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二十九章 玉靈瀑
大周府后山,綠茵蔥郁的山峰上,有著一條銀河般的瀑布垂落,轟隆隆的聲音傳遍著整個山脈,氣勢頗壯。
    周元,蘇幼微等所有甲院的學員,都是立于瀑布下方,這里有著巨大的湖泊,湖水清澈,宛如明鏡。
    “這就是玉靈瀑嗎?”
    蘇幼微俏目望著那條飛落的瀑布,臉頰上也滿是好奇之色,顯然也是早有聽聞。
    一旁的宋秋水點點頭,笑嘻嘻的道:“這就是咱們大周府的修煉寶地,玉靈瀑,據說在那瀑布頂部,生長著一片紫靈玉髓,而每當水流沖刷下來的時候,都會蘊含一絲極為溫潤的玉髓之氣,當瀑布的水流帶著強大的沖擊力撞擊在身軀上時,那玉髓之氣就會被那股沖擊力擠入身體,能夠幫助我們沖開大脈。”
    “當然,更重要的是,由于玉髓之氣極為的溫潤,并不會損傷經脈,所以就算每日達到了沖脈極限,依舊能夠借助玉靈瀑來修煉沖脈。”
    蘇幼微聞言,美目中頓時有著異彩綻放出來,因為經脈承受有著極限的緣故,所以每人每日的沖脈都有著次數的限制,但眼下這玉靈瀑竟然能夠在經脈承受達到極限后,依舊在不損耗經脈的情況下幫助沖脈,光是這一點,就足以知曉玉靈瀑的價值。
    周元也是笑著點點頭,這就是他看重玉靈瀑的原因,他每天在完成沖脈次數后,經脈承受就達到了極限,但借助這玉靈瀑,他卻能夠繼續沖脈。
    這無疑會對他的修煉加快效率。
    “不過這紫靈玉髓需要吸收天地間的源氣,才能夠源源不斷的造出玉髓之氣,所以玉靈瀑要兩天才開啟一次。”
    楊載沖著周元,蘇幼微嘿嘿笑道:“你們運氣還不錯,剛進甲院就遇見了。”
    周元望著那隱隱間帶著一絲紫意的瀑布,若有所思的道:“玉靈瀑是如何分配的?”
    玉靈瀑就這么一條,而大周府卻有五個院,學員加起來數百,顯然不可能都同時進入玉靈瀑修煉,所以這必然就需要分配。
    “玉靈瀑會開啟八個時辰,按照以往的規矩,我們甲院分有三個時辰,乙院兩時辰,其余三院各一個時辰,我們因為是甲院,所以不論是時間還是時段都是最好的。”楊載道。
    周元恍然點頭,旋即咂咂嘴道:“竟然只有三個時辰。”
    楊載呵呵一笑,道:“三個時辰已經很多了,而且未必能夠堅持那么久。”
    “哦?”周元一怔。
    楊載嘿嘿笑了笑,卻是沒有多說,只是道:“你待會就知道了。”
    “好了,都別廢話了,準備進屋,銘刻源紋。”在那前方,楚天陽拍了拍手,打斷眾人的交談,指著不遠處湖泊旁,那里有著兩座大型的竹屋。
    “還要銘刻源紋?”周元與蘇幼微聞言皆是一愣。
    “嗯,每次來玉靈瀑修煉,大周府都會派出精通源紋的教師,給每一個學員銘刻一道“聚源紋”,這是一品源紋,能夠令得身體吸收瀑布中的玉髓之氣更為的有效。”宋秋水解釋道。
    在他們說話間,已是到了竹屋之前,竹屋有兩座,男女分開,一個個的排隊進入,不過男學員這邊在排隊時,時不時賊眉鼠眼的瞄向女屋那邊。
    很快也輪到了周元,進入竹屋,一名教師手持源紋筆,對著他揮揮手,示意他脫去上衣,趴在榻上,然后筆尖落下,漸漸的在周元的背上,刻畫出了一道源紋。當那最后一筆落下時,周元背上頓時散發出淡淡的光芒,進而隱匿下去,但在源紋成形時,周元則是隱隱的感覺到,似乎他對于周身天地間的源氣,都是變得敏感了許多。
    “這聚源紋,倒與聚源玉相差不多,只是持續的時間很短。”周元穿上衣衫,對著教師行了個禮,便是走了出去。
    說起源紋玉,周元看了一下脖子上掛著的溫涼玉佩,自從蘇幼微知曉他可以開脈修行后,便是執意將其還給了周元,讓得他格外的無奈。
    不過知曉蘇幼微倔強的性子,所以周元倒也并未勉強。
    出了竹屋,只見得蘇幼微也是剛好走了出來,周元走上去,偷偷掃了掃她的后背,視線透過白皙的脖頸,能夠隱約的看見一些淡淡光紋。
    “亂看什么!”察覺到他的視線,蘇幼微俏臉微紅,瞪了他一眼。
    周元笑了笑,看了一眼那陸陸續續有著女孩出來的竹屋,忍不住的道:“你們那邊不會也是男教師吧?”
    若是這樣的話,那也太吃虧了!
    蘇幼微羞惱的輕踹了周元一腳,銀牙輕咬的嗔道:“你胡說八道什么呀!當然是女的啊!”
    刻畫源紋需要將上身衣衫都是脫了,若是讓一個男教師來,那也太不像話了。
    周元干笑一聲,兩人談話間,甲院的所有學員都是匯聚過來,楚天陽看了一眼,便是轉身帶著眾人走向了瀑布。
    轟隆隆!
