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第三千七百二十六章 這兩把劍,看起來很好玩的亞子
    ****************************************************************************************

    相隔甚遠,但那股磅礴而邪惡的壓力,就像大海一樣直壓過來,身處其中的薩綺麗和小黑炭瞬間就感到呼吸不暢,心頭仿佛堵了一塊巨石般,連思維都多了幾分僵滯。

    “小弟……這到底是……”見我愣愣看著那邊的方向不說話,薩綺麗不禁有些著急。

    “哦,別擔心。”我回過神,搖搖頭。

    “不是七巨頭,這熟悉的氣息,看來是我們的老朋友出了點問題,只是……”

    話還未說完,爆發能量柱的地點傳來一聲回應地獄的嘶吼,仿佛那深不可測的大海終于蘇醒,所有的傾倒出去海水受到吸引,時光倒流般退了回去,收縮凝聚成了一頭巨大狂躁的怪物。

    那一瞬間,整個地獄山巒似乎都矮了幾分,匍匐在了這只怪物的腳下。

    “那是……雙尾?”看到巨大怪物的形狀,薩綺麗忍不住愕然驚聲。

    那是一只巨大的斑斕貓妖,頭顱,關節和柔軟的腹背,均被一層厚實的鎧甲所覆蓋,背后兩條超長的貓尾,輕若緞帶似的靈活地飛舞飄動著。

    “嗯,氣息方面是沒錯,只不過……樣子好像不大對勁。”我凝視著這頭怪物的身影,從它身上感受不到絲毫雙尾那夸張的優雅姿態,以及……任勞任怨的背影。

    完全就像一頭百分之百的純粹怪物,充斥著邪惡,暴躁,嗜殺的氣息,按道理來說,別說雙尾智商那么高,就算是一頭普通怪物,能夠達到這個境界,也具備了相當的智慧,不會散發出如此原始的氣息。

    就像一個人,就算他內心再怎么狂野,上街也是會穿衣服的,和真正的野人是有區別的。

    哦,其實街頭果奔的家伙還是有的,但那只是單純的變態。

    雙尾現在的狀態,完全就是走火入魔的跡象,除此之外我找不到第二種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它似乎已經突破了那層桎梏,晉升到了魔神境界。

    這就有點讓我發蒙了,要知道雙尾已經是超越之境的強者,俗稱高速路口跑過頭,前方是斷橋,后邊又有交警叔叔時刻盯著,只能拱著菊花,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尷尬的很,想要回到正確的路口不知道要付出多大心思。

    雙尾說它去閉關突破,我甚至惡意揣摩它是不是又想摸魚去流浪了,給自己找個借口,就算是真的,我也沒太多指望它能在大戰以前突破。

    沒想到,這算是給了我一個驚喜么?

    只不過這份驚喜大禮包里面,似乎還藏了一個小驚喜?

    看看兩眼通紅,一臉懟天懟地的雙尾,我有些抓狂,這什么節奏,小伙伴進化了要重新扔精靈球收服?某去菁存蕪的公司都不敢這么玩。

    總之,現在不是吐槽的時候,先解決了危機先,不能讓雙尾在地獄山撒野。

    “你們快點回去,我把雙尾弄到投石機的地盤再說。”

    說話的時間,那只貓妖仰起下巴,喉嚨微蠕,明明是一只貓卻有猛虎的野心,也要咆哮一番。

    輕輕一個響指,完全由精神力凝結起來的半透明能量罩,隔著萬米將肩高超過一千,體長算上尾巴超過三千的貓妖籠罩起來。

    下一秒,肉眼可見的音波從貓妖那努力張大的獠牙巨口發出,結果撞上了將其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精神力罩。

    打個比方,一口厚實的巨鐘將你罩在里面,外面的人奮力敲鐘,或者你在里面尖叫,會是什么下場,一般多少都能感受得到吧。

    也不是什么靠音波攻擊吃飯的怪物,只不過是剛剛突破,想仰天長嘯,慶祝一下下而已,吼聲自然無法突破精神力罩,結果可以很明顯的看到,那層層音波被彈回去,并且在里面不斷回蕩的瞬間,貓妖的一身皮毛,似觸電一般,從頭到尾,再從尾到頭,呈現出波浪狀的來回竄梭。

    腦袋搖晃不斷,似喝醉了般踉蹌幾下,連猩紅暴虐的雙目也透露著一股懷疑貓生的感覺。

    是誰?到底是誰?

    沒等它完全清醒過來,幕后黑手,一頭比它更加巨大的布偶熊,悄然無息的出現,瞬間出手,拎住了貓后脖的一層軟肉……雖然很想這么做但被鎧甲覆蓋著,只能抓脖子了。

    隨我一起螺旋升天,嗨起來吧!

    耳朵還在嗡鳴作響的雙尾,緊接著又被擼貓似的強制箍在熊抱之中,原地打轉起飛,雙重眩暈,最為致命。

    緊接著身體高速下墜,似坐過山車一樣大起大落,最后總算是回到了地面,雖然是被重重砸落下來的。

    等它迅速起身,腦袋奮力一晃,清醒過來,發現已經被扔到陌生的地方,周圍都是坑坑洼洼的巨洞,看著莫名……有點不爽。

    來不及仔細觀察環境,眼前轟隆一聲作響,一頭體型超越了它的視框的巨大布偶熊從天而降,落在對面。

    BGM,走起!

