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網游小說 > 網游之狂暴審判 > 三百八十九章 傳承武器
正在胡思亂想的季冷,被那名叫做布魯特的NPC打斷了思緒,只見他不好意思的直撓頭,對著季冷說道:“勇士對不起,我之前懷疑你們是強盜,請你接受我的道歉。”
季冷連忙擺手說不用,看所有NPC已經恢復到了常態,并且準備離開地下密室,季冷心中再次吐槽道:“系統生成的人物,還真特么神奇,剛才還哭的稀里嘩啦,現在跟沒事人一樣。”
布魯特彎腰伸手,禮貌的讓季冷先行,然后他跟隨在季冷身側,一邊走一邊說道:“勇士,你們幫助我們擊敗了福布斯這個叛徒,并且讓我們找到了失蹤已久的文特森伯爵,我們準備送給你一些禮物,作為我們的答謝。”
終于說到正題了,季冷在這傻站半天,不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么,難道管家福布斯本應該掉落的戰利品,是用這種方式兌現的?而文特森伯爵應該獎勵的經驗值,就是之前祝福的效果,二十四小時雙倍經驗?
可是布魯特剛一開口,季冷激動的心就涼了半截,只聽布魯特指著滿地金銀珠寶說道:“勇士!安彼得堡值錢的東西都在這里,如果你喜歡就將這些金銀珠寶帶走吧。”
季冷心里這個郁悶啊,房間是恢復了,但是黃金寶箱卻沒刷新,至于金銀珠寶對于游戲世界內的NPC來說,可能就是他們之間的流通貨幣,但是在玩家手中,除了當飾品把玩,或者在不懂行情的人面前裝、逼以外,好像只能以最便宜的價格出售給系統商店了。
就算帶出去,想用這些金銀財寶賄賂其他NPC都沒有用,在主腦系統大神的監管下,在猥瑣貪財的NPC,看見這些金銀珠寶也會變得義正言辭,視金錢如糞土的高尚操、性。
除非你拿出玩家流動的貨幣(金幣、銀幣),他們才會坑你一筆,說白了,這就是游戲公司慣用的斂財手法,《自由之光》這款特殊背景下誕生的游戲,也沒能免俗。
不過心中季冷還是安慰自己,就算這些東西在不值錢,也能兌換不少金幣,關鍵量大啊!說不定還能賣給那些不懂行情的土豪,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發了呢。
正在當季冷快速統計這些金銀珠寶的數量,想估算一下能夠在系統商店中兌換對錢金幣時,年長的NPC又說話了。
“布魯特,你啊,還是處事不深,勇士之前就來到過這間密室,你看他拿走了一金一銀了么?顯然勇士并非貪財之人,我們還是拿一些其他的物品來答謝勇士吧。”
季冷是愛死這個喜歡教訓布魯特的老頭了,每次都能說道重點,咱別管他是有意無意的,反正給了季冷多一種的選擇機會。
“額!送點什么好呢,送點土豆?好像太寒酸了點,在加點我種的大蒜?我還有點舍不得…”
聽著老頭自言自語的嘀咕,季冷剛被點燃的激動心情,又被冷水無情的潑了一次,這特么也太刺激了,心臟受不了啊!
“大爺!大爺!如果你實在沒東西可以送,那就多送我們幾個祝福吧,我不嫌棄,不嫌棄,嫌棄,氣!”
季冷都被老頭自言自語中的土豆、大蒜之類的農作物干怕了,還不如把眼前的金銀珠寶搬走,最起碼能換來上千個金幣,總比弄兩麻袋土豆回去好啊,這會讓疾影和其他人笑話死的。
老頭還挺倔,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非說給點禮物作為答謝,不想用那些虛頭巴腦的口頭祝福糊弄事,季冷心是這個涼啊,拔涼拔涼的!
最后老頭一拍自己腦袋,決定道:“還是等上了安彼得堡在研究此事吧,這里陰氣挺重,怪瘆人的。”
合著丫的就是舍不得這么多金銀珠寶,借機會把我選擇拿走金銀珠寶的權利都給剝奪了。
來到安彼得堡中,審判之刃的玩家幾乎全都把目光看向了季冷,那期待的小眼神,看的季冷是直發毛啊,丫的要是和這群家伙說,哥們我完美完成任務,獲得土豆兩袋,他們會不會有棄游的沖動?