    巨大的瀑布宛如一條水龍咆哮而下,水流沖擊下來,落在湖中,濺起巨浪,水氣彌漫。
    楚天陽取出一根大香點燃,插在一旁的石縫中,然后面色嚴肅的看向眾人,道:“準備開始吧,你們只有三個時辰的時間,希望你們不要浪費了這等機會。”
    說著他又看向周元,蘇幼微以及另外一位新生,道:“你們暫且先看看。”
    周元三人皆是點點頭,看向楊載,宋秋水等人,他們此時目光又是期盼又有些畏懼的望著那“玉靈瀑”,最后深吸一口氣,便是咬著牙沖進了位于瀑布中間位置的修煉臺。
    轟隆!
    磅礴的水流不斷的呼嘯而下,楊載等人一沖進瀑布中,雙腳便是用力的抓住巖石,任由那水流沖擊而來。
    如此巨大的瀑布,那水流的沖擊力無疑是極為的龐大,所以即便楊載等人傾盡全力,但他們的身軀依舊是在顫動著。
    他們緊咬著牙齒,水流沖擊而來的力道,撞擊在身體上,宛如是被重重的拍打,令得他們面龐皆是有些扭曲。
    背后的源紋散發著淡淡的光芒,隱隱間,仿佛是有著一絲絲紫色氣流順著水流的沖擊,滲透進了他們的身軀之中。
    轟!
    眾多學員在瀑布的沖擊下,持續了約莫十來分鐘,便是開始有人不支,最后在一道慘叫聲中,被陸陸續續的沖進了下方的湖泊里。
    楊載與宋秋水堅持的時間最久,但也只是二十多分鐘,就掉入了湖泊中。
    當他們從湖泊中爬出來時,皆是渾身皮膚發青,猶如被重擊,那齜牙咧嘴的狼狽模樣,顯然是渾身劇痛。
    而此時周元方才明白,為何他們會對玉靈瀑又愛又恨,這里的玉髓之氣固然能夠幫助開脈,但每一次他們都會被那瀑布的水流拍打得滿身淤青,猶如被人暴打一場。
    “接下來你們三人去試試。”楚天陽對著周元,蘇幼微三人,道。“嘿嘿,加油,第一次都很快。”楊載沖著周元嘿嘿一笑,道。
    周元與蘇幼微對視一眼,也是走上前去,他們停在瀑布之前,望著那帶著轟隆隆巨響飛落而下的水流,最后一咬牙,一步踏了進去。
    在進入瀑布的第一時間,周元的皮膚就緊繃起來,腳掌猶如大樹,緊抓地面,而下一瞬間,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巨力伴隨著水流自上方沖擊而來,籠罩了他的全身。
    “好痛!”
    磅礴的水流狠狠的沖擊而來,周元頓時倒吸一口氣,那種力道太兇悍,差點直接將他拍進湖泊。
    不過在水流的沖擊下,周元也是能夠隱隱的感覺到,背后的聚源紋散發出一股吸力,一股極為溫涼的氣流則是滲透進了他的身體。
    那股溫涼氣流一出現,就令得周元身體上的劇痛微微緩解。
    “這就是玉髓之氣?”周元心頭一動,在那一瞬間,他的確是感應到體內的第三脈微微松動了一絲。
    察覺到這種變化,周元頓時精神一振,咬著牙頂著那磅礴水流沖擊,從中貪婪的汲取著一絲絲的玉髓之氣。
    啊!
    在周元咬牙堅持的時候,那旁邊突然傳來慘叫聲,是那位新生承受不住,直接被巨大的水流沖進了湖泊。
    周元眼角余光瞟了一下不遠處,能夠隱隱的見到蘇幼微的倩影在那水流沖擊中搖搖欲墜,但卻依舊還在苦苦堅持。
    “這玉髓之氣果然很有效!不過可惜的是有些稀薄。”周元心中念頭轉動,如果吸收的玉髓之氣能夠更強一些,應該能夠徹底緩解磅礴水流沖擊所帶來的肉體疼痛,那樣的話,就能夠堅持更久的時間。
    但這玉靈瀑如此寬闊,沖擊到身上的水流中,頂多只能蘊含絲絲縷縷的玉髓之氣,想要更多,卻是不太可能。
    想到這一點,周元不由得搖了搖頭,但旋即他心頭微動,玉髓之氣別的學員或許感受不到,他卻未必不行,因為他的神魂已是踏入了虛境初期,論起感知力,恐怕開脈境中,沒人能夠比他更強。
    “試試!”
    周元也不猶豫,雙目微閉,頓時眉心的神魂蠢蠢欲動,感知蔓延開來,轟隆的水聲變得寂靜,而在那不斷傾瀉下來的瀑布中,周元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一縷縷紫色的氣流順著水流呼嘯而下。
    “果然能感知到玉髓之氣!”
    周元心中泛起一抹驚喜,然后心念一動,催動起眉心神魂,只見得那里有著異光浮現,隱約間,仿佛是能夠見到一道盤坐的虛影,那道虛影正是周元的神魂。
    虛影神魂中,一股吸力散發出來,這股吸力并不強,但卻極有針對性,只是沖著那一縷縷紫色氣流。
    在周元催動神魂吸取著紫色氣流時,在那瀑布中,那不斷沖擊在他身體上的水流,則是在不知不覺間泛起了淡淡的紫光,同時源源不斷的鉆進他的體內。
    周元微閉的雙目在此時猛的睜開,眼中滿是激動狂喜之色,因為他察覺到,在先前的瞬間,涌入他體內的玉髓之氣陡然間暴漲了十數倍!
    “竟然真的有用!”
    感受著體內那愈發松動的第三脈,周元情不自禁的激動得直接跳了起來。
    轟!
    不過這一跳,頓時脫離了地面,瀑布沖擊下來,轟的一聲,就在周元的慘叫聲中,將他狠狠的沖進了下方的湖泊中。
    
    (本章完)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