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十章 到手
/p>    寬敞明亮的房間中,時不時的有著一縷縷的黑霧升騰而起,帶來的腥味,令人作嘔。
    不過,房間中的眾人,面對著這腥臭味,卻是并沒有表現出厭惡之色,反而臉龐上都是有著歡喜之色浮現。
    因為這代表著越來越多的瘴魔毒在被化解。
    衛滄瀾眼神激動的望著衛斌腰間,只見得那里的一團漆黑,已經減弱了大半,而且色澤也是變得淡化了許多。
    一旁的衛青青,也是玉手緊握,激動得難以自禁。
    不過,雖然激動,但他們都沒有再出聲打擾周元,因為此時的后者,面龐嚴肅,額頭上不斷的有著細密的冷汗浮現。
    他手中的天元筆也是在不斷的落下,因為經受著那瘴魔毒一次次的沖擊,這些源紋都是開始出現了淡化的跡象。
    一些地方,更是有所破碎。
    所以他要不斷的修補著,維持陣型,否則一旦被瘴魔毒突破,想要再度勾引出來將其圍剿,就又得提升難度了。
    周元眉心處,光芒不斷的閃爍著,那是神魂之力運轉到了極致的表現。
    面對著這種同時操控八道一品源紋,一道二品源紋的陣型,就算是周元這虛境中期的神魂境界,都是有點吃不消,只能憑借著韌性,咬牙堅持。
    汗水自額頭滑落,滴入眼中,令得周元眼睛有點刺痛。
    忽有淡淡的香氣傳來,一只玉手握著手帕伸了過來,將周元額頭上的汗水盡數的擦拭而去。
    周元眼睛一轉,有些驚訝, 因為那手帕的主人,竟然是那衛青青。
    察覺到周元的目光,衛青青也是抿嘴紅唇微微一笑。
    周元點了點頭,以示謝意,然后就將心神投注到那一道道源紋之中。
    時間在緩慢的流逝,不知不覺間,竟已至晌午時分。
    而衛斌腰椎處,那團漆黑如墨的瘴魔毒,也已僅有半個拳頭大小,而且濃度已經變得頗淡了,看這模樣,徹底化解,也是很快了。
    不過,就在眾人松口氣的時候,忽然間,那團瘴魔毒猛的震動起來,竟是猶如發瘋了一般,竟是分散開來,對著四面八方沖去。
    “糟了,這瘴魔毒要逃,它要潛伏到小斌身體深處去!”衛滄瀾面色微變,這瘴魔毒果然棘手,一察覺到致命危機,竟是本能的尋找著躲避之法。若是讓它再度潛伏下去,也是大大的隱患。
    “放心,逃不掉。”
    周元平靜的說道,然后天元筆一點,只見得那一層層源紋忽的膨脹開來,將那所有的路子盡數的堵死,而那一道原本在外圍的“千蟻蝕毒紋”,也是擠入了進來,開始展開反攻。
    一道道瘴魔毒四處沖擊,卻是毫無作用,最后被那“千蟻蝕毒紋”一口口的盡數吃掉,化為一道道的黑霧排出。
    十數分鐘后,當最后一道瘴魔毒消失時,整個房間中,都是一片寂靜。
    呼。
    周元如釋重負的吐了一口氣,剛欲站起,腦海中卻是傳來了陣陣眩暈感,一個踉蹌就對著身后倒去。
    嗙!
    不過他的身體并沒有倒下去,而是撞進了一個溫香軟玉之處,這讓得他一愣,目光一轉,一個張牙舞爪的獸臉就出現在面前。
    那是吞吞在對著他咆哮。
    他再抬頭,就瞧得夭夭一對清冷眸子將他給盯著。
    “再不起來,就讓吞吞把你給吞了。”夭夭紅唇微啟,道。
    吞吞對著周元齜牙咧嘴。
    周元身體瞬間站直,同時心中暗罵一聲喂不飽的小畜生,平日里他那么多源獸肉干真是白吃了。
    “大將軍,幸不辱命。”周元揉了揉眉心,對著那依舊還保持著寂靜的衛滄瀾與衛青青笑道。
    “嗚嗚,小弟!”衛青青率先清醒過來,猛的撲了上去,將那小男孩抱住,泣道。
    他們衛家這獨苗,總算是保住了。
    衛滄瀾也是手掌有些顫抖,他抹了一把眼睛,然后看向周元,對著他深深的彎身一拜。
    “大將軍快起,這大禮我可受不起。”周元連忙將其扶起,道。
    “殿下,話也不多說,這份恩情,我衛家記住了。”衛滄瀾聲音低沉的道。
    在那一旁,從始至終都是緊繃著身體,緊盯著衛滄瀾的陸鐵山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氣,還好,殿下竟然真的成功了。
    周元笑了笑,道:“各持所需而已,大將軍不用如此。”
    衛滄瀾揮了揮手,有著侍女端著一個玉盒而來,然后他接過,親自遞給周元,道:“這里面就是那“吞源石”。”
    周元聞言,心中也是掠過一抹激動,小心翼翼的接過玉盒,將其打開,只見得其中躺著一顆約莫巴掌大小的灰黃色石頭,石頭上下有兩孔,一大一小,小孔散發著吸力,將天地間的源氣吸取而進,然后那大孔處,則是有著源氣噴薄而出,可以感覺得出來,大孔噴出的源氣,無疑是要更為的精純。
    果然是吞源石!
    周元眼中浮現出喜色,將玉盒收入了乾坤囊,這吞源石,總算是到手了,接下來只要再搞到那四品蟒屬源獸魂,他修煉祖龍經第一重的材料就準備齊全了。
    這番忙活,不虧。
    “殿下,有關黑淵那座遺跡之事,我之后會與你詳細說說,你放心,既然我答應了你,那么我定會傾盡全力相助!”衛滄瀾沉聲道。
    “那就多謝大將軍了。”周元大喜,有了衛滄瀾的保證,那遺跡之爭,他就有了一些保障了,畢竟在這片地域,最強的力量,大將軍府就是其二之一。
    周元他們知曉此時這衛家沉浸在喜悅中,所以也沒多打擾,留給了他們相處的時間,便是告辭離開。
    …
    “周元治好了衛斌?!怎么可能!”莊園中,齊昊猛的起身,滿臉的難以置信。
    一旁的齊陵也是面色震驚。
    衛婷苦笑著點點頭,雖然她也感覺到難以置信,但事實的確如此。
    齊昊面龐鐵青,拳頭握得嘎吱作響,低吼道:“這個周元,竟敢壞我好事!”
    如此一來,他在滄瀾郡這一年的努力,基本全部都白費了。
    齊陵眼神陰沉,道:“如果周元真的治好了衛斌,以衛滄瀾的性格,很有可能會全力幫助他奪得遺跡。”
    “大公子,這滄瀾郡,我們不能留了,不然會被衛滄瀾監視住。”
    齊昊咬著牙,眼中滿是森森寒意,面龐猙獰:“衛滄瀾,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他低聲一聲,果斷的道:“走,先離開滄瀾郡,那“火靈穗”我們齊王府要定了,若是這衛滄瀾敢幫周元與我們相爭,那我就要讓他知道,在我齊王府眼中,他衛滄瀾,可沒他想的那么重要!”
    他踏出門來,陰狠的目光看向將軍府的方向,五指緊握。
    “周元,你不要以為有衛滄瀾幫你,你這次就贏定了,若是你敢進黑淵,我定要你來得回不得!”
    “這火靈穗,是我齊王府看中的東西,你敢染指,這黑淵,就是你埋骨之地!”
    (本章完)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