老頭剛從地下室中上來,就看見躺在大廳中的管家福布斯的尸體,隨即眼前一亮說道:“這個敗類躺在安彼得堡中,就是對安彼得堡對喬恩家族的褻瀆,勇士你們把這具尸體解決掉吧。”
季冷這個氣啊,心中罵道:“丫的,你個老不死的玩應,你帶老子下去一日游咋的,在地下室給我整的小心臟忽上忽下的,最后還是讓我來摸尸是吧。”
季冷給小已媗發了一個私聊,小已媗立馬樂呵呵的跑到管家福布斯尸體邊上開始摸索起來,看她的表情不用問,就是管家福布斯解鎖了被摸裝備的設定,小丫頭正在他的摸獎大業中快樂的無法自拔。
不過季冷突然靈光一閃,開口說道:“大爺,尸體我們幫你處理,這件事就不用答謝我們了,至于剛才你說的答謝?”
季冷故意將“幫”字說的很重,丫老不死的和自己玩心眼,自己也不能就這么輕易的放過他不是。
老頭沒想到一直表現不為財動的“正人君子”季冷,最后還跟自己玩這一手,自己這個老油條,難道要吃虧在這個玩家手中不成?
老頭順勢就見招拆招的說道:“答謝肯定有滴,布魯特去后院…”
“我土豆過敏!”季冷都沒等這老小子把話說完,就先把話給堵死。
老頭也不甘示弱,差點就當場給季冷背一個報菜名,二人你來我往的多次交鋒,最后還是老頭敗下陣來。
因為季冷現在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季冷被審判公會全體成員附體,整個公會的人都在公會頻道中,幫著季冷出主意和老頭談條件,差點沒把老頭給聊宕機嘍。
最終老頭顫顫巍巍的拿出一個玉符,季冷一看玉符的紋路眼睛都開始放光了,這東西他曾經用過,沒想到在安彼得堡一個老的奴仆手里出現了。
“這是當年我陪著老伯爵走南闖北時,老伯爵給我的保命玉符,我當初沒遇見什么麻煩,所以這個玉符還能夠使用三次,小子便宜你了。”
老頭對著季冷連勇士都不叫了,更別提答謝二字,簡直就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這番話,并且依依不舍的把玉符交給了季冷,從稱呼中,就知道季冷與老頭的對話把老頭氣成什么樣吧。
季冷把玉符收好,然后突然從空間腰帶里面拿出了騎士劍,嚇得老頭一哆嗦,還以為季冷要砍他呢。
不過看清楚騎士劍的樣子后,老頭驚呼:“家族傳承【騎士祝福】?這怎么會在你的手中?”
季冷斜看了一眼老頭,這才開口說道:“去,讓你們的人挨個試試,有沒有能夠激活武器的人。”
老頭顫顫巍巍的想接過武器,但是又把手收了回去,也沒有在意季冷的口吻,就像一切在【騎士祝福】面前已經變得微不足道,只有這把騎士劍才是世界的唯一。
老頭看了一眼身后的NPC們,搖頭苦笑道:“勇士,他們都沒有資格拿起這把劍,不管你怎么獲得這把【騎士祝福】的,既然你沒有被他反噬,就證明你獲得的喬恩家族的認可。”
“反噬,丫的還有反噬功能呢?”季冷脫口而出。
“是的勇士,這把武器是喬恩家族傳承物品,只有喬恩家族的血脈才能夠使用,其他人觸碰這把武器就會受到武器的反噬。”老頭顯然知道的比較多,將武器的特性說了出來。
季冷疑惑的看著自己手中的武器,非常好奇的說道:“那我拿著為什么沒有事?”
老頭再次用敬畏的眼神看了一眼季冷,緩緩開口說道:“被喬恩家族認可的人,可以短時間內不被武器的能量反噬,但是無法發揮武器的威力。”
這倒是讓季冷犯了愁,自己拿著【騎士祝福】不會受到反噬,那么其他玩家拿在手里會發生什么?還是玩家本身就是脫離劇情的存在,誰都可以觸碰,但是同樣無法激活武器的屬性,不過要是只有自己不被反噬,嘿嘿!那是不是可以拿這把“神兵利器”陰人啊。
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季冷還是想讓安彼得堡的奴仆們觸碰一下武器,首先可以了解一下所謂的反噬究竟是什么,其次,這個幫助喬恩家族一統江湖的任務,自己還是很想做做看的。
“全都試試,貴族不是流行生個私生子什么的么,萬一你們里面有喬恩家族血統的人呢。”
“你這是在侮辱偉大的喬恩家族!”之前疑似管家福布斯手下的那人,義憤填膺的吼道。
“我就是想尋找喬恩家族的血脈,才將這把武器歸還給喬恩家族,可是安彼得堡如今已經變成這樣,我不知道應該把武器交給誰,文特森伯爵還有健在的子嗣么?”季冷只是淡淡的說出了現在的情況。
老頭好像也對剛才說話的人有些懷疑,想了想后,居然開口說道:“阿撒茲勒,你去試試。”
六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