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十五章 府試之前
山林之間。
    周元立于一座山巖上,而此時,在其周圍,竟是有著五頭青色的巨狼環繞,低沉的吼聲,從它們的嘴中傳出。
    這是風靈狼,同樣是一品源獸,擅長速度,而且因為是群居,所以極為的難纏,就算是七脈者,也唯有暫避鋒芒,在這片區域,也算是一霸。
    不過,周元的面龐上,倒并沒有多少的懼色,反而是有些躍躍欲試。
    唰!
    一頭風靈狼率先出擊,青色的身影仿佛是一道影子,暴掠而出,鋒利的爪子,撕破了氣流,狠狠的對著周元后背心撕去。
    不過,它的襲擊卻并沒有取到半點的效果,周元身影一顫,隱隱模糊了一下,那鋒利的爪子就落在了空處。
    轟!
    風靈狼的攻擊落空,周元的反擊頓時如雷霆般爆發,五指緊握成拳,雄渾的源氣涌動,一拳便是轟在了那狼腰之上,咔嚓一聲,狼骨都是應聲而斷,這頭風靈狼當場身亡。
    嗷嗚!
    這頭風靈狼一死,其他四頭狼目也是涌上了赤紅,長嘯之間,暴射而出。
    “武形態!”
    周元也是大笑一聲,直接對著四頭風靈狼沖了過去,手掌一握,天元筆在其手中膨脹開來,猶如長槍,筆身橫掃,就將一頭風靈狼給掃飛了出去。
    嗤嗤!
    林間中,一人四狼兇狠交手,周元手持天元筆,猶如一柄沉重鐵槍,橫掃之間,勁風肆虐,逼得四頭風靈狼根本無法靠近。
    那筆尖處,雪白毫毛合攏,閃爍著鋒芒,每當掠過風靈狼的身軀時,都將會劃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戰斗來得激烈,結束得也是迅速。
    數分鐘后,周元立于原地,手中天元筆斜指地面,筆尖處有著鮮血滴滴答答的流淌下來,在其周身,五頭風靈狼的尸體漸漸冰涼。
    一口濁氣,自周元嘴中緩緩的吐出,他的雙目開闔之間,有著凌厲之色涌動,猶如刀鋒一般,這將近兩個多月的山林修煉,讓得周元隱隱的多了一絲兇悍氣息。
    “文形態。”
    手中的天元筆迅速的縮小,化為尺許左右,被周元插在腰間。
    他抬起頭,微瞇著雙目望著透過森林縫隙投射下來的陽光,喃喃道:“府試還有幾天,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他在這山林間,已是修煉了兩個多月,而第五脈早在一個月前的時候,就已經被徹底打通。
    不過想到離開了這源獸遍布的山林,開脈速度就會降下來,所以周元一直未曾離開,而是借助著這山林中的源獸,磨練自身。
    他彎身下來,將五頭風靈狼腦袋中的獸魂晶挖了出來,然后便是轉身出了山林,半個小時后,回到了溪谷中。
    “要回去了嗎?”夭夭瞧得周元回來,似也是知道他準備動身回去,當即伸了一個懶腰,纖細的腰肢勾勒著動人的曲線。
    她以往跟蒼淵生活在那片沒有人跡的空間中,早已習慣了這種生活,所以這兩個月下來,她倒是過得頗為的悠哉。
    周元笑著點點頭,然后嘴中發出一道哨音,很快的,山林中便是掠出了十數道身影,正是潛伏在暗中保護他的侍衛。
    “通知陸統領,準備回大周城。”
    望著恭敬而退的侍衛,周元也是轉過頭,目光仿佛透過重重山林,看見了大周城。
    “前些時候侍衛來報,那齊岳已經打通了七脈...這家伙倒也是有些能耐。”
    周元嘴唇緊抿,眼中有著一抹寒光浮現。
    這個齊岳,從他一進入大周府起,就在不斷的給他找麻煩,前些時候甚至還用陰招來對付他,后來丟失了寸芒術,更是想以蘇幼微來威脅他。
    這種種所作所為,都已是激起了周元的殺心。
    “以前一直沒什么機會,而這一次的府試...齊岳,這些帳,我們就來一筆筆的算清楚!”
    ...
    大周王宮。
    周元一回到王宮,周擎與秦玉便是趕了過來。
    秦玉一瞧得周元,便是快步上前,攬住周元的肩膀,心疼不已的道:“你這孩子,一去就這么久,看看都瘦成什么樣了。”
    如今的周元,其實反而更精壯了一點,但在秦玉看來,待在那深山老林中修煉,豈不是純粹吃苦么。
    周元也是笑著抱了抱秦玉,與其說話安撫了一會后,方才讓夭夭陪著秦玉,他則是與周擎走到了一旁。
    “開五脈了?”周擎看了周元一眼,笑道。
    周元點點頭。
    “之前的事,陸鐵山告訴我了,沒想到那個齊岳的膽子這么大,竟敢對你出手。”周擎臉龐上掠過一抹冷厲之色,道。
    看來這些年他對齊王府還是太過的忍讓了,才會讓得他們這么肆無忌憚,不過,他也有些苦衷,畢竟眼下如果與齊王府撕破臉皮的話,大周王朝必然會迎來一場傷筋動骨的大戰,這對大周極為的不利。
    所以對于周元被襲擊這件事,他也是有些自責,如果不是他這個做父親的沒有能力,也不會讓得周元陷入險境。
    周元也是知道周擎的忍辱負重,笑了笑,從懷中掏出那“玄芒術”的玉簡,道:“父王不必在意,這次我也不算吃虧。”
    “玄芒術?果然是落在你的手中了!”周擎微驚,旋即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他自然是知道,最近齊王府翻天般的找,而找的東西,就是這玄芒術。
    “這次先讓他們付出點小代價,至于那齊岳,父王不用擔心,三天后的府試,我會跟他好好算賬的。”周元道。
    瞧得神色雖然平靜,但那言語間卻是透著一股凌厲與自信的周元,周擎也是有些欣慰的點點頭,這兩個月的深山修煉,倒是讓得周元隱隱的有著鋒芒透露出來。
    “這一次的府試,極為的重要,若是甲院再被乙院打敗,大周府的府主位置,就有可能落在齊王府的手中,這些年來,他們的謀劃,就在等著這一天。”周擎緩緩的道。
    周元也是點點頭,他很清楚這次府試的重要性,這看似只是兩院之爭,但實則那背后,卻是關系到大周皇室與齊王府的聲勢。
    以往他無法開脈,自然也就沒辦法在這上面幫什么忙,可如今他已是開了五脈,那齊王府還想染指大周府,就得問他同不同意了。
    周元深吸一口氣,眼神凌厲,他這幾個月的苦修,可就在等著這一天呢!
    
    (本章完)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