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百零五章 那一劍的風情
/p>    西南門處。
    交鋒慘烈,血腥之氣彌漫。
    在那城墻上,林年周身涌動著雄渾的源氣,每一次的出手,都是蘊含著山崩地裂般的霸道力量,而在其周身,陸鐵山等數位天關境的高手,則是悍不畏死的接連沖上,不斷的糾纏著,試圖讓林年無法騰出手來。
    不過,太初境的強者,顯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夠被阻攔的。
    他們足足七位天關境的高手,如今已是一死兩傷,其余人渾身鮮血流淌,看上去極為的狼狽。
    任誰都是能夠看出來,陸鐵山很快就將會落敗。
    而這一幕,同樣也是落到了雙方強者的眼中。
    “哈哈,看來你們西南門要守不住了。”正在與周元激烈交鋒的王朝天,不斷的冷笑出聲,試圖以言語打亂周元的心境。
    不過,面對著他這種手段,周元卻并沒有任何的驚慌,反而攻勢愈發的凌厲,雖然他也知道,西南門處是一個弱點,但眼下他們不能有任何的分心,唯有盡快的解決掉眼前的對手,才能夠扭轉局面。
    “想要迅速解決我?無知小兒,真是猖狂。”
    而王朝天也是察覺到周元的意圖,當即譏諷一笑,他乃是老奸巨猾之人,自然沒有與周元硬拼,反而是采取游斗,顯然是打算將周元拖住,好讓得那林年攻破西南門,從而引得大周方向的強者焦急失措。
    周元眼神冷冽,不聞不顧,攻勢愈發凌厲。
    ...
    轟!
    狂暴的源氣,自西南城門上席卷開來,那陸鐵山等人直接是被震得倒射而出,撞在城墻墩上,皆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此時他們這些天關境高手,皆是周身源氣萎靡,顯然都是遭受到了重創。
    而在外圈,那些守城的將士都是面露恐懼的望著所向披靡的林年,連天關境的高手都是阻攔不住他,尋常兵士上去也只是送死。
    “諸位,王上待我們不薄,這個時候,正要我們以身報國了。”陸鐵山眼中掠過果決之色,聲音嘶啞的道。
    其他幾位天關境高手聞言,也是重重的點頭,眼中有著決然,今日就算是戰死此處,他們也要將林年拖住。
    于是,在那一道道的目光注視下,陸鐵山等人再度搖搖晃晃的戰了起來。
    林年負手而立,他淡漠的看了一眼陸鐵山等人,搖了搖頭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憑你們也想阻攔我的腳步,簡直癡心妄想。”
    陸鐵山抹去嘴角的血跡,笑道:“就算戰死,也要比當年臨陣脫逃的叛徒要強!”
    林年眼神一寒,盯著陸鐵山的眼中有著殺意涌出來,他森然道:“看來你骨頭很硬?那我倒是要試試,我能不能將你全身骨頭一寸寸的捏碎了。”
    雄渾的源氣,猛然自他體內爆發開來,宛如一場風暴,腳下的磚石都是碎裂開一道道的裂紋。
    唰!
    他身形一動,化為一道影子直射陸鐵山。
    “攔住他!”其他數位天關境高手咆哮道,源氣涌動間,兇猛的攻勢轟向林年。
    砰!
    然而林年周身源氣橫掃,直接將他們震飛了出去,而其身影一閃,就出現在了陸鐵山面前,手如鷹爪般的探出,直接握住了陸鐵山的喉嚨,將他一點點的舉了起來。
    林年微微偏頭,盯著陸鐵山,道:“這點實力,裝什么硬骨頭?”
    陸鐵山回以輕蔑的眼神,眼中沒有絲毫對死亡的畏懼。
    周圍無數大周的將士眼睛通紅的望著這一幕,咆哮著對林年沖殺而去。
    然而,那自林年體內爆發出的源氣,宛如風暴,將他們盡數的震飛。
    “你的眼神真是讓我不喜歡,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放心,你的主子,很快也會來陪你。”林年眼中殺意涌動,掌心源氣就要催動,震碎陸鐵山的腦袋。
    “如果我是你,最好放開他。”
    不過,就在林年要下殺手的瞬間,忽有一道冰冷的清脆聲音在這滿是鮮血的城墻上響起。
    林年微微一怔,偏過頭來,然后他便是見到,在那城墻不遠處,一名青白衣衫的少女,俏立在鮮血中,一對明眸,仿佛是蘊含著某種鋒銳的盯著他。
    “是你在說話?”林年饒有興致的盯著蘇幼微,他上上下下的打量著眼前少女玲瓏有致的嬌軀,眼中掠過一抹異色,笑瞇瞇的道:“小丫頭姿色倒是不錯,正好我缺一個寵妾,看來你正好合適。”
    陸鐵山瞧得蘇幼微的出現,倒是劇烈的掙扎起來,臉龐漲紅的嘶聲道:“蘇姑娘,快走!”
    蘇幼微是周元的朋友,而且最關鍵的是,她才養氣境的實力,在這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只是平白送命。
    不過,蘇幼微俏臉一片平靜,她一對明眸,猶如湖泊一般,靜靜的盯著林年,忽然的,她竟是輕輕的展顏一笑。
    那一笑,宛如百花盛開,明媚動人,一時間,就連這城墻上的鮮紅殺戮,仿佛都是顯得暗淡了下來。
    林年望著她的笑顏,舌頭舔了舔嘴唇,眼中有著濃濃的熾熱與占有欲涌了出來。
    他喜好美人,但是這些年所享受的那些絕色,與眼前的少女相比起來,瞬間黯淡失色,這并非是容顏間的差距,而是一種氣質。
    “你,我要了。”林年斬釘截鐵的道。
    然而,少女依舊是未曾答話,只是玉手抬起,在其掌心間,似乎是在此時有著淡淡的光芒所浮現,隱隱間,似乎是有著一柄呈現黑白色彩的劍影,緩緩的出現。
    劍影在蘇幼微的玉手間微微的顫抖,有著一道劍吟聲,響徹而起。
    吟!
