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網游小說 > 我在諸天比創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見面禮
    我是誰,我來自哪里,我在做什么?

    我是絡迦。

    我來自地球。

    我在看下棋。

    絡迦猛地驚醒,意識從棋盤中抽出,渾身冷汗的想要后退,被青葉拉住了臂膀。

    “這么快就從天道棋中抽身,恭喜時光道友獲得好徒孫。”女媧宮人蛇尾滑動,換了個姿勢,聲音清甜甘冽。

    “同喜同喜。”師祖拱手回禮:“小絡迦,還不謝過其妃娘娘夸獎。”

    絡迦穩了穩身子,向其妃娘娘行禮道謝。

    “我一個小信徒沒攢什么好東西,自家孩子都養不起,只能拿小玩意當見面禮,可別嫌棄。”其妃娘娘翻手拿出兩顆晶瑩碧綠的寶珠,青葉和絡迦一人一顆。

    雖然不知道寶珠有什么功效,但握在手中就能感受到蓬勃生機,肯定不普通。

    兩人收下后,青葉帶著絡迦一起認真道謝。

    其妃娘娘朝絡迦溫和的道:“我是天譽的母親,他能覺醒,還需要多謝你,他本想親自來像你道歉,但現在正是他閉關夯實境界的時候,我便替他來了,順便來取當日天譽覺醒,戰靈聚五行元石形成的五色石。”

    時光師祖在旁道:“五色石已經被消化掉,拿不出來了。”

    “覺醒時初生的那一絲神力對天譽很重要。”其妃娘娘看向時光師祖:“我以自身凝練的五色石跟她交換,不會虧待你的徒孫。”

    時光師祖嘆:“是真的拿不出來。”

    其妃娘娘微微皺眉,氣氛漸漸僵滯。

    時光祖師用手在絡迦頭頂撫了撫,只見半空中投影出一顆晶瑩的珍珠:“看吧,這就那顆五色石。”

    其妃娘娘神色變得奇異起來,突然嘆道:“這種珍珠……宇宙還真小。”

    時光祖師笑,擺擺手,珍珠投影消失。

    其妃娘娘想了想:“天譽的五色石可以留下,我只取那絲神力,說好彌補給她的五色神石依舊作數。”

    “可以。”時光祖師撫掌同意,伸手往絡迦頭上虛虛一抓。

    一道五色流光從絡迦識海中竄出,被時光祖師擒在了手里,乖乖的盤成一卷。

    其妃娘娘拿出一顆剝殼雞蛋般的晶瑩軟玉,跟時光祖師交換了那根五色流光形成的線。

    交易完成,其妃娘娘當即起身。

    “好孩子,等天譽出關了,讓他來找你玩。”

    其妃娘娘長尾一甩,憑空消失,周圍沒有時空波動,絡迦窺不到她離開的方式。

    時光祖師手指在五色石上畫了幾畫,然后捏出一根銀白長鏈,五色石下方也多了一串小小的淡青絡子,遞給絡迦。

    “里面封著五行本源,可以參悟也能煉化成法寶,好好帶著。”

    “多謝師祖。”絡迦不客氣的將五色石戴在脖子上,滿臉歡喜的用手托著石頭打量。

    五色石并沒有五色,而是羊脂白玉般的純白,但用念力探入,里面是一片流淌五行本源的五色海洋,而五色石下串著的絡子,隱隱跳躍著時間波動。

    “你要當職業靈修,法寶靈物拿了也沒用,師祖最擅長的便是玩弄時間,就給你幾年時光當見面禮。好好修行,認真訓練,想在萬道會上登頂,光有資質天賦可不夠,希望能在下一屆萬道會時就在上界看見你。”

    時光師祖伸手朝絡迦眉心一指,留下一段意念,然后拍拍青葉的頭,身影轉瞬消失。

    “恭送師父。”

    ‘青色的絡子一道絲線便封印著百年,以靈決激活便可使用。’

    百年時間加速的只是意識,身體和靈魂不會變化,根據靈決的掌握程度,外界時間變化為一小時和一日之間。

    絡子總共有四十九道絲線,加起來便是四千九百百年。

    師祖好大的手筆!

    絡迦抓著寶貝,眉飛色舞的問青葉:“師父,師祖是上界哪個神主呀?真神大全里好像沒看到時光之主,難道是更高一級的道主。”

    “整個帝元宇宙也只出了兩位道主,就是掌管時空誕生于湮滅共用一個稱號的首代天帝天后時空道主,也許眾神時代前可能有真神在域外成道,但已經不屬于本宇宙。”青葉頓了頓:“你師祖是時光一族的族長,隨珈藍之主開拓珈藍界,凝聚了法則元靈,掌管時光一道,但并沒點燃神火,只是半神,也能尊稱時光神。”

    “師父您真是太低調了,竟然沒人知道您是神的弟子。”絡迦狗腿的給青葉揉肩捶背。

    “今天以前,時光神只是我的老師。”青葉露出一絲后怕:“以后不要隨便攀親戚,老師可不是誥封的那種信仰神,若是有不滿,瞬間便能讓你從世界上消失,還是因果層面上的抹殺,沒人能記住你。”

    絡迦點點頭,不過:“師祖很親切啊,送了我禮物,還讓您跟他姓呢,師父你為什么要拒絕?人人知道有個半神師父多好,以后可以橫著走啦!”

    “天譽的母親是天帝宮半神,他說了嗎?”青葉戳著絡迦額頭:“上界真神有的數,半神卻不少,等你什么時候拿到萬道會的諸天冠軍了,再公布身份。”

    絡迦點點頭,又小小聲的問:“師父,天帝宮二代天帝是女帝,為什么會有后妃?”

    青葉道:“其妃娘娘是當年天后成道前的信徒,就像你的信徒自稱天王天姑,那時天后的信徒以后宮妃嬪自稱,娘娘是天后親封的妃子,哪怕成就半神之尊也不改信仰,天帝宮上下都稱祂為其妃娘娘。”

    絡迦還要打聽八卦,比如師祖說‘師父不再是誰的影子’里的誰是誰?影子跟她打造戰靈時參考原型一個意思嗎?

    青葉卻不再多說:“收好東西,今天看見人的人發生的事都不準跟人亂說明白么?包括你的沫乾。如果大家問起,就說是女媧宮的人來向你道謝。”

    絡迦將項鏈藏進內衣里,拍拍胸口表示明白。

    果然,一出了門,大家就追著絡迦問貴客是誰,來找她干什么,竟然讓青葉閣下那么緊張。

    絡迦按青葉說的應付了大家,然后找保健老師做身體調理,一覺醒來,胡衣正抱著食盒蹲在塌前盯著她看,差點嚇一跳。

    “衣姐你干嘛!”

    “等你醒啊。”胡衣從食盒中拿出一罐子湯,插上吸管,遞給絡迦,坐在云榻邊小聲問:“你是騙人的吧,女媧宮的人根本不是來跟你道謝,而是想找你麻煩對不對?”
六开六肖中特