    眼看著雙尾下壓著前爪,做出對戰出擊狀,我歪頭想了想,心里一驚。

    某知名IP公司臭不要臉,竟原封不動抄襲本德魯伊戰斗!

    再看看雙尾,心里又是一陣感嘆。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雙尾,竟是一只虎皮!

    我原本以為是布偶或英短的。

    最后,身上竟然還穿了鎧甲,沒能拍下雙尾果奔的黑歷史形態,真是太遺憾了。

    吐槽完畢,接下來得好好想一想,怎么才能讓雙尾清醒過來了。

    看著那雙猩紅的雙目,朝自己投來仇恨之極的目光,顯然已經認定了我就是剛才迫害它的兇手。

    猜的一點沒錯,就是本人了。

    這樣的雙尾,又怎么能夠讓它清醒過來呢?我沒有處理走火入魔的經驗呀。

    想了想,我一拍手心,有辦法了。

    物理治療法,簡單來說,打暈帶回去就是了,還狂我還打,一直打到清醒為止,反正最近蠻缺訓練對手的,真是想什么來什么。

    心里有了定計,我正準備付諸行動,和雙尾過一場,卻發現好大一只貓,原地消失了。

    背后!

    一陣涼颼颼的感覺直竄腦門,本能的做了一個扭身動作,嘶拉一聲,漫天的熊毛,夾雜著血花高高飛濺。

    這家伙不講規矩,被陰了!

    我心里一驚,連連后退,好歹躲過了接連幾下的爪擊,正待反擊,雙尾似有感應,四肢一蹦退開了。

    看到被劃破的棕色熊毛拌著血花飄落,似下鵝毛大雪一樣,我有些心疼的摸摸后背……然而并摸不著,這并不是區區一頭短手布偶熊能做到的事情。

    有些憂傷,暗嘆自己大意了。

    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把雙尾當成真正的敵人對待,下意識把它當做是一場對戰練習,所以沒能完全集中精神,我這人就是這副熊樣,一旦面對的不是真正敵人,腦子就會忍不住開小差,放飛自我,黃段子侍女的億馬奔騰之術都拉不住。

    可對面不是這么想,暴走的雙尾是真的想殺熊證道呀!

    最重要的是,為什么布偶熊會摸不著后背呢,萬一那里癢了該怎么撓?

    嘿!

    下一秒,貓妖形態的雙尾已經和布偶熊互換了位置,交錯的點再次揚起大量毛發,也不知道是誰的。

    原地停留不到一秒,貓妖再次消失,龐大的身軀絲毫影響不了其速度和輕靈,甚至連殘影都來不及留下,也聽不到任何的腳步聲,似乎徹底消失或是隱身了。

    但是,能感覺到它那獵殺的凌厲氣息在逼近!

    要比速度么?

    布偶熊滴溜溜的雙眼,不停轉動,仿佛在和空氣斗智斗勇,下一秒也跟著消失了。

    你的思必得,怎么可能是我赤色彗星的對手!

    抓住了!

    布偶熊的拳頭自半空重重轟落,與此同時,貓妖的身軀也在巨大的拳壓下顯型,極致速度下的交鋒,讓它看起來好像是主動將腦袋往拳頭上湊一樣。

    電光火石間,貓妖臉上看不到絲毫情緒波動,它在如此疾速下忽然一個側身,完全規避了拳頭的落點,但是……

    不對!

    正當要步步緊逼的時候,那種背后伸出一把無聲刺刀的驚悚感,讓我頭皮發麻,放棄了追擊,下意識一個懶熊打滾。

    耀白的劍光,悄然無息劃過了剛才所在的位置,在空氣中留下兩道清晰劍痕,若不是反應,肯定又要有一撮熊毛告別身體了。

    連滾帶爬拉開一段距離后,我才來得及觀察偷襲追擊的兇器。

    是那兩條有身體一樣長的尾巴,竟然從雙尾屁股后面繞了半個圈子,試圖從背后偷襲,這也太柔軟靈活了吧,很想切下來看看里面到底有沒有骨頭。

    早就該料到,這兩條夸張的尾巴不可能是擺飾那么簡單,此時偷襲不成,終于露出了猙獰的面目。

    只見這兩條超長貓尾巴的后半截,約莫三分之一的長度,其中一條變成了劍的形態,另外一條竟然……哦,也變成了劍形態。

    律師函警告!

    兩把劍上,一把冰霜氤氳,一把烈火繚繞,顯而易見,這不僅僅是一種攻擊手段,甚至可能是雙尾的最強力的攻擊模式,比之那兩對宛如虎爪一樣異常粗壯的爪子,以及尖銳的獠牙,威脅更大。

    這才是雙尾的完全體么?

    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雙尾的戰斗方式,記得之前的雙尾,向我展示其戰斗模式,是一只巨型刀疤臉貓的硬漢姿態,這簡直就是赤果果的欺詐行為!

    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這只貓妖是雙尾,我肯定第一時間將尾巴拔下來,一來斬除最大的威脅手段,二來嘛……

    這兩把劍,看起來比蜘蛛腿更好玩的亞子鴨!

    。。。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