    那道劍吟聲傳出,初始微弱,下一瞬,竟是猛然間響徹天地,一股無法形容的凌厲劍氣,竟是在此時自蘇幼微的體內爆發出來。
    林年的瞳孔在此時猛的一縮,原本踏出的步伐也是停了下來,他眼神驚疑不定的望著眼前的蘇幼微,他無法想象,為什么一個養氣境的少女體內,竟然會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劍氣。
    那種劍氣,連他都是感覺到了深深的威脅。
    蘇幼微沒有理會那諸多的目光,她心神凝定,只是緊緊的握著手中那黑白般的劍影,下一刻,她出手, 劍影對著前方的林年,輕輕一斬。
    一斬落下,仿佛是有著一道黑白劍氣掠過城墻上空。
    黑白劍氣呼嘯而至,那林年也是渾身汗毛倒豎,眼中有著一抹驚駭之色出現,他毫不猶豫的催動了體內所有的源氣,雄渾源氣猶如雞蛋般的罩子,將他團團護住。
    嗤!
    黑白劍影落下,與那源氣罩碰了一下,然后便是唰的一下,詭異的消失不見。
    黑白劍影來得快,消失得更快。
    僅僅不過數息的時間,便是消散與天地間。
    無數道視線,都是死死的望著林年所在的方向,此時的后者周身,依舊有著源氣罩涌動,似乎并沒有收到任何的傷害。
    那林年的眼睛轉動了一下,也是驚疑不定,不過他并沒有散去源氣罩,而是眼帶寒意的望向蘇幼微,冷聲道:“你在做什么?”
    “原本不想辣手摧花,但你讓我感到有些不安,所以我覺得,帶你的尸體回去,也是可以好好玩一玩的!”
    他聲音一落,就要出手。
    不過,就在此時,他忽然瞧得周圍那些看向他的目光似乎變得詭異了起來。
    他的眉心處,也是在此時有著液體落下來,遮掩了眼睛,他駭了一跳,因為那赫然是滾燙的鮮血。
    “你,你做了什么?!”林年駭然道。
    鮮血滾滾落下,只見得一道血線,從林年天靈蓋蔓延下來,最后一路向下。
    “看來,這座城門,你過不去。”蘇幼微手中的黑白劍影緩緩的消散,她紅唇微啟,輕聲道。
    林年眼前的視線越來越黑暗,他的眼中,始終都是殘留著難以置信的神采,他怎么都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女,竟然能夠施展出如此恐怖的一劍...
    而且那一劍,究竟是怎么突破他的防御?
    林年身體周身涌動的雄渾源氣,在此時徹徹底底的消散,再然后,他的身體便是在那無數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中,一分為二,在那鮮血噴涌間,緩緩的倒塌下去。
    他的臉龐,至死都是帶著疑惑。
    這座城門,仿佛都是在此時寂靜下來。
    在那寂靜中,蘇幼微的嬌軀,也是癱坐了下來,此時的她,體內的虛弱讓得她動彈不得絲毫,她玉手顫抖的微微握攏,紅潤小嘴卻是輕輕揚起了一抹歡快的弧度。
    “冥陽...謝謝你,未來,我一定會幫你恢復。”
    在其氣府中,那道黑白劍影顫抖了一下,愈發的黯淡,其上的光芒,也是消散殆盡。
    她抬起頭,望著遠處周元所在的那座城門處,抿嘴輕笑。
    “殿下...這座城門,我幫你,守住了。”
    細微的聲音落下,她眼前的視線,也是陡然黑暗。
    ...
    西南城門所發生的變故,被雙方所有的強者都是察覺,當即皆是一驚,誰都沒想到,林年竟然會死在一個養氣境的少女手中。
    不過讓得大齊這邊的強者松了一口氣的時,在施展出那驚天一劍后,那個少女似乎也是脫力昏迷,無法再來第二劍。
    周元同樣是眼神復雜的望著那邊,低聲道:“幼微,謝謝。”
    如果沒有蘇幼微的出手,他們大周這邊,定然還會付出更大的傷亡代價。
    他深吸一口氣,收斂了所有的情緒,眼神開始變得古井無波,他望著對面那面色驚疑不定的王朝天,手掌一握,天元筆膨脹開來。
    鋒銳的鼻尖猶如槍頭一般,緩緩的指向王朝天,周元眼中的殺意,在此時,濃烈得幾乎要滿溢出來,在不用擔憂西南城門后,他終于是能夠將所有的心神集中了。
    “你喜歡玩是嗎?”
    “那接下來...我們就來好好的玩一場吧。”
    “就怕...你玩不起!”
    (昨天更新發錯了一下。
    另外有掌閱的讀者說似乎重復訂閱了,大家可以檢查一下消費記錄,如果真的重復了,我會讓掌閱賠付,還有因為系統錯誤,一些讀者訂閱了97,98章,大家檢查一下,如果有的話,掌閱也會賠付的,給大家造成麻煩,說一聲抱歉。)
    (本章完)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