭,也唯有大尊出手,才能夠將周元從那天地之牢中救出來。
        木霓拉住周元那血肉模糊的斷裂十指,充滿著生命氣息的源氣彌漫出來,只見得那斷指處有著肉芽迅速的蠕動起來,短短數十息,便是完全的生長了出來。
        “倒是苦了你這孩子。”木霓嘆道。
        面對著大尊的出手,就算是他們這些法域強者都會心生恐懼,難以想象之前的周元究竟是處于何等的大恐懼中,也虧得他心性堅韌,換作常人的話,就算是被救了出來,心中也會留下巨大的陰影,甚至影響未來的修煉之路。
        周元聞言,倒是灑然一笑,道:“能夠逼得大尊親自對我這小小的天陽境出手,也算是我的榮幸了。”
        他倒是苦中作樂,畢竟這般待遇,放眼混元天,的確是極其罕見的事情。
        玄鯤宗主看了周元一眼,即便以往的他對后者微有芥蒂,可這般時候,也不得不道:“你這小子的膽魄,真是我所見者名列前茅的...難怪大尊會青睞你。”
        邊昌族長也是聲音雄渾的道:“我覺得給他足夠時間的話,我天淵域未必不會再出一位法域。”
        這倒是極高的評價了。
        畢竟法域強者,已經是這天地間僅次于大尊的最強存在,足以成為一方巨擘,令人敬畏。
        周元笑了笑,心中心思不曾流露,因為法域可還不夠,不論是回往蒼玄天報仇,還是以后找那萬祖大尊討回今日場子,都不是法域的實力能夠做到的。
        只是,這些心思就不好讓得玄鯤宗主他們知曉了,不然的話,他們會直接吐出瘋子兩個字來。
        這種天陽境的實力,就敢去記恨大尊的狂妄之人,恐怕就算是見多識廣的他們,都是聞所未聞。
        周元將手中還染著血的水晶球遞給郗菁,笑道:“還好保住了它。”
        郗菁認真的將其接過來,然后搽拭掉血跡,看得出來,她此時方才是徹底的松了一口氣,畢竟此物關系到天淵域的存亡,由不得她不重視。
        “此次雙塔之爭,我們算是一勝一負,依舊是有一道奇物落入對方的手中。”
        郗菁望著周元,眼中有著說不出的欣慰:“說起來,三道奇物里面的兩道,都是靠小師弟你奪回來的。”
        那天火樹王與這風雨湖的奇物,的確都是因為周元,不然的話,說不定現在對方手中已經手握三道奇物,想要毀滅天淵洞天簡直是輕而易舉。
        周元倒沒居功的意思,只是眼中反而有些憂慮,輕聲道:“如今對方手中還有一道奇物,就怕那萬祖大尊還不會善罷甘休。”
        此言一出,氣氛也是再度變得沉重起來。
        那萬祖大尊簡直就是一座大山,壓得郗菁他們連喘氣都是極為的艱難。
        “接下來怎么做?”周元問道。
        郗菁深吸一口氣,道:“對方的所圖已經很明顯了,就是想要摧毀天淵洞天,接下來我們天淵域將會采取全力防御的策略,我們五人會回歸天淵洞天,時刻鎮守,同時將兩道奇物帶回洞天內,避免節外生枝。”
        “在天淵洞天內,我們借助圣寶的力量,將會更為的保險。”
        “...此次雖然因為周元的存在打破了他的謀劃,但我有預感,他的確不會收手的,所以,他下一次的出手,必然將會更為的兇狠與致命。”
        “而且...”
        她咬了咬嘴唇,眼神冰冷的道:“他下一次的出手,恐怕也不會太久的。”
        幾位法域強者都是神色沉重,這一次萬祖的謀劃,險些就令得他們大敗,而下一次更為兇猛的攻勢,又該是什么程度?
        被這么一位大尊盯上,真的是讓人寢食難安。
        周元也是在心中暗嘆一聲,他能夠體會到郗菁他們心中的那種無力,只要他們天淵域一日沒有大尊坐鎮,那么面對著萬祖的謀劃,就始終只能處于被動之中。
        在那遠處,五大聯盟的人已經開始在撤退,只是周元能夠感覺到,對方那些法域強者在離去時,對著這邊所投來的玩味目光。
        周元微微沉默,然后視線看向后方那些正處于慶賀中的天淵域諸多強者,此時的他們,或許還并不知曉,這場極為勉強的勝利其實并不是結束,這或許反而會成為激怒那位萬祖大尊的引子...
        天淵域接下來,或許將會迎來一場更為猛烈的暴風雨。
        而就連周元都不知道,天淵域這一次,是否還能夠頂得住...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